暗红的战戟与惨白的骨刀撞击在一起,劲气呼啸,空气炸响,形成一道气浪把二人排开。

    气浪卷动了空气,因为空气太粘稠,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巨大白浪,如天河倾覆,排山倒海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劲风吹在脸上,好似刀刮一般,在狂狮脸上留下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反观白鬼战王,气浪夹杂着洞金穿铁的石子击在身上,只在他的护体战衣上击出一层涟漪,连根毛都没伤着。

    看着狂狮战王血流满面,白鬼战王“嘎嘎”冷笑起来,声如夜袅哭嚎,沙哑难听,带着一股晦涩的波动,竟然把石洞内的陈铮震的头晕眼花,恶心想吐。

    “数百年不见,你还是没什么长进。你若实力至此,今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所。”

    只此一招,就看出了两人的差距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纹丝不动,而狂狮战王却连连后退几丈之远。脸上劲气割伤,双目中怒火爆燃,刚才一击他虽只用了七成力,但对比白鬼战王,明显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想要白老鬼各个击破吗?”突然狂狮战王气急败坏地冲着另两人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便是三人同上,又如何,我还怕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看到另外二人一同出手,非但没有丝毫的慌乱,反而露出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闭关百年,他都忘记了战斗的是什么滋味了。今日能与三位战王级高手痛快淋漓的大战一场,说不定就能借三人之力更上一层楼,触摸到滴血重生之境。

    自得到神尊传承,白鬼战王不知经历过多少的大战,今日被三人围攻,也不过是重复从前的经历,他不仅不惧,反而当成一次了磨炼,以期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就是我突破滴血重生的踏脚石!”

    心中狂吼一声,白鬼战王的战气疯狂爆发,骨刀虚空一斩,顿时一道数丈的白浪迸发而出,斩向杀过来的红莲战王。

    红莲战王脸色猛地一变,一层红色战衣披在身上,双手接一莲花印,一朵艳红的莲红飞身,撞向激射而来的白浪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战气凝结成的红色的莲花与白浪相撞,绽放出红白相间的光芒,顿时虚空震荡,空气中形成一道涟漪,卷起狂风,二个相相隔之间的地面,被硬生生刮去一层。

    “嘎嘎,不愧是近百年崛起的后起之秀,比狮老鬼强出一筹不止,若再给你百十年的成长时间,恐怕要晋入滴血重生之境了!”

    这老鬼心思狡诈,明为赞赏红莲战王,实则挑唆,故意挑起狂狮战王与另一位黑衣战王的忌妒之心,离间三人。

    这一击被红莲王化解,白鬼战王骨刀还没有收回来,狂狮战王的暗红战戟已然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白老鬼丝毫不惧,眼中迸出凶芒,看的狂狮战王一阵心跳,突然怒吼一声,驱散心中恐惧之意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口中低吼一声,狂狮战王对着地面猛然一踏,整个身子腾空而起,手中的暗红战戟化为道道的黑影,对着白鬼战王暴突而去。

    面对狂狮战王的悍然攻击,白老鬼也不敢有丝毫地懈怠。

    漫天的戟影之中,滔天煞气袭卷而来。白鬼战王骨刀上挑,极准确的挑中战戟的半月刃,瞬间战气爆发,强绝的功力透过战戟涌向狂狮战王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乘着白老鬼与狂狮战王对拼战气,红莲战王把握住时机,凌空一掌推出,战气如潮,形成一道红浪涌过去。红浪涌动,翻滚着,轰隆隆作响,行至白鬼战王身前,突然血浪内缩,结成一朵硕大的莲花,从白鬼战王头顶罩下。

    另一位黑衣罩体的战王,神秘之极,只露出两只精光四溢的眸子,手持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,穿透了空气,剑尖上吞出三尺剑芒,刺向白鬼战王的背心要害。

    “嘎嘎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身体倏忽间化出两道影子,迎向红莲战王与黑衣神秘战王。口中狂啸厉吼着,整个人形如魔神,枯鬼般的面容,扭曲着,狰狞着,死鱼一样的眼睛中迸出残忍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痛快,痛快,好久没有动手了,老祖的骨头都快生锈了。”

    战气爆发,轰退了狂狮战王,白老鬼疯狂的大笑着,凶光四射,对着三人叫道:“来来琰,都不要留手,今日一决生死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手中骨刀猛然劈出,绝灭气息充塞于天地之间,一股浓郁的死气从骨刀上透出,白骨战王以身合刀扑向三人。

    “白老鬼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红莲战王巾帼不让须眉,面对白鬼战王刚猛凌厉,天下无敌般的一击,身体猛然腾空而起,素手结印,战气缭绕,凝结成一朵磨盘大的莲花,轰击向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四人的身影腾空而起,在半空中不断闪烁交错,躲在石洞中的陈铮竟然看不清楚,无法分辩出谁是白鬼战王,谁是狂狮或是红莲战王。

    四人激战,白鬼战王一柄骨刀,施展出杀生刀法,以一战三,竟然丝毫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看到白鬼战王的杀生刀法,陈铮亦是热血沸腾,舍不得眨一下眼睛,目光死死追着白鬼战王的身影。白鬼战王每一次出刀,凝气,运劲,蓄势,招式转换,都被他记在心里,暗暗推演,揣摩。

    这一番交手,双方半斤八两,谁也没有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但总的来说,单打独斗,白鬼战王的实力足以吊打三人任何一个。一旦三人联手,三十招之后,白鬼战王便要落入下风。时间拖的越久,对白鬼战王越不利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心如明镜,自然知道,久战之下,对自己绝对不利,甚至一招不慎,就有不测之祸。不过,今日机会难得,三位战王齐至,若能借三人压迫突破滴血重境,便是冒点险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这白鬼战王不愧一代凶人,为了修为突破,置自身之死于度外,以一敌三,丝毫不在意是否受伤,把三大战王当成的生死磨盘,借以激发己身潜力,于生死之间以求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番不要命的打法,让狂狮战王等三人立时变得畏畏缩缩。

    白老鬼不惜命,他们可是惜命的很。这老鬼已至穷途末路,破罐子破摔,临死都要拉个叠背的,而他们还有更美好的生活的享受呢,怎可能让白老鬼的“心思”得逞。

    话说,四个人心中所思不同,也反映出各人格局与度量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