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对方处于战王第一境,断肢重续初期的时候,曾与他交过手。狂狮战王与同族另一位战王联系都败了,这一战是白鬼战王的成名之战,亦是立威之战,让他在方圆万里之内,数十个中型部族之中凶名大盛。

    如今,白鬼战王参悟滴血重生之境,一旦跨入这一境界,就是蛮荒世界的真正巨头,万里之内的中型部族将对其再无钳制之力,任由白老鬼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一股非部族联盟认可的“野人”势力,竟然超越了大部份中型部族,这是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。尤其是绝望森林周边的部族,绝不能放任白骨战王突破,威胁到自己。

    这也是这次围剿云雾山白鬼洞,狂狮战王得到邀请后,二话不说就带着一批部族精英来到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身灰白麻衣,枯灰的头发披在身后,死鱼般的眼眸中,凶光四射,露出一丝狰狞残忍的笑意,殷红的嘴唇好似沾了血一样。

    面对三位同级别的高手的围攻,白鬼战王没有一点慌乱,眼中凶光闪烁着,好似一头凶悍的蛮兽,不断寻找着三位敌人的破绽,准备发起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活了上百年的老怪,洞若观火,心如明镜,看到白鬼战王的样子,便知他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白老鬼你还是这么自大,你以为今天能胜了我们三人?”

    看到白鬼战王一副目中无人,反而跃跃欲试,想要出手的样子,狂狮战王像被污辱了一般,愤怒的嚎叫起来。

    白骨战王的表情,让他想到当年的一战。那一战时,白老鬼也是同样的表情,结果就是他与同族惨败。

    数百年的苦修,今日来复仇,这一次,他身边有两位战王,其中一位修为更在他之上,白鬼战王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,一会儿看你还能不能笑的出来?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阴沉的脸面,透出一丝阴狠地笑意,杀了白老鬼了,他将亲自出手,对白鬼洞斩尽杀绝,不留一个活口。

    “两位,再等下去,白老鬼就恢复了!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对着身边的两人厉喝一声,手中的暗红色长戟遥遥指向白鬼战王。这一柄暗红之戟,长达一丈二,半月刃上寒光闪烁,相隔数丈之远,都能感受到上面森森寒意。

    绝对是一柄杀人不沾血的凶器,也不知狂狮从哪里得来的,让白鬼战王侧目不已。

    暗红长戟上,寒芒吞吐,周身隐隐有着一股暗红色光芒流转,散发着凌厉锋芒,显示出这柄长戟的不凡,绝对是一口神兵。

    这也是狂狮的依仗之一,自得了这柄长戟,他便如虎添翼,实力也比一般的战王都要强过一线。

    在场四位战王之中,凭着手中暗红长戟,他的实力即使不是最强,也绝不是垫底。

    看到狂狮战王手中的暗红长戟,白老鬼暗自警惕,嘿嘿冷笑一声,面带不屑道:“即便你有神兵做为依仗,老祖依然杀你如屠狗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右手一抖,灰蒙蒙,雾惨惨的骨刀发出一声尖啸,吞吐出三尺长的惨白刀芒,阴森气息笼罩全身,勾运了天地间的阴气,一层灰白薄雾好似轻妙般,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护体战气,竟然达到了刚柔一体,百余年不见,白老鬼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斯!”

    狂狮战王眼皮猛的一跳,看向白鬼战王的眼神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。手中长戟随之一挥,一道劲风呼啸着卷向白鬼战王。

    通体暗红的长戟,笔直修长,戟柄上布满着鳞片一般的纹路。

    同行二位战王,突然身形幻动,瞬移般由原地消失,与狂狮战王呈品字形把白鬼战王围起来。

    白老鬼不甘示弱,手中骨刀透着阴森恐怖的寒光,催动战气,刀刃上腾起一股白惨惨的“骨焰”。

    身上灰雾的战气,勾通了天地阴气,如轻纱般披在身体上,形成一件战衣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凝罡成器吗,凝聚战气形成一件战衣!”

    看着白鬼战王身上的灰白战衣,陈铮露出惊骇之色,相隔数十丈,他都能感觉到对方身上战衣透出的阴森寒冰之意,天地阴气与战气相融,战王级之下的武者,不要说打破对方的防御,就是不小心触碰到这层战衣,都要被上面的阴气反噬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右手一震,骨刀刀芒吞吐着,绞动了周遭的空气,发出撕般的呜呜响声。无形的战气凝于刀尖,形成的一股刀风,将面前的狂狮战王的皮甲割开一道裂口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捂住嘴,不让自己惊叫出去,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天灵,两眼中露出恐惧之色。只是随意一挥间的劲气外泄,就把七八丈外的狂狮战王的皮甲切开。

    战王的实力之强悍,让陈铮头皮发麻,全力收敛着气息,生怕被洞外四人察觉的,不然绝对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的举动,让三人的心头一沉,这老鬼的实力有点超出他们预料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的眼中爆射凶光,整个身子突然闪动,瞬间就到了狂狮战王的身边,手中的骨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朝着狂狮战王的面门直刺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的速度虽快,但是狂狮战王也不慢,早就有所防备,就在对方身形一动的刹那间,狂狮战王也动了。

    手中的暗红色战戟,向前一挥,狠狠地撞上了白鬼战王的骨刀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两件神兵相击,迸发出一股震耳的声响,一道劲风四散,形成气浪涌向陈铮藏身的洞口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如同爆炸一般,洞口周围被炸的碎石飞溅,石雨如瀑,彻底把石洞口淹没。

    陈铮顾不得被发现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猛地向后退去,劲力布于全身,不断躲避飞射而来的碎石。

    噗噗……

    碎石威力之强,带着呼啸的破空声,击打在洞内的石壁上,如同打在了豆腐上,瞬间没石而入,在石壁出击出十几个拳头大的孔洞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陈铮都不知道自己“嘶”了多少回了,惊魂未定的看着石壁上的孔洞,脸皮抽搐,幸亏他躲避及时,一旦被这碎石打在身上,就是一个拳头大的血窟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