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臂粗的铁索桥从对面的高崖伸出云雾之中,连接在云雾山顶。悬崖中间,狂风怒嚎,云卷雾荡,吹动了铁索发出哗啦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桥端,叠罗汉一般,一层层的尸体叠在一起,血水如瀑流入悬崖之下。重伤未死者,发出惨呼声,呻吟声,把整个云雾山顶变成了一片修罗杀场。

    “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未死者听到脚步声,突然从尸堆里爬出来,把陈铮拦住,伸手向他求救起来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刀光闪烁,一道惨叫声发出,这人的喉咙竟然划破,一串血珠飞溅出来,洒在陈铮的鞋面上。

    手中提着泣血刀,陈铮再没有看他一眼,脚尖在铁索链上一点,飘身而起,飞窜向桥的另一端。

    身形穿入云雾之中,瞬息十几丈,如离弦之箭,沿着铁索飞掠向对面的高崖之上。

    浓雾舒卷着,狂风袭卷,把铁索吹动,左右摇晃着,却吹不动陈铮。

    铁索桥很长,差不多有五十丈,隐匿中灰白的云雾之中,一不小心,就会从铁索上摔落悬崖之下。

    被浓雾挡住了视线,看不到悬崖有多深,但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,陈铮也断定悬崖绝对不浅。穿过了云雾,近乎垂直于地面的断崖如被天神切走了一半,露出平滑的黑色的岩体。

    壁立千仞,也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开凿,断崖面有一个三四丈宽的洞口,铁索的一端延伸,连接在洞口处。

    石洞正上方,凿刻了三个大字:“白鬼洞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白鬼洞?”

    陈铮眸上血光盈盈,从铁索上腾身而起,落在洞口,把脚下一具尸体踢倒悬崖之下。尸体掉入悬崖,久久没有听到落地声。

    催动气血,劲力布于全身,陈铮调动一道真气,凝于泣血刀之上,迈步走进洞内。

    经过不断磨炼,借助绝望森林特殊的环境,陈铮能够调动相当于后天五六层的真气。洞顶镶嵌着发光的石头,陈铮叫不出名字,令的石洞并不黑暗。

    进了洞口,几乎隔三五步就能见到一具甚至好几具尸体。

    有铁氏部族的武者,也有白鬼洞弟子,还有一部份身上服饰是陈铮从没见过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有第三方势力出现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脚步轻起轻落,速度不减,倏忽间,如一道鬼影子,消失在石洞之中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这石洞极深,行了十几丈,前方依然昏暗,漆漆蒙蒙,看不到头。

    再向往前行一段,忽然出现三条叉道,每一条叉道前都躺着数具尸体。陈铮站在叉道前,露出犹豫之色,不知该走哪一条道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不在于覆灭云雾山白鬼洞势力,而是寻找神尊的存世传承,以及白骨巨魔的线索。这里已是白鬼洞核心地带,谁也不确定叉道内是否潜伏着强敌,万一遇到战将级的高手,那就是十死无生的局面。

    三条叉道上躺着的尸体数目不一,越是尸体多的地方,战斗就越激烈,越是通向最重要的地方,里面遇到的高手机率就越大。

    陈铮只能调动想当于后天五六层真气的修为,刚与铁手交战突破了洗髓境,还没有巩固,没有任何要参与铁氏部族与白鬼洞大战的念头,打定主意,选了尸体最少的一条叉道前行。

    这道叉道弯弯曲曲,越往里走,石洞渐渐向上蜿蜒,似乎能向崖顶。

    一道亮光从外面射进来,陈铮心中猛地一震,已到了石洞出口。

    越是接近洞口,危险就越大,陈铮运转蛰龙功,收敛了气息,压制着体内气血运行,只有真气在经脉之中如蹒跚行路的老太婆,缓慢而艰难的运行着。手中的泣血刀,刀锋之上一抹血光忽然流动着,让人望而心悸。

    洞外,隐隐有呼喝声传来,似乎有人在交手,陈铮马收停下脚步,靠在石壁上,一步一步的挪动着。

    临近洞口,眼前猛地一闪,就见数道身影交错,劲力激荡,轰碎了洞口的石壁,哗啦啦下雨般,无数的碎石块把洞口堵住。

    洞内忽然变地昏暗,借助碎石遮挡,陈铮收敛了气息,眼睑半垂,双眼半开半合,以免洞外交战的双方感应到自己的目光,小心翼翼的看向洞外。

    “白老鬼束手就擒吧,白鬼洞覆灭已定局,你是插翅难逃,交出神尊传承,放你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金狮部族的狂狮战王,一头金黄色头发,狂乱的披散在肩膀上,手中提着一杆暗红色的长戟,大声的吼道,他此刻的心情非常的好,甚至可以说是得意万分。

    当年,白鬼战王崛起,为祸一方,肆意抓捕各部族的武者,剔骨抽筋,用以修炼邪功。狂狮战王与同族的一位战王追杀对方,却被白鬼战王的灰溜溜逃跑,彻底成就了白鬼战王的威名。

    可以说,白鬼战王是以他为踏脚石成就了自身的威名。这般耻辱,对于心高气傲的狂狮战王而言,就算天何倾覆也无法洗刷,实乃不共戴天之仇人。

    如今,白鬼战王穷途末路,他怎么能不兴奋,怎么能不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这些手下败将?”

    白鬼战王一身灰白麻衣,好似披麻戴孝,家里死人一般,一双死鱼眼睛,脸上表情僵硬,形如枯鬼。

    手中一柄白蒙蒙,雾惨惨的骨刀,似实似虚,一看就知不是凡品。刀芒吞吐着,浓郁成实质的杀气覆盖在骨刀表面之上,远远看一眼,就令人浑身发寒,血液为之凝固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看到白鬼战王手中的骨刀,陈铮猛地吸入一口冷血,感觉被零下一百度的凉水从头浇到脚,全身寒毛竖立,心神为之一慑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忽然一闪,骨刀划出一道惨白刀芒,斩裂了空气,发出刺耳的啸音。滔天气势直冲云端,阴森森,如地狱夜叉,血海修罗置身人世间。

    狂狮战王等人顿时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了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这边有三个人,但是面对白鬼战王,他们心中依然十分忌惮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数百的威名,不是被吹出来的,而是杀出来的,死在他手中的同有战王,一巴掌都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听说这个老鬼正在参悟滴血重生之境,修为恐怕已至不可想象之境。

    战王二境:断肢重续,滴血重生,一境一步天,差距如云泥之别,十个断肢重续境的战王也杀不了一名滴血重生境,反而可能被后者所杀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参悟滴血重生之境,说明已跨入断肢重续的巅峰圆满,如此实力,绝对非同小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