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”

    这人眼中猛的暴出一尺寒芒,死死盯向陈铮,狠声叫道:“你就是陈铮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真是冤家路窄,都碰到一块了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手中泣血刀微微一抖,发出一声铮鸣声。

    “铁宁,你废什么话,一剑宰了他!”

    “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铁宁一剑刺出,剑光如寒,凌厉的杀机瞬间笼罩了陈铮。

    适才与铁景交手时间不长,但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陈铮深吸一口气,泣血刀缓缓举起,以刀指天,刀尖寒芒吞吐,一股阴冷寒彻的气息以泣血刀为中心,渐渐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闪烁,两道血芒由眼中暴射而出,铁宁不由一惊,手中长剑猛的向前一刺,攻向陈铮,铁氏十三剑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“好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眼睛一亮,出口称赞,手上反应却不慢。泣血刀凌空直斩长剑,划出一道孤线,身如幻影,鬼影无踪使出,瞬间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剑相击,一股反弹力由泣血刀传来,陈铮借势横移,以鬼影无踪幻出数道身影,眨眼间冲到铁宁身前,刀尖直抵喉咙。

    铁宁剑法虽强,奈何轻功身法极渣。

    猛的被吓了一跳,剑身上传来的一股巨大的力量,把他震地后退,不等他站稳脚跟,陈铮又一刀斩来。

    与铁景交手过程中,他突破了洗髓境,全身气血如铅铁,泣血刀举轻若重,一刀斩下,杀的铁宁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阴森的白骨真气沿着刀身,侵入他的体内,让铁宁浑身一震,动作僵硬。

    说实话,面对白骨真气的侵袭,无论是他还是铁景,连白鬼洞锻骨境的弟子都不如,没有丝毫的抵抗力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刀光闪烁,瞬间割断了他的喉咙,把铁宁斩杀当场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,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铁宁不过是初入洗髓境,是他见过的洗髓境武者是实力最低的一个,根本没费他多少力气就轻易斩杀。

    一刀斩杀铁宁,陈铮身形一闪,刀尖刺向铁景。

    “陈兄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正准备一刀斩杀铁景,突然一道声音从山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铁蓝溪?”

    陈铮动作忽然一滞,刀尖低在铁景喉咙上,看着从灰雾中穿出的铁蓝溪。

    铁蓝溪穿过浓雾而来,看到地上铁宁的尸体,脸色骤然大变,惊声叫道:“陈兄,你怎么把铁宁给杀了?”

    看到铁蓝溪的表情,陈铮心里咯噔一下,产生一丝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杀了铁宁,就准备等死吧!”

    铁景突然大笑起来要,一副兴灾乐祸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唉,都怪我来晚一步!”

    铁蓝溪懊恼的叫了一声,目光复杂地看向地上铁宁的尸体,眉头紧皱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位初入洗髓境的喽罗而已,杀了就杀了,他还能跳起来咬我一口吗?”陈铮故作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铁宁死不足惧,关键是他乃霍振的小舅子。霍振金狮部族的战将,虽不入嫡系,但极具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金狮部族?”

    陈铮惊呼出声,金狮部族拥有七座城池,在中型部族之中位列第九名,实力超出铁山部族十倍有余。据说拥有一名滴血重生的战王,已经闭关七十年,正在冲击战皇境。

    “霍振是狂狮战王的弟子,你杀他铁宁,就等着被追杀至死吧!”

    铁景“嘿嘿”冷笑着,眼中透出危险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陈铮眸中血光迸射,死死盯着铁景,咬牙切齿的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铁宁出现,铁景故意喊出陈铮就是杀死铁浮屠的凶手,引的铁宁报仇心切,最终死在他的刀下。

    铁景明知道铁宁不是自己的对手,却故意让其送死,就是要借霍振之手杀自己吗?

    “是又怎样?你坏了我的好事,死不足惜,可恨没有亲手斩了你!”

    铁蓝溪微微叹了一口气,陈铮杀了铁宁,便连他也无法维护陈铮了。

    “白鬼洞的外围防御已被攻破,敌人拼死抵抗。还请陈兄前去照应着流枫御,免的他贪功冒进,有所闪失。”

    他还有话与铁景说,故意支开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闻言,深深看了一眼铁蓝溪,转身朝云雾山上行去。

    他刚离开,铁蓝溪看向铁景,沉声说道:“老四,你真准备与白鬼洞同归于尽吗?只要你带我们找到神尊传承之地,我可以为你在族中求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惺惺作态,成王败寇,我无话可话。”

    铁景冷哼一声,恨恨的说道:“铁老九,没想到你藏的这么深,若非你背后隐藏的战王出手,你们能打上云雾山吗?只怪我眼瞎,被你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叹息一声,摇摇头道:“你与白鬼洞勾结,族中早已知道。你根本赢不了的,就算你胜了一次,能胜第二次吗?这次攻打白鬼洞,若没有族中支持,你以为我能招揽这么多的战将与洗髓境武者吗?

    我知道你与白鬼洞合作,是要谋取神尊传承,但白鬼战王何等老辣狡猾,怎么可能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铁景冷声一声,扭过头去。成王败寇,现在他败了,铁蓝溪说什么都是对的。若非铁蓝溪背后隐藏的战王忽然出手,打伤了白鬼战王,云雾山将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可惜了,白鬼战王只差一步就将跨入滴血重生,成就战王巅峰之境。

    陈铮径直往云雾山顶急弛而去,脑子里却是想着杀死铁宁之事,没想到中了铁景的借刀杀人之计。

    他见过铁乔兰出手,九位洗髓境在她面前,犹如婴儿般,不堪一击。就算霍振的实力不如铁乔兰,也不是陈铮能应付的了的。

    战将级武者,堪比大离世界先天三层以上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云雾山血流成河,越是靠近白鬼洞,遇到的尸体越多。等到了云雾山之顶,一座宽阔的平台出现在眼前,陈铮脸色猛然大变,一口冷气倒吸。

    方圆三十丈的平台上,密密麻麻,铺了一层的尸体,血水成河,侵润了地面,浓烈的血腥气把山顶的灰雾都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平台边缘,靠靠着悬崖,有一座铁索桥,桥面的木板被抽掉了。铁索桥隐在灰色的雾气之中,好像悬于九天之间天梯,铁索一端斜斜向上通往另一座高崖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