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死了?”

    庞熊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铮,这还是那个被他兄长一剑击败的陈铮吗?怎么才三个月,就已脱胎换骨,连洗髓境的武者都能斩杀了。

    他这是不知因由,白骨真气对气血克制,一旦失去天地之力压制,以陈铮的天九层的修为,寻常洗髓境绝非他的对手。或许一剑击败过陈铮的庞海可以压制住他,但绝对不是铁手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强援被斩,庞熊一方士气大盛,杀的白鬼洞弟子步步后退,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“这些白鬼洞作孽就交给庞兄了,陈某先走一步,在云雾山上待候庞兄!”

    看着四散突围的白鬼洞弟子,陈铮忽然运起鬼影无踪身身法,化作一道黑影冲向云雾山。

    此刻已有人攻上云雾山,从山脚往上,尸横遍地,有铁氏部族的武者,也有白鬼洞弟子的。

    云雾山被灰蒙蒙雾气遮盖,视线看不出十丈之外。泛黑的不知名树木生长茂密,青黑色的土壤中,散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。

    刚至半山脚,陈铮忽然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灰雾黑林之中传出一声惊咦,话音未落,就见一道黑影飞掠现身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来人看到陈铮,脸色猛地一变。

    很显然,此人是认的陈铮,但陈铮却不认的他。打量着来人,见期手持一柄厚背刀,面膛泛紫,方正的脸上露出一股威严,浓眉大眼不似坏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!没想到是你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废工夫!”

    这人冷笑着,也不多说废话,突然显出一道森然杀机,手中厚背刀猛的劈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暴出一道血光,同样一道血光回应过去。

    这人惊叫一声,飞身而起,刀光迅捷,透出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,杀气凝为实质,瞬间挥出十几刀,森寒的气息扑向来人。

    “杀生刀法?”

    陈铮面色微微一变,泣血刀如风雷般使出,一口气劈出十几刀,刀光凝练,风雷激荡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此人见到陈铮的刀法后,眼中放光,大赞一声。这一门刀法丝毫不弱于他的杀生刀法,一刀出,风动雷鸣,尽得“风雷”精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好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冷喝一声,泣血刀微微一震,发出一声轻鸣,风雷九击一刀快似一刀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,迅如雷霆,狂如暴风。

    这人眼前只看到一片刀光,如同闪电般,形成一团刀幕,出刀之快速,应变之敏锐,已臻刀法招式之极境。

    一连数刀,让他的杀生刀法无功而退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倏然而起,鬼影无踪化为一道淡淡影子,在半空中闪出四五道影子。

    这人见之,目光一亮。手上动手却不慢,厚背刀带着无滔气势,泰山压顶般劈向陈铮。

    一缕血色升腾而起,带着一道道血红残影。

    刀光清凝,如渊如深,好似血海中腾起一道红浪,蕴含滔天杀气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这人的目光猛地一缩,脸色大变,感觉到了陈铮这一刀的狠辣绝决,丝毫不弱于杀生刀法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刀法,比之杀生刀法也不弱半分!”

    这一刀势如滔天血浪,狠辣绝厉,又不止一味的狠厉,刀光中蕴含一缕莫可名状的意境,气势渊深,如幽幽大海,滔天的杀气潜于海底,不发则已,发则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陈铮出手便是不留余地的杀招,试探出眼前之人修为强于自己,直接使出了“血洗天下”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记酷烈惨厉的刀法,此人眼中寒光暴射,厉喝一声,背厚刀化作一团寒芒,劈向涌过来的血浪。

    人如天神持刀,劈滔斩浪,气势惊天,陈铮以刀光幻化的血浪,竟不能前进半分。

    “白鬼洞好强的底蕴,此人修为已不弱于杜汶,杀生刀法已然入门。赵幼庭与之相比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”

    催动体内气血,陈铮劲力或刚强,或柔弱,一片血红弥慢而来,身前一丈之内尽被血光笼罩,猛的一抖刀身。

    刀身颤动,发出一声轻鸣叫声,赤红的刀光瞬间一化二,二化三,风雷九击刀法已经被他使到平生极限。

    滋滋滋!

    以意驭刀,泣血刀尖吞吐着森寒的锋芒,一刀斩出,十几道刀光分化,迎向对方的杀生刀法。

    “我的杀生刀法入门契机说不得就应在此人身上了!”

    看着这人施展的杀生刀法,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环绕,刀中蕴含的绝灭之意,让陈铮眼睛大亮。

    泣血刀切金断玉,又加持了陈铮的白骨真气,不断削弱着此人的气血。交手数十招后,此人气血不济,反应稍慢,身上连中十几刀,变成了血人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赤光如电,在他胸前划出一尺长的血痕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这人目眦俗裂,他的修为本来高了陈铮一筹,就因为身法不如对方,又受到一股阴森气息干扰,竟然落入了下风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越打越兴奋,体内气血咆哮,劲力忽而刚强无比,忽而阴柔无息,渐渐地刚中带柔,柔中带刚,达到了刚柔并济之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不断激战,让陈铮对劲力的应用更上一层楼,终于臻入刚柔并济之境。如水至柔的劲力渗入骨骼,不断震荡着。

    好似万千只蚂蚁在噬咬着骨头,从骨髓深处传一阵阵的麻痒,酸痛,陈铮差一点就怕不住泣血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周身气血涌动,沸腾,突然从毛孔之中喷出一股血雾,血雾之中夹杂着一缕缕的,一丝丝的黑紫色血丝。

    陈铮感觉到体内猛地一沉,血液变的更加粘稠,好似里而参了铅铁,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“洗髓境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此人没想到陈铮临阵突破洗髓境,一时失神,被泣力斩中,白骨真气瞬间侵入他的体内,开始破坏着他的筋骨,腐蚀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陈铮借突破之势,左手一掌印在这人的胸口,打的他喷出一口鲜血,飞出三丈之远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陈铮正要一刀斩杀此人,猛的一声厉吼传来,一道黑影从山上冲下来,挡在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一笑,嘴角悬起一丝讥讽,道:“你是从哪冒出的,竟敢拦我?”

    铁景脸色扭曲着,看向陈铮目光如噬人的野兽,狠声叫道:“就是他杀了十七叔,杀父仇人就在眼前,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