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心,此人是铁景十三太保之一的铁手!”

    庞熊挥舞着凤翅镏金镗,把围杀他的白鬼洞弟子逼退,朝着陈铮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管好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铁手狞笑一声,一双肉掌陡然变成铁黑色,一股炙热气息从手掌中散发出来,周身一尺内的温度猛地升高,热浪向着陈铮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掌法,这就是铁氏一族的绝学炼铁手吗?”

    鬼影无踪倏忽间退数丈,依然有一股热浪紧逼而来,陈铮眼中血光闪烁着,暗中惊骇不已的盯着铁手。

    “逃的掉吗?”

    铁手修为高超,速度也快,一双肉掌施展出炼铁手,刚猛凶悍,挟着一股热浪向陈铮扑过去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猛然一道赤光飞起,陈铮的身形化幻,迅速脱出铁手掌劲笼罩。刚才差点受伤,鬼影无踪运到极限,整个人如幻如虚,虚实难辩,十几道影子围着铁手四处乱飞。

    此人修行的炼铁功与炼铁手一脉相承,炙热刚猛,隐隐压制着陈铮的阴森气息。一缕缕阴气环绕着他,在铁手惊讶之中,泣血刀刀走无声,一道刀光自无数影子中飞出,无声无息斩向了铁手的喉咙。

    刚猛不如对方,阴气隐隐被对方克制,陈铮手中泣血刀突然化作一道毒蛇般,以奇克正,使出了化血刀法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奇诡无比,阴狠毒辣,刀刀不留余地,出则见血。

    经过陈铮不断推演升华,越发阴诡难测。经过不断粹炼的白骨真气,比以往精纯数倍,一丝气机外溢,勾动了绝望森林的阴气。

    许是环境因素,或是白鬼巨魔的精气真个落在此地,这里的阴气极为浓郁,几乎不差于大离世界。

    陈铮如鱼儿入水,鸟翔天空,雪山劲力爆发贯通全身,以劲力形成一层隔绝层,调动丹田的真气。

    阴气以他为中心不断汇聚,凝结,一道虚影显于背后。

    这虚影刚一出现,白鬼洞弟子猛地露出骇然之色。独首三面,鼻眼口分别长在一面之上,周身灰蒙蒙的气热好似一件以灰蒙织就的大袍,把全身隐藏在里面,若隐若显。

    白骨巨魔的形象普一出现,浓郁的阴森气息扑天盖地,好似天地塌陷,在众人心头蒙上一层阴影,好似大难临头,浑身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以陈铮周围十丈之内,一股阴风刮起。阴风吹在身上,彻骨的冰寒之气针扎般,从毛孔中侵入体内,在场所有人不由自由的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本就潮寒阴冷的环境,越发让人难受无比。好像赤身果体站立在冰天雪地之中,寒风卷了鹅毛般的大雪吹在身上,刀割般地疼痛。

    “好邪异的功夫,倒底谁才是正宗的白鬼洞弟子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凝聚阴气形成的异象,所有人的白鬼洞弟子被震惊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他,心里生出一个念头:“我们拜入了假的白鬼洞吗?”

    论气息,双方如出一源,甚至陈铮比他们这些常年于云雾山修行的人还要精纯数倍。看着陈铮背后的白骨巨魔虚影,再见陈铮周身一道道浓如灰雾的阴气环绕。所有白鬼洞弟子都以为见到了神尊临世,从陈铮身上传来的气息,隐隐地形成一股压制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勾动天地阴气,气息弥慢,所过之处,花草树木枯萎,全部被夺去了生机。如此可怕邪功,任是在场众人见多识广,都是头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只觉浑身发冷,心中惊起滔天骇浪。

    其他人倘觉的难受无比,更何况是身处其中的铁手,阴邪森寒的气息不断侵入他的体肉,销融他的血肉,腐蚀他的筋骨,让铁手全身开始变的僵直。

    不得不运起炼铁功,催动气血化解体内的阴寒气息。双方的功法份属阴阳,寒热,相互克制,眼下拼就是谁的功力精纯。

    陈铮的白骨真气,最善坏人气血,又得天地浓郁阴气相助,越打越精神。眼中血光暴射,“滋”的一声,赤红的刀光斩出。

    铁手只觉眼前无数身影乱飞,尤如百鬼横行,阴气弥慢,鬼气冲天。

    铁手催动气血,低抗着侵入体内的阴森气息,双手凝聚劲力,一掌接一掌的拍出,形成一道热浪,压向陈铮。

    双方你来我往,陈铮仗着白骨真气之利,连出十几刀,感觉到体内空虚,真气消耗过半,气力渐渐减弱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淡淡血光由阴森鬼影中升腾而起,血光如水漫大地,陈铮久战不下,已然使出“血洗天下”,一刀之下,精气神尽数融入了刀锋之中,化为一股凌厉的杀气。刀光之中蕴含一丝无坚不催,锋厉无比的刀势,直接劈向铁手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血腥气大盛,刀光映照下的陈铮双眼冰冷,脸色冷漠,一声清喝,锋芒之上刀光乍然收敛,紧接着化作一道血浪悬于头顶,倾盖向铁手。

    阴森寒冰的气息刚一触体,铁手心神猛地一震,皮肤好针扎般,感觉到一股无比的危机,慌忙拍出一道掌力,滔滔掌劲形成热浪布于身前,带着一股刚猛不可阻挡之势冲向扑来的血浪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血光冲出,斩向他的手掌。

    铁手目眦欲裂,尽起全力,一掌震空,嗤的一声,手掌被刀尖贯穿。

    剧痛涌来,瞬间,双掌血肉就被白骨真销融,露出了森森白骨。铁手不管不顾,狞笑一掌拍向陈铮的胸膛。

    此时他绝死反击,双掌有开天劈地,催山裂石之威,炼铁手凝聚的热浪与血浪相撞,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铁手修为高深,含怒一击,炼铁手直接把陈铮的“血洗天下”轰碎,就在这时,又一道血光冲天而起,紧接着他的肩头突然一疼,一缕血箭飙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刀出乎意料,就连铁手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陈铮斩出这一刀后,凌空一转,泣血刀以一个不可能的方向再次斩出。这一招诡异之极,看的人即难受又别扭。

    “嗖”的一声,泣血刀斩在铁手的臂膀上,刀锋切金断玉,铁手的胳膊顿时断裂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铁手突然变的疯狂起来,仅剩后只手掌变的赤红一片,好似烧红的烙铁,向着泣血刀抓去。

    刀光好似银河飞泻,哧哧哧……

    血光飙射,铁手的臂膀,手腕,大腿,脚筋上一道道伤口迸裂开来,竟被陈铮瞬间斩断四肢大筋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光闪烁,泣血刀在铁手喉咙上划开一道伤口。

    “嗬嗬嗬……”

    铁手声带被切断,鼓动着喉头,只能发生含糊不清的声音,不敢置信的看着陈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