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围杀庞熊的同伴使出暗箭,其他人有样学样,突然施出袖箭射向与自己搏杀的敌人。庞熊的队伍瞬间手忙脚乱,转眼间就有十几人中箭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飘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皱头不由一皱,听着众人哀嚎惨叫声,身形猛的冲过去。

    庞熊一时无碍,但他手下的众武者,就算最后得胜,恐怕也不会剩下多少了。

    见手下人被暗哭射杀,庞熊恨不能生出一对翅膀飞过去。朝着陈铮怒吼道:“还不出手,人都快死光了!”

    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身中十几枚暗箭,脸色铁青一片,手中凤翅镏金镗不断磕飞射来的短箭,狂声吼叫着:“都不要慌乱,稳住阵脚!”

    庞熊看似鲁莽,却极讲义气,听到他的吼声,众人心中一震,纷纷聚拢在一起,重新结阵,伤亡顿时减少。

    云雾山众人的功击一时受阻,令庞熊稍稍松了口气,猛然看到身侧一道影子掠过,冲向云雾山弟子。

    庞熊猛地大叫道:“援兵来了,都坚持住!”

    叫声未落,陈铮已越过与蓝溪府武者,冲入与之交战的云雾山弟子之中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形如鬼魅,陈铮腾起纵跃之间,只见一道黑影如风吹过。庞熊见状,狂叫大叫:“好身法!”

    陈铮越过蓝溪府众武士,与云雾山弟从迎面而对,突然一支短箭迎面射来,陈铮瞬间横移一尺,短箭带着呼啸之声贴着他的脸庞擦过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陈铮目光冷冽,双眼血光一闪而逝。云雾山弟子身上溢出的魔性气息,竟然引动了被他镇压在心海中的魔性,心中一股噬血念头产生,双眼被血光淹没,陈铮浑身透出一副漠视生死的气息,手按泣血刀。

    催动气血,劲力贯通筋骨血肉,一缕白骨真气走出丹田,凝于刀锋。

    “呛啷!”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一道赤光飞斩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刀光如同殷红的血光,向着云雾山弟子们斩过去。随之,一连十几声狂吼声响起,几十把骨刀骨剑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一齐上!”

    十多个云雾山弟子从战阵出冲出,齐齐涌向陈铮。

    云雾山弟子常年生活在绝望森林,经常成群结队围杀蛮兽,对于群打单极有经验。瞬间组成一个新的战阵,把陈铮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施展出鬼影无踪,犹如一阵风,来无踪去无迹,在战阵之中忽左忽右,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忽然,左手一爪探出,白骨真气由五指透出,凌厉的气劲在空中发出“嗤嗤”的啸声,阴邪森寒的气息罩在身上,围杀而来的云雾山众人忽然脸色大变,齐齐吸入一口凉气。看向陈铮的目光露出惊骇之色:“这小子怎么也会云雾山的武学?”

    陈铮一爪逼退数人,一缕血光闪烁着,刀随人动,挡住刺来的骨剑。

    一把骨剑由身侧刺来,使剑的云雾山弟子眼中寒光乍闪,紧紧地盯着陈铮身上要害;同时另一侧亦有一股急风扑来,一个矮小粗壮之人挥动一柄骨刀,左右夹击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的瞳孔猛然收缩,身形忽地停止,身形如一片飞絮,幻化数道幻影,二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一抹红光在眼前亮起。

    使骨刀的弟子心中大骇,正要回守,喉咙一凉,“噗哧”一声,就看见一串血珠从喉咙溅射出。

    陈铮斩杀一人,泣血刀化作一条毒蛇般,点在了另一位持剑的敌人手腕上,刀光上划,这人发出一声惨呼,骨剑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说来话长,变化却在一瞬之间,两位云雾山弟子便被斩杀。

    一柄泣血刀在陈铮手中施展开来,如蛟龙出海,灵蛇闪舞。突然之间,身形横挪,妙到巅毫般的闪过刺杀而来的惨白刀光,腰身扭动间,泣血刀从斜向划过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火星冒出,忽然又一声惨哼声响起,就见一道血箭正好冲他喷射过来,陈铮身体连闪,借机脱出战阵。

    陈铮的鬼影无踪变化间犹如鬼魅,让人防不胜防,才出战阵,又一闪烁间,再次钻进来,“嘭嘭嘭”一连数响,四五人被他拍飞。

    移形换位,鬼影无踪施展间,一连挥出十几刀,刀刀寒气逼人,淡淡血色四起,把所有人笼罩在血光之中。刀光之中,风雷骤起,风云激荡,雷鸣阵阵,瞬间又是数人被斩杀。

    从交手到现在,不出半刻钟,死亡过半。剩下的云雾山弟子面面相觑,眼神震惊的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这些雾山弟子,修为达到锻骨境的只有十几位,最高也不过锻骨境中期。大部份都在围杀庞熊。余者被陈铮一番冲杀间,杀的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杀的干净利索,庞熊一股凶悍之气被激发,手中凤翅镏金镗挥舞着,狂吼连连,眨十几招之间,四五人被他轰飞,非死即残。

    “贼子敢尔?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怒吼声传来,一道人影飞奔而来。相隔两丈远,此人遥遥一记破空掌拍出,掌劲雄浑,排山倒海般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小心他的炼铁手!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庞熊脸色猛的大变,透出一丝愤恨之色,朝着陈铮急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铁炼手?”陈铮闻言,心中暗惊,“这不是铁氏一族的绝学吗,怎么的被云雾山弟子学去了?”

    此念刚生,陈铮还没有反应过来呢,就见来人凌空一道掌劲拍来,杀气腾腾,浑厚刚猛的掌劲喷涌而出,直接向陈铮头顶拍下。毫无疑问,一旦被这双手掌拍中,必然是脑浆迸裂的局面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陈铮的泣血刀上扬,拦向拍下的掌影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掌击中刀身,陈铮身体猛的下沉,双脚陷入泥土中。

    来者狞笑一声,又是一掌拍下,掌风作响,浑厚庞大气劲,带着一缕炙热的气息,从陈铮头顶罩下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炼铁功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大变,身形猛地横移数尺,便要躲过对方这一掌。没想到对方反应比他还快胳膊凭空延长一尺,扭曲翻转着,挡在陈铮闪身之处,嗤啦一声,铁掌竖切,掌锋如刀,把陈铮身上的皮甲一切两半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掌劲!”

    陈铮倒吸一口冷气,身形连忙后退,鬼影无踪身法使到极限,倏忽之间,与对方拉开两丈距离。

    看向对方的眼神中充满了忌惮之色,这人绝不是云雾山弟子,陈铮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一丝魔性气息。反而有一股炙热阳刚之气透出,与铁氏的炼铁功的气息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“这人绝对是铁氏之人!”

    确定来人身体,陈铮心中升一个斗大的问号,想不明白此人出身铁氏,为何与云雾山勾结到了一起,而且还是一位冼髓境的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