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盘坐于地,体悟着杀生刀法中蕴含着生死绝灭之意。

    上层之武学,重意不重式!

    在陈铮看来,杀生刀法就是一门上层刀法。修炼这门刀法,若一味注重招式,只是落了下层,有眼无珠,很明显赵幼庭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刀手,见到一门奇妙绝伦的刀法,就好比色狼看到了一位不穿衣服的美女。

    陈铮几乎忘记了一切,心无旁骛,一心参悟演练新得的杀生刀法。

    杀生刀法是蕴含着的“绝灭存心,生死唯念”之意与他心性极为相合,好像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,陈铮很轻易就领悟到一丝意境。

    这一门刀法有三重境界:绝灭存心,以死度生,生死唯念。

    初入门者,需要领悟“绝灭存心”之意。

    一夜参悟,陈铮堪堪领悟到了一丝“外绝生机,内存于心”之意,触摸到了杀生刀法的入门之槛。

    刀斩外身,心有余生,出刀之间,有我无敌,一往无前。非我杀人,即人杀我。这是一门专杀戳的刀法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“好极端的刀法,杀不了敌人,就被敌人所杀。出刀即要人命,要不了敌人的命就要自己的命!”

    这般绝决的刀法,陈铮不仅没有害怕,反而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这一门刀法与他的心性契合无比,他修行刀法,便是为了追求极致杀伤力。无论刀剑,都是杀人之器,扭扭捏捏,留人一线,反倒令人讨厌,不合陈铮心意。

    虽然触摸到了杀生刀法的入门之槛,但要真正入门,融“绝灭存心”之意于招式之中,达到“外绝生机,内存余生”之境,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天微亮,陈铮自隐身之地消失,施展鬼影无踪身法向着云雾山方向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参与覆灭云雾山白鬼洞一役,对于白鬼战王传承于神尊的秘密,陈铮非常的好奇。

    他百分百的确定,所谓的神尊就是白骨巨魔。

    冥冥之中,有一种感觉,这次云雾山之行对他为重要。

    自陈铮无意闯到云雾山下,杜汶与八大洗髓境武者一去不回,执掌白鬼洞的高贡就知道云雾山已经暴露,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尽管他派出无数弟子在山下拦截前来的敌人,依然被对方打到了云雾山脚下。

    一路经历了数次伏击,陈铮终于赶到了云雾山下。五十里路途,足足花了他一天的时间。云雾山的弟子彻底疯狂了,打不过就两败俱伤的方式,一命换一命。

    等到陈铮再次来到云雾山下的那条臭河之前,一身的狼狈,身上血迹斑斑,皮甲破裂,露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。整个人披头散发,脸上布满上风尘,汗水,湿露,血水混合着泥土木屑,就像一万年没有洗过脸。

    放眼四周,断刀残剑,遍地死尸,有的尸首残缺不全。许多人都面露狰狞之色,死前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搏杀。

    陈铮收敛心思,打量着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散发着恶臭的黑河,对岸浓灰色的雾气笼罩着一座大山,云遮雾扰,若隐若现。山与河间,有一片茂密的树林,林中寂静,无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恶臭的黑河面上,飘着十几具蛮兽的尸体,可能是过河的人所斩杀。陈铮调动一缕真气,念动之间,身体腾空而起,跨向河对面。脚尖在一具蛮兽尸体上轻轻一点,借力腾空,窜入对岸的树林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片树林的厚度达到十四五里,一路上尸体遍布,有云雾山弟子的,也有铁蓝溪与铁乔兰的门客。

    刚走出这片树林,突然听到前方喊杀声,其中一人身材壮硕,高大威猛,被十几名身穿暗黑皮甲的人围攻,杀的他步步后退,狼狈不堪。披头散发之际,浑身的鲜血,也不知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庞熊?”

    陈铮眼神微微一缩,被围杀的壮汉不是别人,正是曾与他有过冲突的庞熊。这厮长的人高马大,手中提着一杆凤翅镏金镗,目测之余,重达一百几十斤,在他手中轻若无物,虎虎生风。

    尽管被杀的不断后退,都要退入树林中了,但依然不减凶悍之势。接近两百斤的凤翅镏金镗在手中舞成一团金光,擦着便伤,磕着便死。

    围杀他的十几名武者,不用测就知是云雾山白鬼洞的弟子。个个凶悍不要命,前伏后继,结成一座战阵把庞熊围起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庞熊手中的凤翅镏金镗猛的向前一挥,轰击向一名云雾山弟子,直接把对方轰飞,一口血团喷出,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这厮被十几人围攻,看似岌岌可危,随时有生命危险,实则有惊无险,只要不到力竭之时,凭他手中两百斤重的凤翅镏金镗,无人敢靠近他一丈之内。

    被围攻中的庞熊,精气神提升至巅峰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突然察觉到林中有异,心中大吃一惊,脸色微变,猛地挥舞着凤翅镏金镗,把一名敌人轰飞,乘机转身一看,见是陈铮,神色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惨白刀光穿过他的凤翅镏金镗影,刺向庞熊胸口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庞熊连忙后退一步,凤翅镏金镗挡向刺来的骨刀,强大的力量把对方击退。随后,扭头冲着陈铮大吼道:“还不上来帮忙?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狼狈不堪的庞熊,这厮竟也达到了锻骨境顶峰修为,只差半步就要晋入洗髓境。天生神力,一杆凤翅镏金镗使聘为,便是陈铮也不敢说轻易获胜。

    庞熊一时无虑,但以他为首的一队武者就很不好了,被数倍于己的云雾山弟子围杀,杀的难解难分,不断有人惨叫着。杀红眼的众人,以命换命,彻底疯狂了。

    十几名云雾山弟子围杀庞熊,久战不下,看到同门损失惨重,不由急眼了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阵破空之声大作,几十枚袖箭射出,朝着庞熊怒射而去。一通远程打击。袖箭四面八方怒射而出,庞熊脸色大变,凤翅镏金镗舞着风吹不入,水泼不进。

    噗哧!噗哧……

    短箭入肉声传出,眨眼间,庞熊身中十几道短箭,气的他“哇哇”大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