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赵幼庭的样子,陈铮心中暗自警戒,诸天万界,武道千千万万,心性太差,便有冠绝天下的武道,依然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赵幼庭无论是修为,还是刀法都已不俗,甚至高出陈铮一线。就因为不通心性之修持,镇压不得体内的魔性,被他引动了体内魔性气息而落败。

    赵幼庭洗髓境的修为,比之杜汶差了一筹,但一身气血淬炼的何其庞大,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下,看向赵幼庭的目光变的可怕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,你说了要放过我的!”

    他从陈铮目光中看到了深深的恶意,那目光如野兽般,透露出赤果果的贪婪,好像要吃了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皮笑不笑的样子,在赵幼庭的眼里简直比恶魔还要可怕一百倍。一声干笑声传入耳中,赵幼庭浑身的汗毛竖起,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眼前闪过一道赤光,胸口被蚊叮般,猛的一阵刺痛感,赵幼庭脸色大变,不可置信的看着刺入胸口的寒刀。

    “你敢杀我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没想到陈铮翻脸比翻书还书,说好了交出杀生刀法,就放过他。赵幼庭眼神恶毒的瞪着陈铮,心口传来一道绞痛,双眼翻白,口角溢出一缕黑血。

    刀入心口,随着手腕转动,瞬间把赵幼庭的心脏绞碎。对着对方死不瞑目的双眼中透着恶毒,悔恨之色,陈铮“嘿嘿”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白鬼洞覆灭在即,死在谁的手中不是死呀!我给你一个痛快,让你少受点苦头,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陈铮翻手一抓遥空对准赵幼庭的尸体,“噗哧”一声,一股血箭从他的心口处激射而出。化血功运转,手抓之间一道隐晦邪恶的气机流转,把赵幼庭的一身精血精炼,形成一团血玉般的精华,张口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洗髓境一身血液中蕴含的精华,比任何的灵丹妙药都好十倍。吞噬了赵幼庭的精血后,陈铮脸色变的红润,好似喝了酒似的,眼中透出一丝醉意。

    化爪为掌,挥手一击卷起道劲风把赵幼庭的尸体击飞入森林深处。此人一身精华被他吞噬,余下的干尸,就连蛮兽都没有兴趣。过不了多久,就会腐烂,变成森林的养料。

    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瞬间消失在原地,急弛十几里,没有再遇到云雾山白鬼洞弟子,陈铮选个隐蔽的地方,开始运功消化赵幼庭的精血。

    相比于无名功法,对于劲力的磨炼而言,紫气东来心法更为有效。这一门得自观云老道的功法,乃是玄门正宗的内炼之法,入微入妙。

    自从得知劲力不够圆润,陈铮就以紫气东来心法调和阴阳,磨炼劲力,以期达到刚柔并济之境,突破洗髓境。

    一日两场大战,陈铮无意前行,运功消化赵幼庭的精血后,修炼一遍无名功法,便催动紫气东来心法,九周天之后,陈铮停止行动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微暗,陈铮支起耳朵,听着周围没有太大的动静,身形一闪,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,陈铮再次回到隐藏的地方,手中提着一只山羊大小的蛮兽。

    剥皮,清洗,点火,烧烤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动作娴熟无比,几十斤的蛮兽被他吞吃一光,陈铮的肚子就像个无底洞,丝毫不现异状。

    这也是修行炼体功法的一个异象,食量变的庞大无比。

    自从修炼蛮荒武道,陈铮也变了一个饭桶,一顿饭吃进去二三十斤的兽肉,就跟普通人吃了二三碗米饭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蛮兽与普通野兽没什么可比性,蕴含着磅礴的精气,周身筋骨,血肉,受到天地之力的淬炼,刀枪不入。血肉中的精华,就算灵丹妙药都比不上。普通人若是每日食用,就算不修武道,也能力举千斤之鼎。

    待到腹中兽肉消化大半,陈铮终于有心情检察自己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从赵幼庭处敲诈得来的杀生刀法,比他修炼的化血刀法高明了十倍,便是风雷九击与之相比,在意境之中也弱了不止一筹。

    话说,除了白骨阴风诀,鬼影无踪,鬼爪手这三门武学,其余的武学都是他通过各种手段得来的。若是剔除了白骨阴风诀这门功法,陈铮说他是黄泉魔宗弟子,都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自修行以来,陈铮得到的刀剑之法绝对不少。但能被他看上眼,用心修炼的,只有化血刀法与风雷九击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是他修炼的第一门刀法,几经升华,如今已至尽头,进无可进。风雷九击刀法,是他从班濯手中敲诈而来的。这一门刀法蕴含风雷之意,修至大成,可引天地风雷异象,正大阳猛。

    说实话,风雷九击的意境很不合陈铮心意。与他一身阴性气息不符。若非没有比风雷九击更好的刀法,陈铮是不可能在这门刀法上花费太多的精力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个原因,虽然得到风雷九击刀法很长时间,但陈铮依然不断升华化血刀法。

    如今得了杀生刀法,风雷刀法又要被他排在“老二”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乃是白鬼洞三大绝技之一,也是白鬼洞杀气最盛的绝技,心性不坚的人,极易为其中的绝灭之意污染,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赵幼庭就是一个活活的例子,同为云雾山白鬼洞弟子,他与杜汶的差距并不大。可前者被陈铮斩杀,吞噬一身精血,后者把陈铮杀的跟狗的般,狼奔豕突。

    其中的原因,就在于心性修特之上。

    人终究不是畜生,有七情六欲,为万物之灵,杀戳太盛,就会产生心魔。若不能镇压消灭心魔,就会被心魔所乘。

    那所谓的神尊,或者是白骨巨魔,虽已殒灭,便终是位天地大神通者,接引此人气机,终究是隐患重重,若再不注意自身心灵修持,下场就如赵幼庭一般。

    先不说这些题外话,只说杀生刀法。

    欲修习杀生刀法,先悟生死绝灭之意,达到生死存于一念之间,一念生一念死,方可修习这门刀法,不被绝灭之意污染。

    当领悟到绝灭存心,生死唯念之意,降伏了心魔,便是杀生刀法小成之时。

    在陈铮看来,赵幼庭根本没有领悟到这门刀法的精粹,若不然也不会被他引爆了魔性,心神沉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