滋!!

    泣血刀血芒大盛,腾起一层淡红的血光,从血浪中钻出,无坚不催的刀芒划破长空,一刀把他的袍袖斩碎。

    陈铮刀芒凌厉,无坚不催,赵幼庭退的也从容洒脱。

    一刀斩碎对方衣袖,陈铮目中迸射出一道血光,泣血刀去势不绝,盘旋半周,再次划向赵幼庭。

    这一刀堪称绝巅,进取无息,刀身在空中划过一道玄妙的曲线,凝聚于刀锋的白骨真气极度内敛。

    陈铮全部精气神提升到顶点,一缕念头与泣血刀融为一体,好似感应到陈铮高涨的杀意,泣血刀发出嗡嗡地鸣叫声。

    赵幼庭目光收缩如针,面对陈铮如神来之笔的一刀,迅速后退,挥动骨刀,在身前布下一层刀网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挥出,心海之中,白玉门震动,一道灵光照遍周身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如水流动,天地间的阴气被勾动渗入体内,不断吞纳融炼。

    刀势锁定了赵幼庭,一股无坚不催,锋芒毕露的气机溢出,犹如一柄刑开之刀降临,镇压向赵幼庭的精神,瞬间就让他的心神失守。

    机不可失,陈铮身体如鬼魅般突袭而来,刀光笼罩向赵幼庭周身,任凭他身法盖世,刀法绝伦,都无法逃脱陈铮的精神锁定,在锋芒无滔的刀势威压之下,竟生出逃无可逃之念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赵幼庭不修精神,面对陈铮的刀势压迫,简直就是脱光了衣服的少女,任凭他的催残。

    随着心灵之光凝聚,化虚为实,陈铮的刀势水涨船高。尤其是被杜汶追杀,绝望森林边缘面对九大洗髓境围杀,他的精神再次升华,与天地相合,对于刀势的应用,越发从心所欲。

    赵幼庭的眼中,陈铮的刀法如魔似神,好似无边血海的修罗之刃,夹杂着阴郁的鬼气,扑天盖地冲向自己。

    生死存亡之际,连忙催动内力,猛的一震手中骨刀,杀生刀法催使到极境,刀光如丝如缕,好似一道道烟气,于空气之中扭曲窜行着,冲天的杀气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杀气与刀势相撞,二人同时发出一声闷哼。双刀相撞,浑厚气劲如同火星撞地球般爆炸,一道狂风袭卷,逼的二人同时后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赵幼庭修为虽强,被不识精神之妙,被刀势直接斩伤了心神。体内窜入一股阴森寒冰气息,腐骨蚀血,向着他的骨髓中渗透,要把他冰冻了一般。赵幼庭连忙催动气血,冲向这股怪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如同鱼儿遇到了水,这股气息刚与自身气血相触,瞬间融入气血之中。好似千斤之锤砸在绵花上,一股失重感传来,让赵功庭难受之极,逆血上冲,喷出一道血箭。

    陈铮却是越战越勇,欺负赵幼庭不通气势,不修精神,精气神凝于巅峰之态,挟带着刀势的刀法一刀接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刀锋凝炼的白骨真气,阴邪森寒的气息摧毁了赵幼庭的护身劲力,强悍的刀劲摧枯拉朽般,斩破他在身前布下的刀网,数刀就把他重创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不过十几招,生死立分,看到赵幼庭吐血,陈铮心中一喜,乘他病要他命,手中泣血刀受白骨真气激发,发出“嗡嗡”的颤鸣声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血色光华升腾,血浪滔滔,殷红的刀光斩向赵幼庭的头颅。

    阴森冰寒的气息,蕴含着无边妖邪异的气息,撼动赵幼庭的心神,让赵幼庭犹如同置身无间地狱。耳边阴风怒吼,鬼哭狼嚎,瞬间引爆了他体内潜藏的魔性气息。

    赵幼庭的多年修持的一颗武道之心直接沉沦,眼看刀光临身,性命不保,他双目突然透出恐惧之色,惨声厉吼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泣血刀忽然滑过一道弧线,在空中环绕半周,停在他的喉咙前。看着赵幼庭面带恐惧,脸色发白,陈铮嘴角悬起一丝得意地笑容:“交出刀法,便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赵幼庭露出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骨刀不知沾了多少人的鲜血,杀的人多了,才发现自己也是如此的害怕死亡。

    看见赵幼庭还在挣扎犹豫着,陈铮脸色猛的一冷,泣血刀爆出一道寒芒。阴邪森冷的气息粗暴的侵入他的体内,赵幼庭浑身一颤,连忙叫道:“我愿交!”

    这句话有千斤重,赵幼庭说完后,全身力气被抽干,直接瘫软在地上。额头冒着冷汗,脸色青一阵、白一阵,精气神已失。

    “高贡大师兄早就说过,神尊气息有异,让我们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赵幼庭盘坐在地上,脸色悲凄,轻声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阴风窟的弟子,常年闭关,不见外人相见。看似正常,但被高贡看出一丝异状,也曾多次告诫他们小心,祭拜神尊时,切不可把神尊气息引入体内。可许多弟子贪图修为快速提升,根本不听劝告。

    赵幼庭实在没想到,竟有人有引爆了他体内的魔性气息。云雾山弟子们把这股魔性气息称为神尊气息,以为可以借此提升实力,与神尊精气的功用相似。

    以前,从没听说过魔性气息会被人引爆,反噬自身。可惜,他偶到了陈铮,同样身具魔性气息,而且是被白玉门镇压了。在与陈铮交战时,陈铮稍一泄露,赵幼庭体内的魔性气息就被引爆,让他心神沉沦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白骨巨魔何等威能,只是殒落后的精气便造就成绝望森林这片绝域,你们祭拜祂便罢了,还敢引其气息入体,就不怕对方借助尔等之身复活吗?”

    陈铮的心灵之光与白玉光融合为一时,就知道观想的白骨巨魔非是善类。所以,每次观想之后,对于白玉门吞噬白骨巨魔的气息听之任之。

    “白骨巨魔,这是神尊的名讳吗?”

    赵幼庭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的心神受到魔性气息污染,武道之心被击溃,再无一点高手气度,听到陈铮的话,只是略有诧异后,便再无反应。只是眼中偶尔流露出的一丝恐怖之意,也不知是害怕陈铮杀他,还是因为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看到赵幼庭的样子,陈铮亦是吃惊不已,对于白骨巨魔越发戒备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