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刀法好,人却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惋惜,此人的刀法极为不俗,在陈铮见过的使刀武者中,可以排入前五,可惜的是蛮荒世界重体不重神,除非另有际遇,不然这人的刀法到头了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“哼,小小锻骨境武者也有资格评论我的刀法吗?”

    这人手中骨刀挽出一个刀花,摆出一个起手式,遥遥锁定了陈铮,面色平淡,完全没把陈铮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杀你之人名叫赵幼庭!”

    一道惨白的刀光飞起,刀光斩破了空气,一口气连斩十几刀,一团团的惨白刀光就像一道道白烟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赵幼庭的刀法快捷狠厉,刀光融入空气之中,变的扭曲,好似一道道白色烟气。以陈铮刀法眼界都不知对方是如何做到的,而且此人身法极快,同样的诡异,腰身扭曲着,好似要融入空气之中,下一刻,便已无声无息到了陈铮跟前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

    陈铮冷喝一声,挥刀拦向斩来的骨刀。

    这一道刀光斩出,力沉势重,似有千斤之重。十几斤重的泣血刀被出斩出如山之临的气势,举轻若重,已入化境。

    眼前之人已是洗髓境武者,但陈铮丝毫不惧,他距离这一境界也只差半步,只等劲力磨炼至刚柔并济,便能水到渠成,皆之刀法高妙,一刀斩出,只见血光冲天,冲散了虚空中白色烟气。

    陈铮刀法高超,但赵幼庭刀法也不弱,手中骨刀同样达到了举轻若重之境。无名刀法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杀意凌然,道道惨白刀光化作化为白色烟气,封住了陈铮所有变化。

    刀法之中蕴含着的绝杀之境,奇诡之意,让陈铮很不适应,一时之间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数次升会后的化血刀法完全不是对手,陈铮突然大喝一声,使出的风雷九击,赤色刀光乍起,风雷相鸣,网罩向赵幼庭,要把他绞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片刀光如电,势不可挡,赵幼庭“嘿嘿”冷笑数目,骨刀向前突刺,抖出十几朵刀光,刀光交织,形成一条条细线,浓烈的杀机,让周围环境变得萧瑟无比。

    连劈一几刀,招招如风吹拂柳,蕴含着浓浓杀意,森然冰寒。这刀法之中,陈铮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死亡之意,就如来自地狱,让他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人的刀法简直不似人间所有!”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双刀相击,迸射出一连串的火花,二人劲气轰然爆开,向四周扩散,凌厉地气劲冲击到周数棵大树上,被震地剧烈摇摆着。

    “好奇妙的刀法,比我的化血刀法至少高出两个层次。”

    赵幼庭本身没有领悟了刀势,但他使的这门刀法暗含一股绝灭生杀之意,一经施展刀法,森然冰寒地杀意渗透精神,让陈铮忽然想到“刀意”。

    “白鬼洞底蕴不浅,竟就有如此的武功。”

    看到赵幼庭的刀法,陈铮不由暗赞,忽然生出一股占为己有之心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真是好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刀法精妙,此刻使出风雷九击,浩气堂皇,风雷激荡。每一招或势大力沉,或轻柔如水,一柄泣血刀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叫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赵幼庭刀法又是另番气象,不失凌厉之间蕴含有一股杀生绝灭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一声厉吼,赤光凝炼,一式风雷相和迎向赵幼庭的刀光。

    “天真,以为这就能挡住了吗?”

    赵幼庭腰身扭曲,骨刀前推,真个融入空气之中,再出现时,已至陈铮不足三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赵幼庭一击之后,身体忽然飞窜而起,手中骨刀挥舞,刀光如水,轻柔的好似拂向面轻风,一缕刀光闪过,就听到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刚交手三四招,便伤于对方刀下,陈铮厉吼一声,泣血刀化作一抹赤光,使出了风雷九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出刀速度有多快就使多快,最好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他所会的刀法中,化血刀法诡异狠毒有余,速度不足,威力不足以与对方相撞。风雷九击速度快,杀伤力强,也是他能拿出力的唯一刀法了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眼前突然闪现一抹刀光,必杀一刀被挡住,杀气凝如实质,直接钻入他的体内,陈铮“噔噔”连退四五步,脸色变地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杀性,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这一门刀法杀性之重,为陈铮生平所见。刀法施展过程中,杀意不断提升,骨刀上的杀气凝为实质,伴随着一股绝灭杀生之意侵入体内后,一时之间竟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一柄骨刀造就了多少的亡魂,才能令杀气凝为实质,绝对是一个面黑心狠之人。

    “杀生刀法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赞道:“好一个杀生刀法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错!”

    赵幼庭骨刀横于胸前,双目神光绽绽,脸上却无丝毫表情,明为赞赏,但陈铮却听出来了浓浓的杀机。

    此人实力高出陈铮一个层次,想要战胜,只能出奇招了。心念沟通体丹田中的白骨真气,于经脉之中运行起来,手腕微微一抖,泣血刀发出“嗡嗡”颤鸣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清喝,伴随着泣血刀发出一道鸣叫,缭绕不绝,在昏暗的森林之中化作一道赤光闪电,飘起了淡淡的血光,凝聚成一道血河,悬于陈铮头顶之上。血河中,血浪滔滔,一记凌厉,阴狠的气机,带着浓郁的阴邪气息斩杀向赵幼庭。

    “咦,神尊气息?”

    看着滔滔血浪袭杀而来,血浪之中一抹殷红刀光冲出,向他斩来,赵幼庭脸色终于动容,双目中神光暴射。

    他竟感应到对方刀法之中蕴含着一股神尊气息,神色不由一怔。常年待在云雾山,日日祭拜神尊,他对陈铮身上暴露出的气息极为熟悉。

    这一股气息之精纯,比之白鬼洞大师兄高贡还要高出一线。

    “你倒底是什么人,怎会有神尊气息?”

    赵幼庭忽然厉喝一声,话音未落,陈铮的雷霆一刀已斩来,不敢有丝毫怠慢,身体突然失去重力般,向后飘移几米,手中骨刀猛地向前一推,迎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