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蛮荒世界的武技粗暴简单,直来直去,远没有大离武技的花样繁多,技巧繁复。

    尤其是陈铮化血刀法,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,几经升华之后,方一使出来,刀随心走,以心驭刀,如灵蛇般游走不定,诡异难测。

    与伍扁激战时,刀法不断突破对方的剑光防御,如同少女般的细腻,刀光游走间钻入对方的剑光之中。伍扁不可为不拼命,一度杀的陈铮步步后退,险些受伤,依然败在了陈铮刀下,成了其刀下之鬼。

    流枫御只看到后半段陈铮发威,没有看到前半段伍扁的拼命,对于陈铮刀法简直叹之观之。

    看陈铮施展刀法,如看一位丹青妙手作画,刀光纵横之间,有种别样的美感。

    陈铮对刀法的领悟已经达到一个极为高深的地步,每一刀都蕴含着一种奇妙的,令人心惊胆寒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气息来无踪,去无影,似凭空而生。

    流枫御虽不懂何为“刀势”,也明白这股凌厉的,叫人心惊胆寒的气息源自于刀法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刀法练至极境,竟然有如此威能!”

    正所谓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陈铮的刀法让他心中忽然宽敞,明白了武技巅峰的另一番风景。

    “蓝溪兄呢,怎不见他的踪影?”

    看到流枫御独自一人现身,陈铮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刚也遭遇了伏击,虽然杀退了对方,但损失惨重。白鬼洞已派出了洗髓境高手进行伏击。人多目标大,我便与铁蓝溪商议分头行动。”

    听到流枫御的话,陈铮皱起了眉头,越是靠近云雾山,受到的狙击就越强大。此地距离云雾山不足五十里,几乎是进入了云雾山的外围防御范围。这时候,就要把分出的手指聚扰起来,形成一个拳头,见神杀神,见佛屠佛。

    铁蓝溪与流枫御反倒是再次分兵,就不怕被云雾山白鬼洞各个击破吗?

    “云雾山,只是高贡执掌的白鬼洞就有十九名洗髓境高手,这个时候分兵,是祸非福!”

    流枫御完全没把陈铮顾虑放在心中,大大咧咧的一挥手,道:“云雾山的狙击越强悍,越说明他们是外强中干。铁蓝溪的底牌,就铁乔兰都顾忌三分,完全不用担心他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陈铮眉尖抖动一下,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流枫御。

    “这二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联想到流枫御的护道人竟是一位战王高手,陈铮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流枫御有战王级强者护卫,铁乔兰背后也站着一位战王级。铁蓝溪能与二人平起平坐,似乎代表着背后也站着一位战王级强者呢?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一步,咱们云雾山再见!”

    流枫御身形忽然冲天而起,一道啸声过后,金翅大鹏雕的厉唳声传来,虚空踏步般,凌空向前迈出一步,踩在金翅大鹏雕背上,瞬间钻入铅云之中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眼看着金翅大鹏雕托着流枫御消失,陈铮露出羡慕之色,有个庞物当座骑就是牛逼,飞天入地。战王再利厉又能怎样,打过直接飞天上去,难道对方还能追到天上吗?

    不要说是战王级强者无法飞行,就算是大离世界的阳神大宗师都只能凌空而渡三四里,想要如鸟儿般飞行,差着十万八千里呢。

    多想无用,还是赶紧离开这里,免的被白鬼洞的人包了饺子。刚与伍扁经过一番大战,恐怕早就惊动了附近的白鬼洞弟子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忽然一动,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真身已窜出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耳中传来破空声,陈铮施展出鬼影无踪身法,身如鬼魅,化作一道黑影,融入幽暗的森林之中。就像一只暗黑精灵,弛行于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身形所过之处,护体劲力撞破粘稠的空气,发出“噗噗噗……”的轻微爆鸣声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就在陈铮急弛于森林之中,骤然大变,一道惨白色的光芒从天而降,凌空斩下。

    这一道光芒来的太突然,一闪之间,陈铮下意识闭起了眼睛。凌厉的锋芒融物细无声,与空气融为一体,不受阻力,暗无声息。

    若非偷袭之人太着急,中途突然加速,破坏了潜心营造的刺杀环境,没能压制住锋芒刺破空气发出的声音,这一击绝无失手之理。

    袭杀来的太突然,陈铮措手不及,惨白的锋芒刺破了空气,发出“滋滋”地尖锐的声音,陈铮脸色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冰冷,绝决,狠辣!

    锋芒之中透出一股令人绝望,生机皆灭的气机,所过之处,草木为之枯败,就连空气都被湮灭。

    锋芒加身,生死危机之刻,陈铮强逆气血,猛的止住前冲之势。由急速到急停,连一秒钟都没用,强烈地惯性力,让他的身体停滞在半空中,久久不坠。

    呛啷!

    一道赤光冲天而起,迎向刺来的绝杀锋芒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泣血刀身上传来一股强悍的反震力,陈铮停滞不坠的身体,好像被迎面而来的火车头撞到,炮弹一般倒飞出七八丈远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股热流逆行而上,陈铮嘴中喷出一口血箭,脸上猛地浮现一陀潮红,瞬间又变成了苍白色。

    凝炼如钢丝的劲力钻入体内,搅动了气血,陈铮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整个人好似大病初愈,精气神被这一击击溃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叹一声,脸上竟然露出了惋惜之色。

    对方太着急了,临阵变招,本来完美的一击,却在中途加快了速度,如狗续貂尾,露出个大大的破绽,给了他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若能一直保持心如静水,不为外物所动,身体内外与周围环境完美契合,自己绝对逃不过这一次伏击,即便不死,也要重伤。

    两口鲜血喷出,随之而出的还是对方侵入体内的劲力。

    陈铮平复着气血,泣血刀护在身前,打量着差一点让他身死的对手。

    对方手持一柄骨刀,修长如剑,骨刀上有一股浓郁地死亡气息,让陈铮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好身手!”

    这人咧嘴一笑,出口称赞道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刀法极为自信,刀法大成后,他从没有失手过。但今天失手了,还是在他处心积虑的偷袭之下。

    “刀法好,人却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语气中透出浓浓的惋惜,这人是他来到蛮荒世界的遇到的第一位用刀高手,可惜却不修心性,太容易受到外界信息的干扰。若不能在心性修持上更进一步,将技止于此,刀法再无进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