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刀走无声,或轻,或重,一道赤光由无数鬼影中飞出。许久不用的化血刀法再一次被他施展出来,这门刀法阴狠毒辣,刀刀不留余地,出则就要见血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经过陈铮不断推演升华,以他如今的实力使出来,阴诡难测,一缕白骨真气贯注刀身之上,阴森的气息外溢,伍扁顿生大难临头之感,浑身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本来占据上风的攻势,骤然逆转,伍扁眼中透出一丝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一道道阴风吹在身上,彻骨的森寒之气侵入体内,伍扁不由自由的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好怪异的气息!”

    伍扁鼓荡起全身气血,抵抗着侵入体内的阴森气息。这气息与白鬼洞的白鬼通幽劲如出一源,甚至比白鬼通幽劲更加阴损,催骨蚀筋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气血刚与白骨真气接触,伍扁脸色骤然大变,发现这股怪异的气竟在吞噬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相对蛮荒世界的土著,绝望森林对于陈铮而言,几乎战尽了优势。蛮荒天地之力被绝望森林上空的铅云隔绝了一部份,使的陈铮可以动用一缕真气,让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勾动了弥漫于森林之中的阴气,阴气弥慢,刀光所过之处,草木枯萎,全部被夺去了生机。

    如此可怕异状,让伍扁浑身发冷,惊起滔天骇浪。他进过云雾山的阴风窟,里面的生机皆无,白骨遍地,尤其森罗地狱,人在里面待久了,生机就被缓缓夺去。

    阴邪森寒的气息不断侵入他的体肉,销融他的血肉,腐蚀他的筋骨,让伍扁全身开始变的僵直。

    伍扁的骨剑使的风雨不透,一团惨白的剑光罩住身体,奋力抵抗着陈铮水解泄地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他所修炼的白鬼通幽劲对绝望森林的压迫具有一定的抵抗性,但陈铮侵入他体内的异种气息,不断吞噬着他的气血,才十几剑,他就感觉到体内空虚,气血消耗过半。

    “该死,怎么还没有人来?”

    受到阴气侵袭,气血不断亏损,伍扁的脸色变的铁青。刚才一番急攻,心中一股恶气泄出后,怯心已露。

    此时还没有人来支援,伍扁知道自己被放弃了。面对陈铮的攻击,伍扁渐渐赶到力不从心,生出退意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淡淡血光升腾而起,如水漫大地。伍扁的韧性太强,生生抗住他的连番攻杀,久战不下,竟然使出“血洗天下”。

    这一式刀法斩出,血浪滔天,如一条血河倒悬,血河之中透出浓随的阴森气息,一道杀气冲出,赤光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刀光之中,无坚不催的刀势,凌厉至极,直接锁定了伍扁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血腥气大盛,赤光映照下,陈铮双眼冰冷,脸色冷漠,一声清喝,殷红的刀光乍收,化作一道血线。

    伍扁心神一震,慌忙挥出一道道剑光,布于身前。

    “想要杀我?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伍扁目眦欲裂,尽起全力,一剑震空,嗤的一声,剑光刺入血河之中。

    突然胸口一痛,阴邪的气息迅速向心脏处渗入,伍扁狞笑出声,挺剑刺向陈铮胸膛,摆出一副同归于尽之势。

    伍扁拼死一击,让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困兽之斗,非死即伤,他的刀斩在对方身上,自己也必被对方一剑穿身。

    “好决绝的心性,白鬼洞弟子都是这么疯狂吗?”

    伍扁的疯狂打法,让陈铮眼中透出骇然之色,心里忽然对这攻打云雾山的行为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    伍扁对自己的行为满意无比,横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陈争修为高又怎么样,还不是被自己杀的步步后,就连使出的绝招都破掉了。

    就在伍扁以为陈铮进退两难之际,一道血光冲天而起,紧接着他的肩头一疼,一股血箭飙射。

    这一刀出乎他的意料,伍扁完全没有想到,陈铮的刀法高超至斯,让他刺出的一剑顿时一缓,疯狂之势陡然消退。

    陈铮斩出这一刀后,凌空一转,泣血刀以一个不可能的方向紧接着斩出。这一招比之刚才一刀更加诡异,伍扁都不知该如何躲避,不等反应过来,眼前一道赤光闪过,斩在他的臂膀上。

    两刀斩伤了伍扁,陈铮如有天助,赤色的刀光好似银河飞泻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血光飙射,伍扁的臂膀,手腕,大腿,脚筋上一道道伤口迸裂开来,整个人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嗬嗬嗬……”

    伍扁不敢置信的看着陈铮,不明白为什么发生这种事情,明明是他占了上风,怎会转眼间就形势逆转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暴射,泣血刀“滋”的一声,刀芒吞吐,插入伍扁心口,瞬间催毁了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看着彻底被杀死的伍扁,陈铮眸中闪烁着血光,此人心性之狠绝,韧性之强,陈铮生平首见。也是陈铮第一次遇到这么难杀的人,修为不如他,战力不如他,却有一股子狠劲,便是死了,也让陈铮心中赞叹。

    “是个好对手,可惜了!”

    随之,左手遥遥对着伍扁尸体一抓,无形的力量透入对方体内,一股血泉被他抓摄出来。这一场大战打的艰难,陈铮差一点就受伤,气血消耗超出他的预料。为了保持巅峰战力,应对接下来的激战,陈铮直接吞噬伍扁的精血。

    血精太珍贵,陈铮身上没剩几块了,还要留着保命。血石中的精气还需要花时间炼化,补充气血最好的方法,莫过于吞噬敌人的精血。

    大成的化血功,在把伍扁精血吞噬体内的下一刻,就被他炼化,补充进自身的气血之中。

    别人都是杀人夺宝,而陈铮则是杀人炼血,手段之酷烈,过程之阴毒,已经不能用“没有人性”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若非他凝聚了心灵之光,以白玉门镇压心神,恐怕早就被魔性污染,变成一个嗜血怪物了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就在陈铮争分夺秒的炼化伍扁的精血时,背后一道声音传来,拍着手掌,对陈铮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“每次见到陈兄的刀法,就如同看到世上最精致的美人。刀法行走,如美人之肤,细腻,炫目,让人着迷万分!”

    流枫御目中满是羡慕之色,陈铮的刀法细腻、凌厉,就如含羞带放的少女,或怒或喜或嗔,没有一丝斧匠之气,宛如天成,让人深深着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