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无天日的绝望森林之中,天空依旧的灰蒙蒙,阴沉沉,黑云压城城欲催。高空之中,隐隐传来一声鹰唳声,从远方传过来,依然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鹰唳声正是流枫御的金翅大鹏雕,此刻正盘旋在高空中,为众人侦察敌情。

    绝望森林中的巨树,生长了不知有多少年,高大粗壮,因为常年见不到阳光,颜色深暗无比。茂密的树枝,叫不出名的藤蔓攀绕着,纠结着。

    陈铮潜伏在一棵巨树上,眼都不眨一下,盯着云雾山方向。

    从铁山城出发,到进入绝望森林之中,众人经历了十几次潜击,不得已之下,只能分开向云雾山靠近。

    陈铮与流枫御,铁蓝溪为一队,带了十几名武者,沿着当初陈铮误闯云雾山的路线挺近云雾山。

    铁乔兰同样带着十几名武者,从陈铮标注的地图路线靠近云雾山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在铁山城蓝溪府会面已经过去了十多天了。

    从陈铮无意闯入云雾山,再到现在众人兴师动众而来,足足相隔两个月。而杜汶带着八名洗髓境追杀陈铮,也已经失去消息两个月了。白鬼洞的弟子脑了再迟顿,也知道出了大事,杜汶很可能追杀失败,云雾山的位置暴露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白鬼洞的弟子警觉性极强,在杜汶失出联系一个月后,就把上百名弟子洒入绝望森林之中。从绝望森林之中到云雾山的数条必经之路,都安排了明哨暗哨。

    陈铮一行人刚进入绝望森林,就被白鬼洞弟子不断袭击。

    人多目标大,为了迅速杀上云雾山,众人分兵而行。

    当他们跨进二级蛮兽区域时,恐怕已经惊动了云雾山。陈铮也不知云雾山会不会派出战将一级的高手狙击,为免遭突然袭击,陈铮自告奋勇充当斥候,为众人在前方探路。

    看似有些傻的行为,实则精明无比。

    他脱离了大队之后,虽然人单力薄,充满了危险,其实是最安全的。一个人行动,目标就小了,目标小了,也就不引人注目了。

    凭他的鬼影无踪身法,就算遇到强敌,打不过也能逃的掉。

    反而是铁蓝溪与流枫御,人多势众,目标太大,太吸引仇恨,随时都会引来白鬼洞的袭击。

    此刻,他距离铁蓝溪与流枫御的队伍已有三十多里。静静地潜伏着一棵巨树上,前方最多五十里,就是他当初遇到的那条臭河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是白鬼洞的警戒范围,陈铮不敢轻举妄动,每前行三四里,就会悄悄地潜伏起来,观察周围环境。只到百分之百确实没有危险,留下暗记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沙沙沙……

    枯叶被人踩动,发出轻微的声音,一道人影相向而来。陈铮潜在树上看的分明,心中猛然一震,暗惊道:“是他!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人陈铮印象深刻,若非此人,他就不会误入云雾山,被杜汶一路追杀险些丧命。

    伍扁最近很烦燥,自杜汶失去消息,他在云雾山就失去了靠山。随着云雾山暴露,敌人兴师动众杀过来,伍扁就被当作炮灰,赶出云雾山在绝望森林之中巡逻。

    都快两个月了,他知道,杜汶凶多吉少,十有八九死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绝望森林之中,又潮又寒,空气粘稠,粘在皮肤上,好似针扎刀剐一样。伍扁发泄似的挥舞着骨剑斩断一根拦路藤蔓。

    没想到用力过猛,突然失足,身体向一侧跌倒。伍扁连忙以剑撑地,就在此时,一抹剑光飞袭而至,直直刺向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眼看赤光刺入身体,生死一瞬间,伍扁强行扭转腰身,扬手一剑斩出,凌厉地的气劲直点中了赤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刀剑相撞,劲气炸裂,来人倒飞而飞,飘出三四丈外才缓缓落地,眼神冷漠地看着伍扁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伍扁咬牙切齿,可真是仇敌见面,分外眼红。就是此人一路追杀他,闯到了云雾山,最终导致杜汶失去消息,为云雾山引来的强敌。

    此刻,他还不知道,杜汶差一点就成功围杀了陈铮。只是运气不在他一边,在陈铮将死之际,铁乔兰从天而降,片刻之间就杀了八名洗髓境武者,杜汶也身受重伤被活捉。

    杜汶被捉后,受尽了酷弄的折磨,最终送到陈铮面前,被陈铮吞噬全身精血而亡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的第一眼,伍扁就知道,绝望森林中的强敌是此人引来的。看着陈铮的眼神就想要咬人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你个狗贼,若非你我也不会落地现在的地步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这里已是白鬼洞的警戒地域,附近的白鬼洞弟子不知有多少。明知陈铮实力强悍远超自己,伍扁怡然不惧,只要托住此人一刻钟,就会有大批的白鬼洞弟子来增援。

    伍扁咬牙切齿的盯着陈铮,眼睛里凶光暴射,透出浓烈地的杀机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伍扁一声厉吼,凌空一道劲风破裂了空气,杀气腾腾,一柄骨剑直接杀向陈铮,凌厉的劲力由骨剑喷涌而出,形成一尺长的剑芒,白惨惨的,发出滋滋声响,向陈铮胸口刺入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泣血刀徒然上扬,这一剑击中刀身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倒退,竟被伍扁拼命一击击的后退一步。一剑得势,伍扁狞笑一声,又是一剑急速刺出。

    劲力呼啸,凌厉的剑芒刺破了空气,形成一道道涟漪,相隔一丈远,陈铮便感觉到一股锋芒之意袭来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猛的横移数尺,对方一副拼命的架式,完全不顾自身安危,一时之间占了上风,杀的陈铮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这一剑的竟隐隐透出一股剑势,陈铮横空挪移,没想到伍扁忽然诡异无比的一转,剑光化作灵蛇般,拦在陈铮身前。

    嗤啦一声,剑光划过,切掉了陈铮一片衣角。

    伍扁本不是他的对手,这一番拼命攻击,超水平发挥,竟能把陈铮杀的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陈铮又有与他有过交手的经验,本以为很容易拿下此人,没想到看走眼了。

    眼前对方越攻越急,陈铮就地一闪,身化幻影迅速脱出伍扁剑光笼罩。轻敌之心陡然消失,鬼影无踪运到极限,整个人如幻如虚,虚实难辩,数道影子围着伍扁。

    一缕缕阴气环绕着他,在伍扁惊怒声中,渗入他的体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