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坐在铁乔兰身边的男子忽然指着陈铮,开口道:“在座众人都各有所凭,我想知道,他凭什么独自分走一份战利品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厅内顿时安静无比,所有人的目光看向陈铮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流枫御不许说了,直接喊出五名战将,更有一位战王级的护道者做为对付白鬼战王的主力。铁蓝溪就更不用说了,这里是他的主场,随便能拉出数百名的武者。

    只有陈铮单打独斗,实力不强,背后又没有势力支持。

    论实力,锻骨境确实算不得什么,云雾山中光是洗髓境的武者都不知有多不人,更有着数目不详的战将级武者。陈铮再能打,对付一个洗髓境,顶天了同时面对两位洗髓境能保持不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被人怀疑很正常,至少以实力对比而言,他是没资格与众人平分战利品的。

    陈铮的目光移向铁乔兰,最终停留在她身边的男子身上,心中猛的一震,此人实力深不可测,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感应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是劳师兄,实力比我还要高一层呢!”

    铁乔兰露出一丝意外深长的笑意,向陈铮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眼神微微一缩,慢声细语说道:“若没有我,你们知道云雾山在哪里吗?就算是知道云雾山的位置,绝望森林广阔无际,你们能找的到吗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已经抓住了白鬼洞一位弟子,严刑逼供之下,还怕他不开口吗?”

    陈铮“嘿嘿”笑了几声,道:“若没有我,这个人也抓不到。再者,白鬼洞弟子常年生活在绝望森林之中,远远比我们熟悉那里,若是故意引错路,把你们带到陷进之中呢?

    我就不同了,咱们有着共同的利益,由我做向导,至少也白鬼洞让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些没用的话就不要说了,分配方案早就定下了,就不要节外生枝。陈兄也是立了大功的,若没有他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云雾山具体位置,咱们还不知要花多少工夫呢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伸后一挥,中止了这种无谓的争论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想从老四那里得到线索的,谁知老四太精明,事情暴露后,直接杀人灭口,来了个死无对证。幸好有陈兄带来了云雾山的地图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不要多说了,今日约大家在这里会面,就是相互认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时,流枫御忽然打了一个哈欠,很无聊的说道:“什么时候动身,定好了时间,我会回去睡觉,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呢!”

    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,铁蓝溪满头黑线,开口道:“后天出发!”

    流枫御站起来展了一下腰,扭头对陈铮说道:“我那里有极好的灵茶,陈兄要不要尝一尝?”

    流枫御明显是在维护陈铮,陈铮马上点头,说了一个字:“好!”然后就被流枫御拉着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剩下铁蓝溪等三人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也要回去准备一番,师兄不去我府中坐坐吗?”

    劳师兄把头一扭,哼了一声道:“我自有去处!”

    本来热闹的大厅中,片刻之后只剩下铁蓝溪一人。

    “小九,这人是个祸害。据属下所知,此人与四爷有些不清不楚,十三姑为什么把他拉进来,凭咱们府中又不是出不起一位战将级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黑影从大厅中现出身来,无声无息的飘到铁蓝溪身边。大厅中潜伏着这么一个大活人,竟然没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铁蓝溪挥了挥手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老四府中的门客,被咱们按了个白鬼洞弟子的名义杀了不少。这人估计也是看到老四已成日满西山之势,准备抛弃老四了。不过他是红莲战王的弟子,对付白鬼战王还要红莲战王出力,由得他了,想必十三姑另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十三姑心有分寸,若不然只能找个机会把他干掉了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忽然开口问道:“铁老已经见过陈铮了,您看出点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这名叫做铁老的黑影,身体微微一震,沉声说道:“果然有些蹊跷,这人体内隐藏着一股气息,与白鬼洞如出一源。若非老夫曾与白鬼战王交过手,都以为他是白鬼洞的弟子呢!

    虽然他隐藏的很好,但老夫还是能感应到,此子身上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,好似与整个天地对抗。”

    听到铁老的话,铁蓝溪嘴角悬起一道笑意,道:“您就没看出他体内似乎有股很危险的气机?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股很陌生的气机,似乎受到天地的压制。看来你的推测没错,此人很可能是从天外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天外世界啊?”铁蓝溪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:“流枫御早就看出此人的来历了,一直在交好于他。刚开始时,我还有些奇怪,看来流枫御面子上,便把他当成了贵客。若非铁老提醒,我都以为他是十二氏族的子弟呢!”

    “此子极有可能是从神尊的世界而来,也不知那是个什么样的世界,竟能让十二氏族之祖抛家舍业,拼了命的往里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铁老沉吟片刻,对铁蓝溪告诫道:“小九,你可是有望冲击战皇的天才,不要把心思浪费在铁氏部族的争权夺利之中。等将来你晋升战皇,前往神尊所在的世界,回头再看铁山部族,甚至十二氏族,其实不过如此。既然怀疑陈铮是来自神尊世界,就牢牢抓住他,等你到了神尊所在的世界,必然会获得极大的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!”

    铁蓝溪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二人的谈话,可谓惊骇至极。恐怕谁都没有想到,铁蓝溪背后竟然有一位战王级的强者。陈铮若是得知二人的谈话内容,绝对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亲和光环,不可能让人一见他,就推心置腹,一见如故,跟他亲的像是穿一条裤子般。他以为自己的隐藏的很好,没有人能看穿他的秘密。没想到,与流枫御第一次见面,就被人家看穿了。

    如今,铁蓝溪与铁乔兰也都看穿了陈铮并非蛮荒世界之人,都准备在他身上投资,以期将来获得最大的回报。

    可见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与表面的显露出来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陈铮还像个傻子一样,好像得了天大的便宜,与流枫御一同出了大厅后,也没有去流枫御住所喝什么灵茶,直接回了兰溪苑。

    他前脚进跨门,后脚就有两名武者进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陈爷,九爷让我把这人交给您处理!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另一人手中提着一位血肉模糊,披头散发的人,眼中血光一闪即逝,露了一个残忍的笑容,道:“把他带到西厢房之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