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榻之上,陈铮目中血光盈盈,他的内伤已彻底痊愈。经过上次历炼,以及与杜汶等九位洗髓境的生死大战,距今已有一个半月之久,距离上次宴席也过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流枫御每日于迎晓院中醉生梦死,红帐粉被之中,乐不思蜀。铁蓝溪忙着与铁景勾心斗争,与铁乔兰谋划攻击白鬼洞。

    而陈铮却再一次闭关修行。

    一番生死大战之后,内伤痊愈后,陈铮苦修半个月,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催动白骨真气,汇聚天地间的阴气。一缕缕阴气渗入体内,不断被真气融炼。功行两周,真气归入丹田后,手中握着一块血石,以化血功吞噬里面的精气。

    体内的气血好似浪涌般,不断冲击着身体的筋骨皮肉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体内的骨骼,随着不断锤炼,颜色逐渐变深,金色玄光流转,所有杂质被排除,由浓郁的黄金色向透明色转变,等到骨骼由内而外转化为金玉透明光泽,便是金骨境大成之时。

    其实,这半个月的苦修,陈铮已经感觉到劲力渗透骨骼,借助从幽影豹身上参悟的虎豹雷音之术不断震荡筋骨,骨质变的极为纯净。

    如今,他的全身的骨骼已然泛出金玉般的光泽,好似一块淡金色的玉,骨骼里面隐隐还有一丝浑浊。这不是杂质,而是劲力还未彻底贯透骨质,触及骨髓。

    便是如此,也令他的修为由锻骨境后期提升至圆满之境。只需金骨境大成,便是他突然洗髓境的之时。

    这一天并不太远,也许是下一刻,也许是明天,甚至是半个月,半年之后。

    一块血石吸收完毕,陈铮起身,飘然下榻,开始修炼无名功法。

    左腿前倾,右腿后屈,双手托举虚空,目视远方。腰身猛的向下一沉,雪山中的劲力暴发,沿着背脊两根大筋贯通周身,血肉,筋骨开始很有规律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丝阴柔的劲力如风雨润物般渗入骨骼之中,陈铮以虎豹雷间之术震荡骨骼,体内忽然发出雷鸣般的爆响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血暴动,全身毛孔乍开,一股淡淡的血雾从全身各处毛孔中喷出,陈铮身体剧烈震颤着,劲力如水般柔和,密布于血肉之中,筋骨之间,甚至骨骼之中,随着气血的涌动而缓缓震荡。

    二者形成某种奇妙的共鸣,气血如海,劲力如浪。

    丹田之中,真气凝聚而成的气漩,突然一阵动荡,一股真气流出丹田,行于十二正经,进入奇经八脉,最终冲向列缺穴。

    当初在真气震荡之下,列缺穴前的壁障已裂开一道口子。之后,在陈铮每日的冲击之下,这道裂口越来越大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真气冲击壁障,一声爆裂音在他心底响起,本来一道裂口的壁障,又出现一道,形成十字型裂缝。

    “咔嚓嚓……”

    好似连锁反应,一道道细密如蛛网般的裂缝布满整个壁障。真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真气再一次冲撞在壁障之上,只听得咔嚓嚓的响声,壁障依然没有破碎,真气却已后继乏力。

    陈铮暗道一声:“可惜!”

    导气归于丹田,以心力默察周身,只见全身骨骼发出玉般的光泽,反射出淡淡的金光。就像千万年冰层之中渗入金沙,在阳光照耀之下,反射出的光芒。这种光芒客不刺眼,反而让人觉的舒服,怎么也看不够。

    迷人般的幻彩金泽,一道道若隐若显的纹理就像蝌蚪文在游窜。

    劲力透过骨层,毫无阻拦的深入骨骼中心,一股冰寒阴森的气息溢出,陈铮如遭雷殛,身体猛的一颤,劲力溃散。

    “终于金骨境大成了!”

    随着金骨境大成,陈铮也由锻骨境圆满向着洗髓境跨越。

    刚才劲力触及骨髓,令他如遭雷殛的感觉,就是劲力触及了骨髓。

    “劲力还是不够圆润,无法渗入骨髓之中。”

    陈铮的眉头皱了一下,修行蛮荒武道的时间太短了,对于劲力的把握远远不如这个世界的土著们。

    若是流枫御或是铁蓝溪,在劲力渗透骨质,触及骨髓之时,必定可借机晋级洗髓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露出一丝笑意:“金骨境大成,列缺穴前的壁障破碎在即,已经是最大的收获了。至于劲力不够圆润,无非是多花时间打磨,等到劲力刚柔并济,圆转如意之时,洗髓境也只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陈铮的收获不只如此,金骨境大成之际,他感觉到劲力与气血形成的奇特的共鸣。在他搬运气血行于周身时,劲力竟然随着气血的运行而不断震荡。

    其震荡的韵律与气血搬运时,冲刷筋骨血气时的涌动感,极其契合。二者一应一和,就好像大海荡漾,浪滔随之起伏。

    大海与浪滔本就是一体,无海不能聚浪。

    回想着金骨境大成之际时的那种感觉,陈铮心中生出一丝明悟:“气血与劲力就该是海与浪的关系,而无风不起浪,无风海波平。想要晋升半步先天,必须要有风力。风吹海面起浪滔,风是真气,海是气血,浪是劲力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已经明悟了气血与劲力的融合之道。只待打通了任督二脉,就可融合气血与劲力,突破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“修行到这一步,已与蛮荒世界晋升战将殊途同归!”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陈铮微微叹了一口气,露出一丝惋惜之情。

    “可惜,我终究是要回到大离世界的,若不然,真想见识一番蛮荒武道的战将是何等风光!”

    蛮荒武道与大离武道是截然不同的道路,两者不能同修。陈铮以白骨阴风诀铸造根基,冒然激发战气,无论成功与否,都等于废掉了原来的根基,此举非他所愿。

    不同于蛮荒世界的战王之后的道路越来越窄,达到战皇便已至尽头。白骨阴风诀是一门直指天人的无上绝学,甚至为天人境之后指明了道路。

    舍珠求椟的事情,陈铮是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灵光普照周身,明悟武道前途,陈铮收敛了心力,平复涌动的气血。双脚轻轻一动,身体飘然而起,向后落于床榻之上,闭目入定。

    “铛铛铛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响起,陈铮露出一丝恼怒之色,他刚准备入定观想,竟有不识趣之人敲门扰他。

    脸上露出一丝不愉之色,沉声说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敲门的是一位仆役,天天为陈铮送餐,一日三次,从不间断,风雨无阻。看到是此人进来,陈铮脸色稍霁,开口问道:“何事扰我?”

    仆役知晓,陈铮每日修行,除一日天餐之时,不许别人打扰。连忙躬身行礼,道:“启禀陈爷,九爷邀您有要事相商!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脑中一道灵光闪过,冲着仆役挥手道:“我一会儿就去!”

    就在仆役很识趣的退出房门后,突然之间,陈铮眼中暴射出一道血光:“要去攻打云雾山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