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赶紧消灭了脑中的各种猜测,不有再想下去,他都要被自己的给吓死了。

    铁蓝溪注意到陈铮的面色不对劲,关心地问道:“陈兄怎么了,我看你脸色不对,是不是旧伤发作了?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摇摇头,斩掉中一切杂念,故作轻松道:“多谢蓝溪兄挂念,没什么大碍。”说罢,目光在二人身上扫过,突然说道:“二位请我来,莫不是想要图谋白鬼战王获得的神尊精气?”

    这可是一位堂堂的战王级强者,岂是他们三位锻骨境武者所能觊觎的,可别猫没有逮到,最后弄的自己一身鱼腥。

    战王强者的威严不容亵渎,没惹到便摆了,若是敢在眼前炸刺,直接一巴掌拍死。为了几名死掉的锻骨境,谁敢向战王级的强者偿命呢。

    “嘿嘿,若只是我们三人,我自然是不敢捋战王的虎须。咱们的目标也不在白鬼战王身上,而是他的老巢云雾山白鬼洞。”

    流枫御皮笑肉不笑的“嘿嘿”干笑了几声,语气阴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铮脑中一道灵光闪过,脱口而出道:“难道白鬼战王得到神尊精气的地方就是云雾山白鬼洞?”

    铁蓝溪点了点,道:“所有人都怀疑神尊的精气就落在了云雾山白鬼洞,但绝望森林太大了,就算是三级蛮兽区域,至今也还有一半没有被人探知。而且绝望森林之中地形复杂,山峦沼泽,河流湖泊,不计其数。没有大致的地位置,想要找到云雾山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没想到陈兄竟然无意之中闯到了云雾山脚下,这是天欲成全我等一番机缘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眼中露出狂热之色,铁山部族不比流枫氏传承于上古时代,底蕴深厚,对于神尊传承丝毫不感兴趣,反而有所忌讳,生怕沾染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他虽为铁山嫡亲血脉,但铁氏只是个中型部族,传承功法“铁炼功”只能算是二流功法。凭着铁氏的底蕴,也只是出了三名战王级强者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武力为尊,铁蓝溪想要掌握更大的权力,就必须有武力做为支撑。可惜,他的竞争对手太多。远的不说,就说“老四”铁景,修为已经突破了洗髓境,这才在上一轮的争斗中成了胜利者。

    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只要他能得灭了白鬼洞,得到神尊的一丝传承,必须修为大进。即使得不到神尊传承,收刮白鬼洞的资源,也能让他的修为更上一层楼。没了白鬼洞暗中支持,铁景的实力必然大降,如此两全其美,有嫌无赔的事情,铁蓝溪若不动心,就真是傻子一个了。

    铁蓝溪要图谋白鬼洞的资源,甚至是神尊可能存在的传承,并借势断去铁景一支助臂。

    那么流枫御又想要什么?

    以流枫氏的底蕴,根本不在乎神尊所谓的传承。流枫御得了金翅大鹏雕的认可,就算每天睡大觉,修为也会随着金翅大鹏雕的成长而提升,将来战王境可期。

    做为名震蛮荒的十二氏族之一,流枫御根本不缺少修炼资源。白鬼洞就算是得了神尊的遗泽,也不过是堪比一个中型势力,便是与铁山氏相比还差了两筹,与无数年积累的流枫氏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说句不好听的,流枫氏从手指缝里漏出一点资源,都强过白鬼洞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知道支雾山山是否还能找到神尊的残存的精气,若能以此喂养小金,可以让小金迅速度过幼年期。”

    神尊殒落后,精气落入蛮荒世界,演生出天地生机。金翅大鹏雕若能吞食一缕,哪怕只是一丝气息,都会受益无穷,快速度过幼年期,实力大涨。

    流枫御也会水涨船长,借此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这二人各有所求,陈铮也有所求。

    白鬼战五得到的神尊精气也好,神尊的传承也罢,陈铮没有猜错的话,这个神尊十有八九就是他观想而出的白骨巨魔了。

    陈铮猜测,蛮荒世界未成之前,混沌之中二十位神尊大战,有可能就有黄泉大帝,且还是最后的胜利者。不然,黄泉魔宗不可能有白骨阴风诀这门传承功法,还被列入了四大嫡传。

    据黄泉魔宗典藉记载,黄泉魔宗的创派祖师就是因为见到了黄泉大帝的真身,而创下黄泉魔宗。

    这其中若没有黄泉大帝的默认,甚至是背后支持,谁敢借用“黄泉大帝”之名。

    “或许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谋算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心中狠声道:“我才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谋算,先把好处拿到手在说。若果真得了神尊精气,必然能让我的修为更上一层楼,甚至借此突破半步先天。就算得不到神尊精气,得到白鬼洞的功法也是极大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若能打上云雾山,灭了白鬼洞,我要白鬼洞的修行功法。至于其他的,白鬼洞未灭,言之过早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铁蓝溪点点头,既然把陈铮拉进来,他就没有独吞全部好处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若真有神尊精气,怎么分?”陈铮突然开口问道,虽然可能性不大,但不是没有可能。事情必须商议好,免的到时候由此生了龌龊。

    “我要四成精气,剩下六成你们平分。”

    流枫御张嘴就要六成,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,看到铁蓝溪没有反对,陈铮也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能分三成也可以,我没意见!”

    陈铮的话刚出口,铁蓝溪忽然打断他,伸出两根指头,说道:“不是三成,是两成。还有一个人要分两成呢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皱起了眉头,铁蓝溪苦笑道:“有可能连两成都不到!”

    “是铁乔兰?”

    铁蓝溪点点头,道:“白鬼洞有位大师兄,名叫高贡。实力已至化罡成器之境,没有铁乔兰相助,凭咱们的实力不等杀上云雾山,恐怕就变成尸体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指流枫御,很不服气地叫道:“这厮为何能拿四成?凭他脸大,还是他爬上过铁乔兰的床?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说的什么狗尼话,谁脸大?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流枫御手掌在卓几上重重一拍,唾沫星子喷向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不是脸大,难道是你床上功夫好?”

    “老子骄傲,你嫉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嫉妒个球!”

    “你球小!”

    “你脸大!”

    看到两人越说越离谱,最后彻底变成泼妇骂街,铁蓝溪满头黑线,脸色阴沉的快要下雨了,狠狠一掌拍在卓子上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掌之下,卓几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流枫御猛的站起身,脸色极度难看地叫道:“老子去迎晓院过夜去了,没事别叫我,有事也别叫我。什么时候出发去绝望森林,什么时候叫我!”

    说未说完,已经穿好了鞋子走远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铁蓝溪张口吐出一个字,目光不善的看望目瞪口呆的陈铮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内伤发作了,我要回去疗伤,没事不要找我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蹦起来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“咻”的一下子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“玛比的!”

    铁蓝溪暴出一句粗口,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厢,欲哭欲笑,恨恨地骂道:“这两个王八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