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很怕我?”

    铁乔兰眉飞色舞,两只眼睛中波光流转,脸上浮显出一陀红润,娇艳欲滴,就像一朵盛开的桃花。与当初的杀伐果断截然不同,如同像了一个人,让陈铮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否认,使劲摇头道:“没有,十三姑救过我的命,我感激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怕呢!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铁乔兰忽然娇笑着,目光扫荡着陈铮:“不怕,你为什么后退?我救了你的命,你准备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陈铮的有种日了狗的感觉,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变成这样了,这老娘们不会是想让他“以身相许”吧,陈铮慢慢地向着门口后退。

    “姑奶奶,九爷差人过来,说是接陈先生哩!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,就像一阵天籁入朵,陈铮猛地露出了惊喜之色,几乎要蹦起来大喝赞歌,这人真是“及时雨”,太可爱了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向铁乔兰拱手抱拳,兴奋地说道:“十三姑救命之恩,陈铮必有后报。铁蓝溪这么急着找来的接我,定是有要事相商,陈铮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朝门口冲出,对着门站着人侍女叫道:“铁蓝溪的人在哪,带我的去见他!”

    侍女目光望向门内,铁乔兰的声音传出:“带他去见铁蓝溪的人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得了铁乔兰的同意,侍女才带着陈铮离去。

    听着脚步声远去,铁乔兰忽然大笑起来,眼中透出一丝异样之光,低声自语道:“很有趣的人,希望云雾山之行,你会带来意外惊喜!”

    陈铮身上的气息与蛮荒世界格格不入,以她的灵觉能清晰的感应到,陈铮身上有一股抗拒力在无时不刻的进行着抵抗,让她忽然地想起了红莲战王说过一段隐秘。

    “天外之人吗,难道关于白鬼战王的传闻是真的?”

    铁乔兰收起笑声,陷入了沉思之中,脸上表情阴晴不定,良久之后,似乎做出了决定,神色忽地一冷,招来一位仆婢,沉声说道:“去铁山会馆把劳师兄请来,就说我与他有要事相商,十万火急!”

    “奴婢马上就去!”

    看着仆婢离去,铁乔兰喃喃自语道:“若是白鬼战王的传闻是真,师傅她老人家一定会感兴趣,有了同级的高手牵制白鬼战王,才能一举荡平云雾山,得到最大的好处。也不知是怎么的传承,竟能造就了一位战王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铁乔兰的眼中露出一丝贪婪,渴求之色。

    不提铁乔兰的谋算,陈铮刚回到蓝溪府,铁蓝溪已提前兰溪苑前迎接,同他一起的还有流枫御。

    这二人都是资质绝佳,眼光毒辣之人,远远地看着陈铮时,便皱起了眉头。陈铮脚步虚浮,下盘无力,行走之间就像踩在云端,给人一种很不踏实的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哇,陈兄不会真做了铁乔兰的面首了吗?你看他一副气血两亏,脚步虚浮的样子,肯定是被榨干了!”

    朝着流枫御狠狠地瞪了一眼,铁蓝溪怒道:“我看你才被榨干了呢,若非我把你揪出来,你是不是要醉生梦死在迎晓院里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是在妒忌吗?”

    流枫御冷哼一声,忽然露出一丝羡慕,以及向望之色:“战将级一定很够劲吧,我都没有见识过呢!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铁蓝溪忽然有种冲动,想要在对方脸上狠狠来一拳。不论亲疏无近,他都要称铁乔兰一声十三姑,被流枫御如此的YY,终归是不爽之极。

    不想再与他浪费口水,铁蓝溪迈步向陈铮走去。走的近了,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,铁蓝溪心中微微一震,开口说道:“陈铮独自往绝望森林历炼,心忧之下,又怕在十三姑哪里不习惯,便差人接了陈兄回来。陈兄不怪蓝溪唐突吧?”

    陈铮急忙摆了摆手,道:“不唐突,蓝溪兄可是救我于水火之中呢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陈铮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铁蓝溪连忙吩咐仆役,道:“外面风大,赶紧扶陈兄回屋里。”

    本是来商议要紧之事的,看到陈铮这个样子,铁蓝溪便没了心思,一番安顿之后,拉着流枫御出了兰溪苑。

    “陈兄好生养伤,过几天我再来看你!”流枫御一只脚都跨出了门槛,忽然上半身探回去,朝着陈铮大声喊道,“伤好了,我带你去迎晓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后半句未出口,就被铁蓝溪捂住了嘴,在流枫御“唔唔”声中,被强行揪出了门外。用力推出铁蓝溪,流枫御恼怒的叫道:“你捂住我的嘴干嘛?”

    “少说一句话死不了,走了!”

    铁蓝溪白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用力甩了下袖子,率先走出兰溪苑,流枫御见状,连忙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哎,等等我,你走慢一点死不了!”

    两个吵吵嚷嚷着离了兰溪苑后,瞬间变的清静无比。

    陈铮挥了挥手,对屋里的仆役说道:“没你们的事了,都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到仆役出去,陈铮盘膝而坐,双目垂闭,心神沉寂,开始平息情绪,入定观想。心海之中,以心力勾勒出的白骨巨魔,忽然引动了冥冥之中的一缕章志,投影向陈铮的心海,与他观想出的白骨巨魔融合。

    瞬间,一股浩瀚无极,深不可测的气息撼动了陈铮的心海,白玉门震动起来,洒出千万道灵光,把白骨巨魔镇压起来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渴望从白玉门中的混沌之状传出,好似遇到了绝世美味,对着白骨巨魔垂涎欲滴,恨不得一口把对方吞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白骨巨魔猛的摇晃起来,一道幽深、晦涩的气机冲正要冲出陈铮心海,突然间白玉门中传出一股庞大的吞噬力,把这道气机吞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白骨巨魔无声咆哮一声,彻底解体。

    陈铮入定清醒,已至下午,服用了铁蓝溪送来的疗伤灵药,凝聚劲力,强行催动真气,在体内做周天运行。

    经过绝望森林的不断磨炼,白骨真气更加精纯,凝如百炼精钢。真气运行一周天之后,陈铮依然有种意有未尽之感,心中一动,温养片刻后,再次催动真气,第二周天之后,察到觉心力不继,真气有崩溃之势,方才引导真气回归了丹田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历炼的效果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,果然是有付出才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增加一个周天,但却是一种质的提升,让陈铮隐隐之间把握到了一点气血与劲力相融之的契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