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真气渗入体内,瞬间截断了杜汶的血脉,阴森冰寒的气息让他打了一个寒颤,好似被抽掉了骨头般,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铁乔兰看着瘫软在上的杜汶,对陈铮的手法惊讶不已,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说说吧,你怎么跟白鬼洞的人搅和在一起了?有点能耐,被九位洗髓境围杀,还能活蹦乱跳的,难怪得了铁蓝溪的看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抬起脚踢向杜汶,把他踢的翻了一个滚,狠狠道:“实力不错,挨了姑奶奶一掌,还有力气逃跑。以你的修为,想必在云雾山白鬼洞的地位不低吧?”

    听的铁乔兰提到云雾山白鬼洞,杜汶的脸色猛然大变,惊叫道:“你怎么知道云雾山?”

    云雾山只是他们内部的称呼,非白鬼洞弟子绝不知道这个名字。如今被铁乔兰一口道破,难道白鬼洞已经暴露了?

    铁乔兰语气不屑的哼道:“云雾山很不了起吗?”

    云雾山在她眼里却是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别人可能不知道其中内情,但以铁乔兰战将级的实力,云雾山的秘密并不太难得到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锻骨境的武者,出动九名洗髓境,几乎云雾山三分之一的中坚力量了。这小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惹的高贡大动戈?”

    铁乔兰的话语中透露出对云雾山白鬼洞极为了解,目光落向陈铮,好奇的问道:“你身上有什么秘密,竟然把高贡都引动了?”

    此女心思敏捷,只从一点珠丝马迹中就击中核心要害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“嘿嘿”干笑几声,借机掩饰,辩解道:“在下无意闯到云雾山,便被这些人一路追杀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铁乔兰眼睛猛的一亮,惊讶地叫道:“这么说你知道云雾山的具体位置?”

    别看铁乔兰刚才说的头头是道,好似非常了解云雾山的样子,但也只知道云雾山在绝望森林,至于具体位置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绝望森林广阔无边际,就算的战王级别的强者深入其中,不小心也会迷路,想要找到云雾山具体位置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铁乔兰看向陈铮的目光,好似在看一座金山银海,生怕陈铮跑了,一把抓住他,兴奋地叫道:“小子,马上跟我回铁山城,然后把云雾山的位置给我画出来!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陈铮反应,抓住他的衣领,另一手提起杜汶,便向铁山城的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以铁乔兰战将级的实力,半个月的路程,她只用两天就到了。铁乔兰气脉之悠长,让陈铮炸舌不已。

    若非陈铮重伤,他都相信,铁乔兰恐怕要不眠不休,一口气赶回铁山城。

    被铁乔兰提溜着,疾速飞掠,陈铮眼前的景色如流水飞逝,速度太快了,看的他头晕眼花,恶心地想吐。耳中传来呼呼风声,身体却没有丝毫感觉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铁乔兰周身一尺之内,有一层看不见的气罩,隔绝了急速飞掠时的产生的劲风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战将的实力吗?凝气成罡,形成一道护体罡气,已经堪比先天六层的高手了!”

    铁乔兰的实力只达到战将级中的化气成罡之境,其中还有凝罡成器之境。在大离世界,只有达到先天六层,才能凝气成罡,结成护体罡气。

    两厢对比,蛮荒世界的凝罡成器之境,已经超越了先天化境,相当于凝聚了阴神的宗师境。

    以此推断,战王级的高手岂不是与阳神境的大宗师相当了?想到这里,陈铮心中大吃一惊,彻底被震骇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战王并不是蛮荒世界的武道巅峰,还有一层至高之境,名为战圣,被称之不肉身成圣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的底蕴之深,与大离世界只差一线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蛮荒世界有没有超越肉身成圣之境的武者?”

    陈铮都不敢再想像了,蛮荒世界的水太深了。

    铁山部族只是一个中等部落,拥有三座城池,据说每一座城池都有一名战王坐镇。而能与铁山部族周旋至今的白鬼洞,其实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陈铮得罪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,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,一句鸿运罩体已经无法解释了。

    铁乔兰在铁山城的府祇比之蓝溪府还要庞大,几乎占据了铁山城内城西北角一角之地,三丈高的城墙,每隔十丈就有一座箭楼,不时看到一队武士在城墙上巡逻。

    化气成罡之境,已经可以列入铁山部族一流高手列,是真正的巨头了。

    还没来的及观赏一番,就被铁乔兰抓到一间书房内。

    “把云雾山的位置画出来!”

    铁乔兰把一支炭笔塞入陈铮手中,又把一张软皮纸掸开,颇不急待的催足道。

    虽然有点被逼迫的感觉,但陈铮没有丝毫不满。毕竟救过他一命,就算知道云雾山的位置,以陈铮的实力,也奈何不了对方。

    若能借助铁乔兰之力杀上云雾山,陈铮求之不得。而且,陈铮对白鬼洞也着实心存好奇,对方的功法与他的白骨阴风诀隐隐有某种联系,若是能得到白鬼洞的修行功法,说不定能让他对白骨阴风诀的参悟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陈铮手指炭笔,脑中回想着云雾山的位置。他也是无意之中闯到云雾山脚下,并没有留意具体的位置,只能凭影响画出大概的位置。

    以铁山城为基准,先是勾勒出绝望森林的位置,然后标注了一个大概范围,一辐极其简陋的地图就算完成了。

    铁乔兰抢过地图,看着上面的浓线标注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真是瞌睡送来了枕头,有了这张地图,就可以直接杀往云雾山,灭了白鬼洞的老巢。也不知道,白鬼战王得知自己的老巢被灭,会不会气的一命唔呼!”

    啦!

    陈铮肩膀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疼,骨头都被拍断了。被铁乔兰忽然一巴掌拍在肩上,陈铮吡牙裂嘴,身体猛的一沉。

    铁乔兰似乎没看到陈铮的反应,露出一丝极为满意的表情,对陈铮说道:“铁蓝溪拉你入伙,本来我是不同意的。但有了这张地图,你倒也有资格分一杯羹。等将来杀入云雾山白鬼洞,姑奶奶一定罩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铁乔兰眼中波光流转,上下打量起陈铮来,一只手掌托着下巴,露出一丝异样的光采。

    “身子骨弱了一点,小模样倒是不错,就是不知真功夫怎么样,别是一副银样蜡枪头呢!”

    陈铮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,心中暗惊:“这娘们不会是看上我,想要我做她的入幕之宾吧?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成了铁乔兰第N名面首,陈铮汗毛竖立,一身的鸡皮疙瘩,恨不得瞬间逃离此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