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口中喷出一股血雾,感觉浑身的筋骨断裂了一般,无处不疼。

    身未落地,便见杜汶已经杀来,剑光横跨十丈,骨剑刺穿空气后,形成一道透明的涟漪,一圈圈的扩散。

    紧随杜汶之后,是刚才围攻陈铮的三名洗髓境,其中一位手持阔剑的武者。重达几十斤的宽剑,好像门板一样向陈铮砸过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气被压爆,发出的空爆声,一丈之内的空间猛的抖动起来,天翻地覆般,强大的气压压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强催气血,凝聚劲力,右手持刀,左手施展鬼爪手,五道劲力凝炼如钢,撕裂了身前的空气,堪堪挡住杜汶的攻杀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泣血刀与杜汶的骨剑撞在一起,从骨剑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,把陈铮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被震飞同时,突然他的身后一道黑影袭杀而来。黑影的速度非常快,眨眼间就到了陈铮背后,相距不足一剑之距,手中骨剑向前一推,一道锋利的剑芒刺入陈铮背心。

    眼看要被一剑穿心,陈铮没有半分慌张,刚才心融天地之间,令他的心灵之力大涨,周身三尺之内,皆在心灵之力感应之中。此人刚靠近他三尺内,就被他察觉了。

    眼见的骨剑刺来,剑芒触及了皮肤,陈铮浑身汗毛炸起,连忙摧动鬼影无踪身法,凭空横移一尺,反手一刀刺向身后。

    赤芒穿过腋下,一声闷惨哼声传来。

    一刀得手,陈铮回身,鬼爪手接连使出,凌厉的爪劲将对方笼罩起来。偷袭不成反被袭,一道爪痕撕裂空气,抓向他的胸口。距离太近了,两人几乎面对面,根本来不及躲避,此人发出一声怪叫,手中骨剑刺向陈铮的胸口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对方想要以命搏命,陈铮却不想让他得逞,身形一闪之间,幻出四五道影子,一道爪风刮过,在此人脸上留下五道血淋淋的抓伤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记得手,陈铮迅速后退,可有人比他还要快。

    这时,杜汶再次袭杀而来,惨白剑光忽然出现在身边,一化为二,二化为四,刹那间十几丈剑光袭杀而来,陈铮顿时吓了一大跳,身形化作一道黑影,连忙后撤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不等他逃出杜汶的剑光笼罩,头顶上一片黑云压下,手持阔剑的武者也随之杀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连忙在回刀护身,布下层层刀网,身体左冲右突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阔剑上传出一股巨力,直接砸碎了他的护体刀网,把陈铮击的飞出四五丈远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陈铮喷出一股血箭,浑身酸软无力。刚才一剑砸的他五脏俱焚,眼冒金星,全身气血被击散,劲力崩溃。

    杜汶扫来的剑光也同时杀来,陈铮面色大变,连忙举刀护在身前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剑光扫中刀身,陈铮脸色由红转青,由青转白,鲜血跟不要钱一般喷出,已变的气若游丝,头脑晕晕沉沉,朝着地面摔落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突然一道剑光如天外飞仙,刺向陈铮胸口。这一剑来的太快,陈铮眼睁睁看着剑光向自己胸口刺来,眼中透出极度不甘之色。此刻,他的气血被击散,劲力无法凝聚,面对这一剑已是无能为力,只有闭目等死一途!

    “我命休矣!”

    就在剑光刺来,陈铮闭目等死之际,突然一道尖锐的啸声破空而来,铛的一声,击打在骨剑上,骨剑偏离了轨迹,只在陈铮胸前划开一道很浅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突然其来的变故,令所有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,陈铮连滚带爬,浑身狼狈的站起身,便见一道妙蔓的身影飞掠而来。速度之快,几十丈的距离眨眼即至。

    “是她!”

    看清来人,陈铮心中猛的一震,然后迅速露出惊喜之色。强聚气力,化作一道流光冲向飞掠而来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举动,杜汶脸色猛的大变,手中骨剑朝前一挥,厉声大喝道。

    唰唰唰……

    八名洗髓境武者同时行动,围杀向飞掠而来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一声娇吒,凭空出现一道掌印,排山倒海般涌向八名洗髓境武者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一连数声惨叫,便见四道人影倒飞,摔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嘿嘿,九名洗髓境武者,白鬼洞又想搞什么动作吗?”

    来人实力之强,这些洗髓境武者连一掌都接不住,就被打的吐血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来人看到陈铮,露出一丝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见过十三姑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拱手作揖,态度恭敬谦和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铁乔兰,她对陈铮的印象很深刻。虽然距离她上蓝溪府打茬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,但看到陈铮的第一眼,就认出他了。

    “本事不大,惹祸的能力倒是不小!”

    铁乔兰打量着包围在四周的九名洗髓境武者,带着一丝嘲讽之色对陈铮说道。铁乔兰话音未落,忽然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一双纤纤之手,如同索命的无常,拍向其中一位洗髓境武者。

    凭空杀出一个程咬金,还是铁山部族的铁乔兰。杜汶等人便知今日凶多吉少了,铁乔兰的威名,即使是他这个不出绝望森林的人也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面对一名战将级武者,逃的越快,死的越快。只有以死相拼,或有一线生机。一道惨白剑光飞射而来,杜汶率先攻击。

    其余八名洗髓境武者亦是面容一肃,鼓动全身气血,发挥出十二层的实力,八柄骨剑齐齐杀向铁乔兰。

    “滋滋”的剑芒,把天空割的支离破碎,相隔数丈,劲力扑面,依然让人毛骨悚然,全身汗毛炸起。

    陈铮露出惊骇之色,看着向铁乔兰拼命攻击的杜汶九人,脸色大变。若是刚才这些人发挥出这样的实力,他连一招都撑不住,恐怕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九柄骨剑吞吐着一尺长的剑芒,形成一道纵横交错的剑网罩向铁乔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随着剑芒斩落,铁乔兰身体周围忽然发出一道无形气墙,九道剑芒被这道气墙轻易的击溃。铁乔兰不徐不急的伸出纤纤素手,姿态从容,如闲庭信步,连挥九掌。

    一连九声惨哼,就见九道人影从半空是摔落。

    嘭,嘭,嘭……

    其中一道身影刚落地,忽然又窜起来朝着绝望森林逃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铁乔兰身体一闪之间,好似瞬移般,拦在此人身前。手掌轻轻一挥,一股无形气劲把此人击飞。

    这个逃跑之人竟是杜汶,修为确实了得。其他人都丧命于铁乔兰手中,他竟然还有余力逃跑。陈铮心中一动,强行调动白骨真气,不顾身休重伤,冲到杜汶身前,运指如飞,一连十几指落下,截脉断血,封住了对方的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“十三姑把此人交给我吧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