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看到杜汶一行人时,他们也看到了陈铮。九个人忽然散开,三人一组,结成一个三角形包围圈,把陈铮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排场,九位洗髓境对付我这一位锻骨境,陈某便是死而无愿了!”

    杜汶对陈铮的功法依然念念不忘,此刻,陈铮已成茏中困兽,十死无生,沉声说道:“我的话依然算数,只要你交出功法,我可以作主放你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持刀而立,一副有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杜汶,白鬼洞隐匿踪迹多少年了,如今暴露于外,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。万一自己把白鬼洞位置泄露,以铁山部族对白鬼洞的态度,后果如何,已经不用去猜了。

    所以,杜汶的话犹如放屁,纯粹是在忽悠他。陈铮若是信了他把功法交出去,下一刻就会被乱剑砍死,尸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交出功法,面对九大洗髓境围攻,恐怕也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左右都是一个死字,陈铮为什么要便宜敌人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找死,怪不得我们以强凌弱了。”

    杜汶的话刚落,忽然一声“杀”字从陈铮身后传来,三大洗髓境齐齐出手。

    带头的是一名中年人,此人功法已至化境,手中骨剑阴阳并济,剑光四分,上下左路右把陈铮生生困住。

    另一人怒喝出声,一股强大气势爆体而出,手中举着一柄重剑,一剑挥出,空气被打爆,发出狂雷般的炸响,一股有形的气波轰然而爆,扫向陈铮,威力十分的惊人,让陈铮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对方根本不用施展剑光,只是被这一柄重剑砸中,不死也要残废。

    第三人最是阴险,竟然从背后偷袭,他的身影竟然忽然一闪,化作一道黑影消失,再出现时,已至陈铮背后不足一丈。手中骨剑直接刺向陈铮背心要害之地。

    一股阴森锋芒之机好似针扎皮肤一般,陈铮背心肌肉一阵颤抖,紧缩,让他意识到后面有人袭杀而来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人围杀他,但这三人配默契,上下前后左右,四面八方,都被三人的剑光充塞,不给陈铮留一点腾挪余地,上来就是杀招。

    狮子搏兔尚用全力,何况陈铮不是兔子,死是他手中的白鬼洞弟子数十名。三番两次从杜汶剑下逃生,便可知他的油滑与难缠。

    他三人战斗经验丰富,绝不会有轻敌之念,一剑解决的事情,绝不出第二剑。

    面对三位洗髓境围杀,几十上百道剑光形布层层杀机,把他重重围困。陈铮心里明白,恐怕这一次要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从拜入黄泉魔宗到现在,算算时间也有三年了,他从一个懵懵懂懂的普通人,到杀人无算的武者,死在他刀下的人,他自己都数不清了。

    所谓,瓦罐不离井边破,将军难免阵上亡。更别提,陈铮这种刀口舔血,终日厮杀的武者了。

    他自修行以为,经历过多次险境,这一次是最危险的。九大洗髓境包围,三名洗髓境围杀,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洗髓境的武者,相当于大离的半步先天,达到洗髓境后期的武者,甚至超越了半步先天,堪比初入先天化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此刻,围杀陈铮的三名洗髓境,修为最低者都达到了中期,一身钢筋铁骨,刀枪不入,攻击力强悍,比之后天十一层的武者还要强出一线。

    同时面对三位相当于后天十一层的武者围攻,陈铮心神震颤,心海之中,白玉门剧烈震动着,似乎也察觉到了陈铮的危险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道心灵之光洒下,遍照周身内外,三尺之内。白玉门内,混沌状之中,一股滔天气机溢出,气机如渊如海,尤如九幽之域现世。

    三名洗髓境武者感应到这股深不可测的气机,脸色齐齐一变。

    杜汶更是面带狂喜,眼中贪婪之光暴露,心中狂呼:“就是这股气息!”

    他从陈铮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弱于白鬼战王的气机,甚至比白鬼战王的气息还要浩大。他有幸感受到一次白鬼洞祭祀的“神尊”的气息,似乎都比不上这一股。

    两股气息给他的感觉,如出一源,他百分百确定,陈铮的功法必定源于“神尊”。

    白鬼战王得了“神尊”的传承,创下一番基业,名震蛮荒。若他能得到陈铮的功法,说不定也能成为战王,威震蛮荒,成就一番大业。

    面对三大洗髓境围攻,陈铮并不知道杜汶心中幻想,三人攻势如潮,稍有大意,便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死生之境,存亡之息,陈铮的心神忽然笼罩周围一丈之内,事无俱细,倒映在他的心灵之中。

    天地元气的波动,空气中飘落的尘埃,变化无端的风,稀薄到几近全无的阴气,甚至三名洗髓境武者的气血运行,劲力变化,都逃不过他的心灵感应。

    剑光呼啸,杀气凛然!

    上下前后左右,成百上千的剑光袭杀而来,背后一股森寒的锋芒触及了他的皮肤,下一刻就要刺入他的身体,贯穿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陈铮好像被吓傻了,一动不动,变成一个泥淖雕塑。他的心神已沉侵于与天地相融,感受着天地之间的奥妙。

    如同放飞的鸟儿,自由翱翔于天地之间,无拘无束;又如鱼儿潜游海底,自由自在。甚至化作一道风,一朵云,人世间一切喜怒哀乐,忧悔愁怨,都与他没了关系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一声响亮的刀鸣响起,如九天玄音,鸣于天地之间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刀鸣声回响,震醒了正沉迷于与天地相融之中的陈铮。

    一道赤光冲霄而起,赤光如焰,化作滔天血河,把陈铮淹没覆盖,攻杀而来的三名洗髓境心神震撼于陈铮身上忽然爆出的气息,只是一瞬间心神清醒,突然面色大变,竟然感应不到陈铮的气息了。

    血河倒悬,阴森气息扑天盖地,好像寒武纪到来,天地要被冰冻。三人不由打了一个寒战,就看到一抹赤光从血河中冲出,在半空中轻轻一折,瞬间飞逝。

    “好阴险的贼子!”

    “休逃!”

    突然三人厉喝,看着刹那间飞逝出十几丈外的赤光,哪还不知道被陈铮逃脱了他们的包围圈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九大洗髓境共同出手,剑光于三十丈内纵横交错,绞杀向空中逃窜的赤光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道气劲爆响,赤光被击溃,一个身影从半空中跌落向地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