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上四道剑伤,深可见骨,尤其胸口处最为严重。一路急弛,陈铮因失血过多,有些晕眩。他心里明白,必须找个地方处理伤口,补充体力。可身后强敌紧追不舍,只要稍作停留必被追上来。

    这里与云雾山白鬼洞相距不远,不是久留之地。只能强忍着身体不适,认准方向狂奔。心分二用,一半心神紧紧锁住气血,另一半心神催动真气,“咻”的一声,脚尖点在一根藤蔓之上,身体电射而逝。

    一口气逃奔两个时辰,体力彻底耗尽,气血沸腾,已经压制不住,陈铮感觉胸腔处好憋着起一团火,雄雄燃烧,让他口干舌燥,头脑发晕脚步轻浮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跑了,必须找个地方修整一番!”

    强聚最后一口真气,陈铮跃身窜到一棵巨树的树杈上,打量着四周。忽然眼前一亮,从树杈上电射而下,窜到一片杂草丛中。

    草丛之中,有一道沟壑,被浓密的杂草覆盖,陈铮跳进沟壑中,拔出泣血刀挖出一个仅供一人藏身的坑洞,把新土掩藏了,钻入坑洞之中,在洞口覆盖一层草丛。

    盘膝坐好后,整治了身上的剑伤,又掏出一块血精运转化血功吞噬精气,开始恢复气血。

    已经远离白鬼洞三百多里,许是他逃的太快,等到陈铮行功完毕,睁开眼睛,一片漆黑,天已经黑了,但没有白鬼洞弟子追到这里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天色将白,陈铮出了坑洞,向着二级蛮兽区域急弛而去。

    弛出几十里后,地型渐平,树林茂密,十来丈之外,视线就被挡住。若有人在这里设伏,是个极佳的位置。

    陈铮以防万一,放慢速度,灵觉提升至极限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前行十几里,忽然停下脚步,手按刀柄,眼中射出一道血光。目光游走四方,却再不肯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一声低喝,突然腾身而起,如同苍鹰扑击,“锵”的一声,赤光划破长空,随之一声惨叫声,一道人影从上摔落向地面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一股血箭冲天而起,此人闷哼一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陈铮纵身飞掠,朝着前方冲杀而过。

    “想逃,给我留下吧!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厉喝从背后传来,一道森寒带着锋锐的气息紧追而来。陈铮头也不回,摇身一掌击出,“咻”的一下子消失。

    这一记劈空掌凝聚了他十成力量,劲力离体,击爆了空气,一道掌风袭卷而起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难怪敢闯入云雾山。不过从没有看到云雾山后还能活着离开绝望森林,小子束手就擒吧!”

    “嘿,想要我束手就擒,你还没这个本事!”

    泣血刀发出一声铮鸣,一道血光腾起,陈铮随手一挥,血浪滔滔,阴气弥漫,围杀而来的数人被淹没,一连数声惨叫,陈铮便已冲破拦截。

    忽然一抹剑光飞袭而至,直直刺向陈铮的背心要害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眼看长剑刺入身体,生死一瞬间,陈铮转身扬掌,汹涌强猛的的掌劲直接拍向长剑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掌劲当空炸裂,掀起一阵强风,偷袭之人倒飞落地,目光阴狠地盯着陈铮:“你跑不掉的,绝望森林是我白鬼洞的主场,便是晋升战将的高手也逃不脱我白鬼洞的追杀。你若束手就擒,交出功法,我可以做主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不通!”

    陈铮啐了一口,一刀斩出,赤光落向杜汶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惨白剑光准确无比的点中刀身,强悍的劲力由骨剑涌出,陈铮如遭雷殛,耳鸣眼热,身体摇晃几下,踉呛后退。

    “不降即死!”

    杜汶狞笑一声,一道剑斩出,浑厚气势压迫而来,剑光凌厉,陈铮连忙横移数尺。没想到杜汶忽然之间诡异无比地一转,骨剑犹如一条灵蛇,挡在陈铮身前,就像是陈铮故意往对方的骨剑上撞去。

    嗤啦一声,剑光划过,在陈铮肋下划出一道半尺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陈铮亦是狠辣异常,以伤换伤,左手一掌拍出,直击杜汶胸口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好像拍在一堵铁墙上,强大的反震力,让陈铮不断后退,突然腾空而起,凭空横移半丈。恰好看到一名白鬼洞弟子向他冲过来,陈铮二话不说,一刀立劈而下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剑相击,陈铮身体再次被震的飞起,飞过此人头顶,猛的一脚踏在他的肩膀上。只听见咔嚓一声,对方肩骨被踏碎,陈铮借力反冲,化作一道黑影急射入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杜汶脸色顿时阴沉无比,刚才一连串变化,快如闪电。没想到陈铮以伤换伤,只是借他之力逃窜,如今人已逃走,杜汶眼中寒光迸射,沉声喝道:“通知前面的弟子,务必拦住对方一刻钟。留下几人运送伤员,其他人跟我追!”

    堂堂的洗髓境武者,被一位锻骨境突围而逃,杜汶恼羞成怒。他实在没想到,对方有这么多的花招。

    这一路逃逃追追,几乎每天都要经历一二场大战,足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,他才逃出绝望森林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距离绝望森林边缘越近,以杜汶为首的白鬼洞弟子对他的追杀就越疯狂。靠近绝望森林边缘不足再一次被包围,对方甚至使出了自杀式攻击,就为给后面追击的杜汶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陈铮中了十几剑,拼了半条命才逃出森林。

    刚出森林,陈铮的身体猛地一颤,白骨真气溃散,一口鲜血吐出,陈铮直接向铁山城逃去。

    谁知刚逃出不到一里路,前面站着七八人,为首之人正是杜汶。

    陈铮心里大吃一惊,数日没有遇到杜汶,没想到此人提前来到这里对他进行截杀。前后拦截,后有追兵,陈铮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杜汶面罩寒霜,脸色阴如铅云,身后半排站着八个人,每一人的气息都极其强大,只比杜汶弱了一线。

    “八个洗骨境武者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生起滔天骇浪,难怪这几天没遇到杜汶,原来是在等强援。八名武者,清一色的洗髓境,再加上一个杜汶,足以围杀一名先天化境。

    “九名洗髓境,真够看的起我呢!”

    被人太看的起,绝不是好事,甚至是件要命的事。陈铮脸上露出一丝苦涩,这次真的要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