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汶的攻击太快,惨白的剑光一闪之间,已杀至陈铮面前。

    陈铮面容肃然,泣血刀向前一推,刀尖锋芒吞吐,勾引血浪倒卷,护在身前,一道赤光从血浪之后冲破,斩向身前。

    骨剑灵活,扭曲了空气,好似腾蛇游空,剑尖颤动着,一点寒芒点向陈铮眉心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血洗天下竟没有封住对方的攻击,陈铮心生寒意,急运鬼影无踪身法,疾掠后退,脸色变的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“好狠辣的剑法,杀机凝炼,有死无生,光以剑法而论,比之庞海还要强出一线!”

    陈铮自知非敌,泣血刀紧守门户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身形变幻。杜汶一连出剑十几招,皆被陈铮巧之又巧的躲避过去。大成之境的鬼影无踪,恰如其名,施展之后,身如鬼魅,飘忽无踪,身形一闪之间,便有四五道幻影出现,让杜汶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能与洗髓境武者交手,对陈铮是一种极大地磨炼,虽然不是杜汶的对手,凭借着鬼影无踪身法,一时之间倒也无虑。

    不过,陈铮心里明白,久守必失,一旦再托延下去,杜汶心生不耐,一力降十会,借着修为压他,陈铮除了逃命再无他法。

    实际上,交手到现在,陈铮已经有了逃走之心,只是杜汶攻击凌厉,找不到机会而已。

    别看二人你来我往,打的不亦乐乎;实则是杜汶觊觎陈铮的功法,没有使出全力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招之后,杜汶的耐心已然耗尽,攻击节奏猛的一滞,身体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陈铮的刀法绝伦,尤其对方凝聚在刀锋的劲力,带着一丝阴邪狠毒的气息,稍不留意,就让他吃了记暗亏。杜汶催动气血,深吸一口气,化解着侵入体内的阴冷气息。

    以他洗髓境的修为,竟然无法一时消除这一缕气息。杜汶目光闪烁,对方的功法的品级明显超出他许多,侵入体内的阴冷气息与白鬼洞的功法如出一源,但却极其凝炼,让杜汶越发想要谋取到陈铮的功法。

    这气息凝炼如钢丝,一时半会无法融解,索性这缕阴冷气息后劲不足,杜汶可以暂不理会。骨剑猛的一抖,化作一道惨白剑光,剑光分化,瞬间幻出了七点寒星,直刺陈铮。

    这一剑蕴含了杜汶八成修为,剑光分化,森森寒意笼罩而来。把空气切割的七零八落,方圆两丈之内,剑光纵横,交错杀戳,形成一道凌厉剑风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大骇,急挥泣血刀,赤光腾空,凝聚成形,一座莲台悬于头顶,六瓣花瓣夹杂着赤光垂落而下,把陈铮团团护住。

    不等这六瓣花落地,又有六瓣飘落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杜汶眼中寒光暴射,没想到陈铮在他的决绝攻击之下,依然坚守如固。

    手腕猛的一抖,剑光再次分化,七化十四,结成一道剑网把陈铮彻底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次怎么抵抗?”

    剑网割裂了空气,发出“嗤嗤”的响声,两丈之内的空气被剑光湮灭,空气变的稀薄。同时,空气的阻力也减弱至少六七成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凌厉的剑法,陈铮精神气机提到极限,超水平发挥,刹那间幻化出十几道身影,勾运天地间一缕阴气,鬼影崇崇,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变的阴森恐怖起来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从丹田之中流出,凝聚于刀锋之上,一式“血洗天下”斩向杜汶。

    只见血光弥慢,在陈铮身前形成一道血浪,血浪翻卷着,透出阴森邪异的气息,直接向杜汶扑过去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一个浪头打来,十几道血光冲向笼罩而下的剑网。

    刀与剑光相互湮灭,血浪好像被蒸发了一般,变的稀薄起来,血色由浓转淡。

    终究是实力不如人,陈铮用尽全力,也只挡住了十剑,余下四下在他身上留下四条深可见骨的伤口。其中一道在陈铮胸前,皮肉翻卷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一股劲力反震而来,把陈铮震的倒退四五步,不等身体站稳,陈铮猛地一刀斩出,赤色刀光,如一道血红的匹练斩向杜汶。

    “困兽之斗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杜汶露出一丝不屑之色,手中骨剑迎向赤光。这一次真的失算了,陈铮这一刀是以白骨真气催动,阴气融入刀光之中。

    刀光与剑光相撞,一缕精纯凝炼至极的阴气沿着骨剑冲向杜汶,瞬间侵入他的体内。杜汶脸色猛然大变,这气息阴森至邪,冰寒之极,让他忽然打了一个寒战,身体变的僵直,雄厚的气血都有被冻结的迹象。

    杜汶连忙催动气血,欲要把这股气息化解,没想到事与愿违,气血刚与这股气息相触,便被吞噬,这股气息急速壮大,反过来消融他的气血。杜汶大吃一惊,吓的连忙收回攻击,全力化解这股气息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陈铮见机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化作一道黑影急掠而走,瞬间消失在森林之中。他很清楚,自己只是出奇不意,占了对方不识真气之妙的便宜。杜汶体内的白骨真气是无源之水,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被会化解,此刻不逃,就真的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陈铮逃走不过几十息,杜汶已经化解了体内的白骨真气,狠狠地瞪向与他一同出现的那位白鬼洞弟子。此人袖手旁观,眼睁睁看着陈铮逃走,丝毫没有阻拦之意。

    “马上招紧十里之内的弟子,围杀此人,白鬼洞的位置绝不能暴露于外。”

    白鬼洞之所以能屹立至今,很大一部分原因,就在于无人知道它的老巢所在。所以,绝不能让陈铮逃出绝望森林,杜汶厉吼一声,化作一道流光,向着陈铮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陈铮是他引来的,这名弟子自知理亏,也明白白鬼洞暴露后的严重性,慌不择路的冲向河对岸,一道尖啸传遍方圆二三里。

    “伍扁师兄,因何发出示警啸音?”

    数道身影寻着啸声急弛而来,看到伍扁孤身一人,脸色一沉,开口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云雾山位置暴露了,马上通知高贡师兄。杜汶师兄已经去追杀来人了,吩咐我招集同门,围杀贼子!”

    伍扁的话刚出口,众人脸色齐齐一变,厉声怒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一定要把此人斩杀,绝不能让他逃出绝望森林!”

    唰唰……

    数道身影掠过河面,没入森林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