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血洗天下”蕴含的阴森气息,让周围的温度降低,意识到危险的赤粼蛇忽然首尾相衔,喷出一股毒雾笼罩向周围一丈之内,蛇身扭曲,盘绕向陈铮。

    可惜,陈铮早就防着它这一招,身形猛的一闪,化作四五道影子,其中一道身影突然爆起一道赤芒,如雷霆降世,夹杂着千钧之力,斩破了空气,发出呼呼的风声,斩在赤粼蛇七寸的伤口之上。

    刀光一没而入,从伤口一端斩入,又从另一端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蛇身自七寸处一刀两断,刀口处鲜血喷溅,如雨倾盆,方圆一丈之内下起了血雨。

    一刀斩断蛇身,赤粼蛇的两截身体疯狂的扭动,排打着地面,蛇首乱窜,喷射出一道道毒液,瞬间把周围数丈之内变成了毒域,生机皆无。

    陈铮看都不看它一眼,收敛了气血,藏劲于雪山之中,以真气催动鬼影无踪身法,“咻”的一声,从原地消失,再次循着白鬼洞弟子逃窜时留下的痕迹追上去。

    以真气催动鬼影无踪身法,陈铮的速度之快,不考虑消耗时,百里之内最多半个时辰。如今,他已经急弛两个时辰有作,承受着天地之压迫,白骨真气后继无力,已有崩溃之势。

    陈铮无奈之余,把真气导入丹田之中。正准备催动气血,忽然看到远处雾隐绰绰,好似一条远古神龙横卧天地之间,身躯庞大,如同一条山脉,隐在云雾之中,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刚才一心追袭,没有注意到,没想到前方竟有一座山。

    这山被一片灰色云雾遮盖,离的远了,与森林上空的铅云融为一体,根本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微微一动,放慢速度,一边调和气息,一连恢复精神。行了二三十里,终于到了山的附近,被一条黑色河流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这一条河散发着阴森的气息,从河水中冒出丝丝缕缕的水汽,散发着刺鼻的腐臭味。河流中不时有水生蛮兽游过。

    这场景让陈铮生出似曾相识之感,放眼打量着河面上下流,数里之内没有发现可供过河之桥。

    逃窜的白鬼洞弟子留下的痕迹就是在这里消失的,陈铮看着河面游动的蛮兽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脑中出一个大大的问号:对方是怎么过的河?

    视线越过河面,看到河对岸,十几里外,一座黑色山体隐于云雾之中,若隐若显,犹如怀抱琵琶半遮面的女子。云雾荡漾,山体露出一角,只见上面生长着干枯树林。像被火烧过了,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云雾呈灰色,越是贴近山体,颜色越浓,等到距离山体十几丈高时,形成一层薄薄黑气,好似这山真被火烧着了,正冒着黑烟。

    山上山下气流对冲发出呜呜风声,犹如鬼泣,让人头皮发麻。这一座云雾笼罩的山,隔河相望,就好像是一座鬼山,隐着大危险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河边,脸上阴晴不定。一路追踪至此,就此放弃,实在不甘心。望着河对岸的黑山,脸上露出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对岸的黑山被浓郁的灰雾的笼罩着,也不知隐藏着何等危险。若在在山中布下陷井,浓雾遮蔽了视线,视线不出数丈之外,一旦遇敌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只是好不容易追到这里,轻易放弃,陈铮又极不甘心。看到对岸云雾遮蔽的黑山,陈铮无由来的想到了黄泉魔宗的阴风山,双方环境是何等的相似,他有八成把握,白鬼洞的老巢就是河对岸的黑山之中。

    白鬼洞能在铁山部族围剿下,屹立不倒,底蕴之深可见一斑。白鬼战王名震蛮荒,实力惊天动地,修为已达断肢重生之境。

    如若此地真的是白鬼洞老巢,无异于龙潭虎穴,凭陈铮锻骨境后期的实力,想要进山,几乎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此念一起,陈铮已经做出了决定,身形忽然化作一道影子,掉头冲入林中。刚走出二三里,陈铮突地止步,双目血光暴射,环顾四周,厉声喝道:“谁,出来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!今日此地就是你的丧身之所!”

    忽然一声放肆的大笑声传来,从林中走出两人,其中一人正是陈铮追踪的白鬼洞弟子,在他身边站着一名三十岁出头的男子,神色冷漠,腰间挂着一柄四尺长的骨剑。

    此人浑身气息内敛,身形削瘦,与陈铮斩杀的杜泽有四分相象。陈铮打量着此人,眼神猛的一缩,心中暗一声:“不好!”

    他竟然丝毫不出这人的修为,除非此人是个不通武道的普通人,但这可能吗?唯一的答案就是此人修为超过他太多。

    “杜汶师兄,就是此人杀了杜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杜汶面无表情,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,眼中寒光一闪,目光落在陈铮身上。

    “杜泽是我弟弟,你杀了他,我也不要你偿命,只要交出你修练的功法,我可以放你离开!”

    杜汶何等修为,一眼就看出陈铮的修为只有锻骨境,绝非他的对手。陈铮体内蕴含的魔性气息就像黑夜中的明灯,在他眼中一览无余,更让他惊讶的是,对方的气息极其精纯,甚至比他还要胜过一线。

    杜汶心中微微一震,双方功法与白鬼洞如出一源。他有种强烈的预感,自己晋升战将的契机就在此人身上。

    陈铮只觉头皮发麻,杜汶绝对是一位洗髓境的武者,他曾见识过鲁山与庞海的实力,更与庞海交过手,被一剑击败。

    面对同境界的杜汶,而且是敌非友,这次真的是生死难料了。至于对方说的交出功法,放他离开,只有脑袋被驴踢了才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陈铮伸手按在泣血刀刀柄上,催动气血,劲力贯通全身筋骨肌肉,呛啷一声,赤光暴起,一道血浪升腾,涌向对方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洗髓境的强敌,陈铮不敢丝毫托大,一招“血洗天下”,血浪滔天,刀势凝聚,激发出一尺长的刀芒,赤芒吞吐着,身体腾空而起踏在血浪之上,向杜汶当头斩下。

    看着陈铮斩来的刀光,杜汶脸色一片森然,冷哼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说毕,剑已在手。也不见得他如何动作,骨剑已刺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地一紧,身如鬼影,接连变幻,一道血浪倒卷而回,护在身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