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了山谷,陈铮认准方向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迅速追向逃走的白鬼洞弟子。山谷之外,巨树参天,藤蔓密布。陈铮身形一闪之间,从树枝与藤蔓之是穿过,眨眼间便已钻入茂林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受蛮荒天地之力压迫,虽然只能动用一丝真气,但催动鬼影无踪,依然行如鬼魅。陈铮化作一道黑影循着逃走那人留下的痕迹掠去。将近半个时辰,还是看不到对方的身影,陈铮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已是绝顶轻功身法,竟然不能追上此人,这人的轻身功法之强,超乎他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的武道重在炼体,功法武技大开大合,重力不重技,对于小巧腾挪的轻身功法并不擅长。从陈铮来到蛮荒世界,从没见过以轻功身法与他比肩而立之人。

    刚才那人只比他先行半刻钟,陈铮追了半个小时辰连人家的影子都没有看到,瞬间激起了他的好胜心。猛的震荡气血,隔绝了天地之力的压迫,再次催动真气,速度陡然加快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轻微和破空声传出,陈铮纵掠数丈。

    绝望森林绝不是一个好地方,对他太不友好了。湿重的空气,好似果冻一般,粘稠无比,稍一用力,就能感觉到空气形成的阻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蛮荒世界之力,对他的压迫极强,十成真气,只能催动百分之一。若非他这段时间借助天地压迫力不断运行真气,以此锤炼真气,使的真气越加凝炼精纯,陈铮连百分之一都无法催动,真气就被天地之力压的崩溃。

    以他后天八层巅峰,只差一步就迈入九层的修为,只是百分之一的真气,也堪比后天二三层的修为,鬼影无踪施展开来,身形彻底融入绝望森林之中,倏忽之间,一纵数丈,一道淡淡地影子在森林之中急掠而逝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从一棵百丈高的巨树旁掠过,突然一声尖锐的嘶鸣声传来,一股腥风扑面,眼前猛的一花,几乎本能一般,身体忽然凌空停滞,一掌击巨树上,身体向后倒飞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又一声尖锐的嘶叫声传来,陈铮定睛一定,心底冒出一股凉气。

    “三级蛮兽,赤粼蛇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惊呼一声,在他的前方三丈多丈外,一条比水桶还要粗上二三圈的巨大毒蛇,正高高的昂着三角头,目光冰寒,冷冷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三角头昂起,身体前半部份高高立起,劲部宽扁,七寸之间有一圈赤色粼甲。口中吞吐着的舌头足有小儿臂粗,前端分叉,眼神冷冰。蛇口中,两颗暴露出獠牙露出森林寒光,能看清楚的看到獠牙中的毒囊。

    “好畜生,差点被你偷袭得手!”

    陈铮后怕不已,若非他反应迅速,差一点就被这条巨蛇偷袭到了。同时,心底冒出一丝疑惑:“这条巨蛇怎么会在这里出没,为什么没有偷袭前面逃窜的白鬼洞弟子?”

    被这巨蛇拦路,看来不能善了了,除非斩了它,不然根本过不去。

    陈铮紧握刀柄,真气导入丹田,催动气血,激发劲力,与面前的巨蛇对峙起来。

    打量着眼前的赤粼巨蛇,陈铮心中略有了一丝计较。这畜生的獠牙中藏有毒囊,搏杀之时必须要时刻警惕。

    他在绝望森林之中,斩杀过的巨蛇并不少,这些蛇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身躯庞大,剧毒无比。

    无论体型大小,都非常灵活,尤为可怕是它的缠绕之力,能把一丈粗的巨树轻易绞断。灵活多变的蛇尾,攻击起来极有章法,不弱于一名精通鞭法的武者。

    三级蛮兽的防御力本就强悍,普通刀剑难伤,眼前这条赤粼巨蛇更是披了一层厚厚的粼甲,陈铮已经无法相像它的防御力了。

    陈铮还没有动作,巨蛇的抢先攻击过来了。

    一声尖锐的嘶鸣声,赤粼蛇口中突然“噗”的一声,两颗獠牙之中喷出了一股毒箭。赤粼蛇盘绕在巨树之上,居高临下,毒箭喷射出,猛然在空中挥发,形成一片黑乌乌的毒雾。

    陈铮朝空中连挥二掌,把毒雾击散,泣血刀“呛啷”一声出鞘,一道赤光斩向赤粼蛇的七寸。

    赤粼蛇的七寸生长成一圈赤色粼甲,非常醒目。这是它的逆粼,看着好看,防御力远远不如它身上的的黑粼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攻向自己的逆粼,赤粼蛇忽然暴怒,“嘶”的尖叫出声,粗壮的蛇尾从巨树后探出,扫向陈铮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蛇尾扫在空气中,发出一声爆响,一道气浪涌向陈铮。这一扫之力,不光蕴含着庞大的力量,而且速度快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蛇尾所过之处,一丈粗的巨树就像塑料做的,一道清脆的咔嚓声,被拦腰击断。劲风所过,陈铮连忙后退十多步。

    蛇尾扫空,陈铮趁机连斩十几刀,刀光凌厉,斩在赤粼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叮!”

    赤粼蛇的身上的厚厚的鳞片,把陈铮所有的攻击都挡住,泣血刀被反震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硬的蛇粼!”

    陈铮倒吸一口冷气,甩了甩被震的生疼的手腕,脸色陡然一变。赤粼蛇的鳞甲防御太强悍了,泣血刀竟然只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。

    一击试出赤粼蛇的防御力,陈铮手中的泣血刀一扬,身形凭空消失,一道风雷之声乍响,赤色的刀光飞斩向赤粼蛇的七寸。

    生怕时间耽搁太久,白鬼洞弟子逃的无影无踪,陈铮这一刀实力尽出,刀光纵横之间,一道道血浪腾空而起,形成一道血河悬浮于半空。

    阴森的气息扑天盖地淹没了赤粼蛇,周围温度刹那间降低十几度。蛇本是冷血动物,最忌低温,三级的赤粼蛇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气温骤然之间降低,赤粼蛇无法适应,动作变的一滞。陈铮乘机窜跃起来,泣血刀发出滋滋的声音,一寸的长的刀芒吞吐着,狠狠的斩到了赤粼蛇的七寸之上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泣血刀在对方的七寸间一闪即没,入肉三寸,血光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霎时间,赤粼蛇疯狂的挣扎起来,身子一抖,蛇尾带着万钧之力扫向陈铮,蛇信吞吐,张口喷出一道毒液,挥发成黑乌乌的毒雾笼罩向陈铮。

    同时,蛇首突袭,与蛇尾相应,向陈铮卷绕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