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掌击飞袭击者,陈铮并不理会对方是死是伤,身体猛的横移一尺,泣血刀划过一道半弧,铛!一声刀剑相击之声,泣血刀借势荡起,斜斜向下划过,便有一声惨哼声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数招之间,二死一伤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大成之后,陈铮的刀法也随之更上一层楼,普普通通的劈砍挥斩划,从他手中使出,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鬼影无踪变幻莫测,陈铮身体一晃间,便有四五道影子交错纵横。山谷之中阴气浓郁,灰色的雾气之中,陈铮身形闪烁,尤如鬼魅。

    二死一伤,剑阵露出一丝破绽,陈铮乘机横移,身形连连闪烁,一道幻影掠出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身法太妖异,小心他逃出去!”

    坐镇大阵的白鬼洞弟子忽然大吃一惊,吼叫起来,话才出口,陈铮已经脱出剑阵之外。

    大成的鬼影无踪以白骨阴风诀催动,比之鬼魅犹甚三分,让人防不胜防。一道幻影闪烁,还没分清楚是真是假,陈铮已经出了剑阵的包围。

    如此身法,平生未见,不用此人提醒,所有的白鬼洞弟子都意识到这个栖陈铮的武功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同伴二死一伤,白鬼洞弟子目眦欲裂,十几位最低修为都达到易筋境的精英弟子,以剑阵围困敌人,还被对方杀二伤一,最后逃出了剑阵,这是在他们脸上噼里啪啦的闪耳朵呢。

    众人齐吼一声,被激起了战意,骨剑齐出,霎时间,几十道剑光纵横绞杀向陈铮。飞扑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刀剑撞击声响起,陈铮手中泣血刀舞成一团赤色,好像一团红色的火焰,所有刺来的剑都被他一一封挡在身前一尺,不得寸近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移形换位,鬼影无踪施展到极限,一连挥出十几刀,刀刀寒气逼人,淡淡血色弥漫,聚合成一道血河,凌空悬挂,一个浪头打下来,盖向白鬼洞众人,血光把所有人都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刀光飞斩,呼呼的风声,凭空十几道旋风冲进剑阵之中,“轰”的一声,轰隆隆,五六声闷雷,在剑阵之中炸响,瞬间狂风侵袭,赤光溅射。

    这一道血河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    当血浪消失,周围三丈之内,形成真空般,灰雾消逝,地面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。陈铮身处群尸之中,脚下满地鲜血,手持泣血刀,哈哈大笑起来:“痛快!”

    这一场厮杀,酣畅淋漓,陈铮心情舒畅之极,双眼血光闪烁,忽然抓起一位未断气的壮汉,运转化血功,把对方的一身精血吞噬。

    如法炮制,所有人未死的白鬼洞弟子,都没有幸免,被他吞尽精血而亡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浓雾之中忽然传出一声厉喝,唰的一声破空声,灰雾荡漾,一道惨白的剑光横空而击,如天外飞仙,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陈铮反手一刀,身体后退两步,泣血刀发出嗡嗡的颤鸣声,虎口发麻,眼神微微一缩,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二十八九,三十上下的汉子,内分泌失调了,一脸的麻子,看着一地死尸,面容扭曲,双目寒光暴射,好像择人而噬的野兽。

    许是麻子长了又消,消了又长,脸色变的腊黄,鹰勾弯鼻,眼框深陷,一副虚亏的样子。又是一位高手,比之上次逃走的那位白鬼洞弟子还要胜过一筹。

    陈铮忽然皱了一下眉,感应到此人体内气息浑厚,却失了三分精纯。再看他一脸腊黄,形销骨瘦,一副房事过多肾太虚的样子,露出似有所悟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自己长着一副麻脸,看不得别人脸上干净,见到陈铮脸上表情怪异,一股无名之火生起,狠不得冲上去用剑剁烂对方的双脸。

    目露凶光,恶恨恨的回瞪向陈铮:“狗崽子,再看挖了你的眼睛!”

    这位麻脸男子在白鬼洞的地位极高,横行无忌惯了,这次率众围杀陈铮,没想到十几名精英弟子杀的片甲不留,本来心中窝着一股火,看到陈铮的表情后,火上加油,一股戾气腾起,扬手挥出三点寒光,向陈铮打来。

    陈铮看着三点寒光向自己急速刺来,无声无息,刚到身前三尺,一股阴森气息扑面。

    “铮”的一声,泣血刀划出一道赤光,瞬间一化为三,“当当当”连响三声,准备无比的击中飞刺而来的骨剑。

    “死来!”

    麻脸男子脸色微变,手中骨剑猛的旋转一圈,再次化出三点寒芒击向陈铮。这一手剑法让变化如意,反应亦超人一等。

    对方的骨剑比之一般白鬼洞弟子长了一寸,目测之下,足有四尺五寸左右,在他手里使出来,形如弯蛇,诡异毒辣,自有一番不俗气象。

    陈铮眼光不俗,立即意识到麻脸男子的剑法已入当世一流水准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惨白的剑光击退陈铮的刀光,一道寒芒划过,在陈铮肋下划出一寸长的伤口,陈铮闷哼一声,连忙后退十几步,一手捂向伤口。

    一剑得手,麻脸汉子得意非凡,手中骨剑轻轻一震,发出一道呜呜的声音,如看死人般,盯着陈铮,傲然叫道:“小子,到了黄泉幽冥之中,千万别忘了杀你之人是杜泽!”

    “哼,谁杀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陈铮手中泣血刀突然向上撩起,身体腾空三尺,挥洒出一片刀光向着杜泽袭卷而去。鬼影无踪幻出四五道人影,一气挥出十八刀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刀与剑相撞,双方凝聚于刀剑上的劲力对轰,一股疾风产生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连续后退三步,虎口震裂,手臂生出酸软之感。神色谨慎的看着杜泽,能在他的十八连环刀之下具有反击之力,同等修为中,杜泽是第一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真正的劲敌,稍有大意,恐怕就要被对方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力气的,此人恐怕触摸到洗髓境的边了!”

    亲自感受到杜泽的修为,陈铮心中警光长鸣,紧紧了手中的泣血刀,面色肃然,心神晋入古井不波之中,心海之中,白玉门微微晃动,洒出一道灵光,映照周身一尺之内。

    阴气如水,灰雾荡漾,一缕阴寒之风吹过,身上毛孔微微一缩。一切细微变化,都呈现于陈铮的心灵之中,事无俱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