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风雷九击已经修炼到了大成之境,举轻若重也已领悟,接下来便是修炼无名功法,劲力渗透骨质,把锻骨境推至圆满。然后便要参悟气血与劲力融合之道,为突破后天十层做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突破锻骨境,领悟举轻若重的道理,磨炼武道修为,至此,陈铮进入绝望森林的目标基本完成。

    琢磨一番举轻若重的道理,演练一遍风雷九击刀法,陈铮便盘膝而坐,取出一块血石,运转化血功吞噬精气,提升气血。

    又经过经过了大半月的修炼,陈铮对风雷九击的运用越发熟练,刀由心生,或举轻若重,若举重若轻,变化随心。劲力入骨,一点点的杂质被淬练出去,肌肉更加致密,筋骨更加强健,只差一步就能突破锻骨境圆满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以心灵之光普照周身,借此观察全身骨骼,骨质金黄,好像黄金锻造的一般,上光金色光泽流转,一道道复杂难明,玄奥的纹理覆盖在骨骼表面。

    已然达到了金骨期后期,黄金色的骨骼上,流转着玉一般的光泽,等到金黄色由浓转淡,兑变成金玉带透明之色时,便是金骨期圆满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山谷之中,突然传出一阵尖叫声,一只紫色的老鼠穿过灰雾进入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这只老鼠个头极大,相当一只家猫般大,浑身紫色皮毛,油光呈亮。两只鼠眼左瞅瞅,右瞅瞅,突然向着陈铮所在的方向窜去。

    这小畜生的速度非常快,好似闪电般,身形陡然间化成了一道紫色流光,转眼间到了陈铮一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两只鼠眼盯着陈铮看了一会儿,皱起了鼻子又嗅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突然睁开眼睛,一道血光迸射,这畜生惊叫一声,扭头就跑,瞬间已经消失在灰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闪电鼠?”

    陈铮收敛了血光,脸上露出一丝惊色,猛的站起身,手掌按在刀柄之上。

    他对这种小型蛮兽并不陌生,蓝溪府中就养了十几只,这畜生速度快如闪电,嗅觉非常灵敏,能辩识出三天之内的气味。闪电鼠极通人性,善于搏风捉影,一旦被这畜生闻到气味,想要再摆脱极其困难。

    这只闪电鼠一闪即逝,还是被陈铮搏捉到一丝影像,浑身皮毛光滑柔顺,这是经常疏理的结果。由此,可以推断出,这只闪电鼠是有主之物。

    此时此地,陈铮唯一能想到的,就是白鬼洞弟子。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白鬼洞弟子出现在这里,绝非好事。刚准备离开山谷,突然一阵破空声传来,十几道人影从灰雾之中出现,把陈铮团团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人把陈铮包围后,不等陈铮有所动作,瞬间擎骨剑,向他围杀过来。白森森的骨剑,一道道剑光交错,形成一张剑网,向着陈铮笼罩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身影幻化,飞掠而起,倏起倏伏间,一记鬼爪手抓向覆盖而下的剑网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剑网被他一爪抓破,围攻向陈铮的众人迅速后退。彼此之间配合默契,共进共退,身影交错间,形成一道牢固的战阵,再次把陈铮包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冷冽,双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“果然是白鬼洞弟子,这些人精通战阵合击,配合默契,非一日之功可成,明显是白鬼洞的精英弟子。”

    陈铮越发确定绝望森林之中有白鬼洞必得之物,虽然猜不到是什么,但他留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陈铮忽然惊咦一声,感觉到山谷灰雾之中明显有两道气息似有若无,眼中血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暗中还有两人潜伏,是准备偷袭吗?”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大成,修为更进一步,正好拿这些人一试泣血刀之锋。陈铮双眼被血光覆盖,陡然一股噬血念头收心中产生。目光冷漠,漠视生死。

    十数个白鬼洞弟子,清一色的黑色皮甲,其中一位精壮大汉嘴角悬起一抹残忍地笑意。手中骨剑冲着陈铮一挥,十数声破空声响起,十几把骨剑整齐化一的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施展出鬼影无踪,犹如风中一片叶子飞来,在人潮中忽左忽右,突然一爪探出,化出满天爪影,五指中劲力透骨而出,五道凌厉的气劲在空中发出“嗤嗤”的声音,一股阴邪森寒的气息在他身体周围环绕。

    围杀而来的白洞弟子,突然打了个冷战,惊声叫道:“阴风通幽劲?”

    陈铮一爪逼退数人,“呛”的一声,泣血刀出鞘,一缕血色刀光闪烁,刀随人动,风雷乍响,刀光如闪电,斩向惊叫出声白鬼洞弟子。

    一道白色剑光刺穿了灰雾,灰雾动荡,刺向他的后腰肾脏位置。

    这一名白鬼洞弟子,眼中寒光四射,紧紧地盯着陈铮要害;同时另一侧又有一股劲风袭杀而至,一个身形略矮之人挥动手中骨剑,斩出数道剑光,笼罩了陈铮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这些白鬼洞弟子配合娴熟,一人遇险,八方来援。逼的陈铮不得不收刀后退,放弃击杀刚才惊叫的那人。

    陈铮瞳孔凛然收缩,身形倏然之间,穿梭于十几道剑光之中,躲过了数人的刺杀。而后身形猛的一顿,这一变化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陈铮被困于剑阵之中,正常的反应是赶紧突围上而出。可陈铮却倏然一止,任由数道剑光加身,让人大吃一惊,冲到他跟前的几名白鬼洞弟子,突然止步向,后退。

    突然,陈铮身形幻化数道幻影,由极静到极速,与他正面相对的矮个子白鬼洞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,一抹刀光在他眼前亮。随之,他便感觉到喉咙处一道寒意掠过,一串血珠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陈铮一击得逞,刀如闪电,点在了冲来施援的另一名弟子身上,劲力透过刀尖刺入此人手腕上,左手突施鬼爪手,擒拿向此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空手入白刃,抓住此人手腕后,一拉一带,只听到“铛啷”一声,对手骨剑掉在地上。陈铮化爪为掌,拍在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凶猛的掌力之中,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从胸口涌入,瞬间击溃了他的护体劲力,钻入他的心脏。此人身体被拍飞,喷出一口鲜血,心脏碎裂而亡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