触摸以举轻若重的门槛,陈铮寻了一个隐蔽的山谷,开始闭关潜修。

    这处山谷是他精挑细选的闭关之地,阴气浓郁,形成了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着。本来是一只黑皮猪的领地,被陈铮斩杀后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如今,他已经闭关五天,依然未能参悟举轻若重的玄妙。陈铮也不着急,即使触摸到了门槛,距离真正的突破,只差一丝灵感而已。

    手里的泣血刀朝着山谷中的灰雾一刀接一刀的斩出,毫无章法,就像一个不通武学之人,胡软乱劈,每一刀劈出,灰雾便被刀光分成两半。

    陈铮的泣血刀重达十六斤,平时施展出刀法的时候,他的刀给人一种轻快如风的感觉,但现在陈铮施展出来的刀,于轻快中透着一丝沉重,已有几分举轻若重之玄妙。

    山谷之中,阴气成雾,在陈铮的泣血刀之下,被一斩为二,灰雾蠕动,刀光所过一道风卷形成。凝而不散的风卷旋转着,把周围的灰雾撕扯扭曲,就像一团棉花般,形成各种形状。

    阴气疑惑的灰雾不断的幻化着,在风卷的挤压扭曲之下,变得越来越致密,最终化为一道灰白之带环绕向陈铮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阴气从毛孔之中渗入体内,而后被陈铮炼化。

    陈铮手里的泣血刀斩出,每一刀都带起了一道风卷,十几刀之后,风卷相互吞噬融合,变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这道巨大的龙卷风足有一丈粗,三丈高,旋转之间,强悍的撕裂力道把地面刮的干干净净,就连十几斤的石头被它卷起,然后被风卷内的劲力绞碎。

    与蛮荒世界的武者不同,陈铮普一晋升锻骨境,便一飞冲天,直到达到后期,劲力渗入骨质,利用劲力震荡骨骼,洗炼骨质,祛除杂质。

    这都要归功于陈铮修炼白骨阴风诀,常年以阴气淬炼筋骨,已经具有锻骨境的底蕴。所以,在他突破之后,才能直接达到锻骨境后期。

    如今,陈铮全身的骨髅坚如精钢,骨头相互碰撞之际,发出一声声金属击鸣之音。

    刀枪剑戟,十八般兵器,按其品质划分为:凡器,利器,神兵三级。

    以前,陈铮的筋骨刀剑难伤,只是相对于凡器而言;如今他的筋骨已经上升到得利器难伤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前,他的皮肉的防御力也增强到一个可怕的地步,达不到刀枪不入,但他对自身的肌肉的控制能让他把伤害降至最低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力气取决于肌肉和骨骼的强度,陈铮现在的肌肉和骨骼,已经达到相当程度,他的力量也就随之增强许多,千钧之力是夸张的说法,但也有百钧之力。

    如此强悍的力气施展出的刀法,每斩出一刀的威力,都不可想象,便是一头蛮牛也能轻松一刀两半。

    这只是他的肉体蕴含的力量,若催动了气血,凝聚劲力,刀上蕴含的力量将几倍,甚至十几倍的提升,一刀斩出,风云动荡,劈山裂石,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举轻若重,其实就是一种重刀使用技巧。说穿了一文不值,就是在相同的力量之下,以十斤重的刀发挥出一百斤重的刀的效果。

    在陈铮突破锻骨境时,他的力量也随之增大,一刀斩出,本身就具备了强悍的力量,有了几分重刀的风采。

    陈铮的风雷九击刀法讲究的是迅如闪电,是一门快刀刀法,重速度而轻力量。陈铮把这门刀法修至小成之后,速度已经达到极限,想到大成,只能在力量之上突破。

    这就需要他领悟潜轻若重的道理,兼顾速度之下,每一刀都要蕴含千抣之力。未突破锻骨境前,陈铮无论如何努力,都摸不到举轻若重的门槛。只到修为突破,力量大增,才隐隐之间把握了到一丝重刀玄妙。

    与爆猿搏杀,在对方的巨力的压力之下,陈铮以硬碰硬,以强击强,在一次次斩击之中,对举轻若重的领悟越来越深,最终触摸到了举轻若重的门槛。

    如今,在这个山谷之中潜修,不断的出刀,劈斩挥砍,一遍遍的演练着刀法的基础动作,揣摩刀法奥妙,窥探举轻若重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断挥刀之际,陈铮的脑子里也在回想着与各种蛮兽搏斗的过程,尤其是与暴猿的一战,陈铮收获良多。

    论速度,论灵活性,暴猿做为灵长类,丝毫不比陈铮弱。尤其,对方的力量远远超过陈铮,搏杀之时,双臂拢飞,力重如山,爆发力强悍。

    第一次与对方硬拼,陈铮浑身劲力震动,甚至多次被击散。而陈铮也在一次次的猛打硬拼之中,对重刀之法渐有所悟,摸到了举轻若重的一丝奥妙。

    气血沉绽,如重铅汞;劲力有质无形,没有重量。但这两者却能发挥出重如泰山的力量,劈山斩岳,碎金裂石。关键之处,就在于对力量的运用。

    沉侵于修行之中,不知时光流逝。

    随着陈铮不畏枯燥,日复一日,每天挥刀上万次,对于举轻若重的参悟渐深。

    每天都苦苦修,感悟到气血之沉,劲力之轻,两者一重一沉,一有形一有质,陈铮没有悟透举轻若重之理,反而对气血与劲力的融合大有收获。

    就在他试图把气血与劲力相融合到一起时,一刀斩出,忽然风雷大作,一道赤光划破天空,劈开了粘稠的空气形成的阻力,斩碎了加注于身的天地压迫力,泣血刀突然变的沉重无比。

    陈铮鼓荡气血,凝全身劲力为一体,腰身微微一沉,雪山爆炸,一股强悍无比的力量由泣血刀斩出,这一刀有劈山斩岳之威,分海破浪之势。

    刀势透体而出,从泣血刀中传出一种无形容的灵动。

    刀未出鞘,风雷乍起;赤光破长空,风雷相激荡。刀光与风雷相伴,随心所欲而不予矩;念动之间,风雷骤动,刀法已入化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赤色刀光与风雷相合,一道肉眼可见的气劲就像是飓风一般扫过了地面,将地面刮去了一层,劲力与空气激荡,凭空一声闷响,整个山谷的灰色雾气随之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风雷九击终于大成了!”

    泣血刀“锵”的一声,归入刀鞘,陈铮嘴角浮显出一丝笑意。风雷九击大成,代表着他已经彻底领悟了举劝若重的玄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