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!

    幽影豹忽然加速,强大的力量撞破了空气,发出一道轰鸣声,两只前爪撕裂向通来的血浪。好分波驱浪的神兽,血浪被一切为二,幽影豹从中冲出,扑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畜生,竟然破了我的血洗天下!”

    陈铮迅速后退一步,手里泣血刀骤然间风雷激荡,一道雷音炸响,疾风呼啸,刀光斩出。,冲着幽影豹当头劈下。刀光急速,切割了空气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泣血刀的斩出,前方数丈之内竟然凭空生出了一道的风卷,一块十斤重的石头被卷起,瞬间被风卷中的刀光斩成齑粉。

    呼呼

    风雷九击连环施出,一口气斩出了十几刀,每一刀都切开了空气形成一道风卷,风卷之中雷音阵阵,赤色的刀光如闪电在纵横。一连十几刀,十几道风卷生成,融成三丈粗的龙卷风,不断旋转着,发出隐隐的轰鸣声,地面硬生生刮走了一层。

    看着这道龙卷风袭卷向幽影豹,陈铮突然收刀归鞘,身体抖动,一阵雷鸣般的声音从体内传出,筋骨齐鸣,两手成爪在身前猛的一划,粘稠的空气好似钢板被他撕成两半,形成两道劲风向两边翻涌而走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爪劲撕裂空气,抓向幽影豹颈下的软肉。

    幽影豹从龙卷风中撞出来,全身皮毛凌乱,看到后两只前爪抓向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手腕一翻,擒拿住幽影豹一只爪腕,另一手化爪为掌,拍向幽影豹腹部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如重皮革,一股柔滑的反弹力,把陈铮震退,幽影豹也被他拍飞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摔倒在地,幽影鹏迅速打了个滚,站起来,双只前腿崩直,后腿弯曲蹬地,尾巴自然垂下,全身皮毛炸起,肌肉震动,一股闷雷般的响声由体内传出,筋骨齐颤,碎金的瞳孔中露出凶残的目光,紧紧盯着陈铮,做势欲扑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陈铮的眼中忽然暴出一道寒光,朝着幽影豹踏前一步,幽影鹏发出一声低吼声,跟着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虎豹雷音,这畜生体内的声音难道就是豹音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灵机一动,精神聚于一点,凝神观察起幽影豹的一举一动。随着幽影豹全身筋骨肌肉震颤,陈铮也不断调整自己的气息,催动气血,劲力贯注全身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幽影豹忽然发起攻击,一道黑色闪电扑向陈铮,腥风扑面,锋利的爪子撕破空气,向陈铮抓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陈铮厉喝一声,同样腾空而起,一手成爪,一手成掌,迎向幽影豹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如同迎面撞在急速先驶的火车上,陈铮身体倒飞,胸前皮甲被豹爪撕裂,筋骨齐鸣,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幽影鹏再次摔在地上,迅速爬起身,再次蓄力,做出扑击之势。

    陈铮也随着整合劲力,双膝微曲,沉腰坐跨,精神集中在幽影豹身上,以灵觉察探幽影豹的一举一动,它的每一块肌肉震动,每一次筋骨震荡,姿势的变比,都无比清晰的印入心神之中。忽然脑中闪现出无名功法,气血沸腾,劲力窜行,一股坚韧的劲力把以气血为线,自身为针,穿行与皮肉筋膜骨之间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,体内不断发生爆鸣声,尤如鞭炮齐呜,劲力震荡,气血沸腾,背后两条大筋发出“嘣嘣”的弹弓声,后腰雪山之上,一股汹涌澎湃,浩瀚之力不断酝酿,如同即将爆发的烈性炸药,下一刻就会石破天惊,发出毁天来灭的伟力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幽影豹明显感受到了陈铮身上蕴含的一股让它惊惧的力量,突然昂首冲他咆哮一声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一道黑影破碎了空间,瞬间来到陈铮身前,撕裂的空气发出嘶嘶的破空声,变成无数锋利的小刀飞舞,要把陈铮乱刃分尸一般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空气如同布帛,发出一声清冽的声音,被从中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陈铮目中血光迸射,盈盈血色覆盖了双眼,如同两个血窟,催动气血,凝聚劲力,“嘣”的一声,后前两条大筋好似崩断了,雪山瞬间爆炸,汹涌澎湃的力量沿着脊椎向全身扩散冲击,却被后背两条大筋像是钢铁堤坝一样,牢牢的束缚在脊椎周围。

    无法发泄的澎湃巨力,只得沿着脊椎向上冲击,陈铮全身筋骨震荡,极力束缚着这股巨力涌向双臂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气血奔涌,劲力咆哮,浩瀚澎湃的巨力透过两手,十指,形成凝如实质的劲力抓向幽影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幽影豹惨嚎一声,一股血雾从胸口中喷涌而出,重重摔飞,咔嚓一声,撞断一棵树,摔在地上,尘土飞扬,嗷嗷地惨叫数声,挣扎着起身,目中露出一丝惊惧之色,扭转头一溜烟的逃窜而走。

    幽影豹全力一击,力蕴千钧,陈铮与其相撞,瞬间如遭雷殛,全身筋骨发出“嘣嘣嘣”的剧烈响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血与劲力相互对撞,体内爆发出一股惊动震动,陈铮眼前一黑,一口鲜血喷出。而后长长吸入一口气,沉入体内,轰隆隆的声音自体内响起。

    全身劲力凝炼如钢铁,贯穿筋骨肌肉,布于周身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的压迫力陡然一消,沉寂于丹田中的真气瞬间窜入经脉之中,过十二正经,穿行于奇经八脉,好像脱缰的野马,一头撞在列缺穴前的壁障之上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坚如金刚石的壁障产生了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好像一道雷霆在耳边响起,耳鸣眼花,浩瀚不可测度的天地之力瞬间压向陈铮,令他全身猛的一沉。

    真气冲击壁障无功而返,被天地之力再次压迫回丹田。

    陈铮顾不得逃走的幽影豹,立刻取出一块血精,运转化血功吞噬精气,一股股精气融入气血之中,滋润着皮肉筋骨。

    等到全身冲胀,陈铮摆出无名功法的架子,沉腰坐胯,搬运气血,劲力贯通筋骨皮肉,随着他的动作不断震荡。

    “嘣嘣,嘣……”

    全身大筋崩直,发出嘣嘣的声音,好像弓弦被人拨动,与骨骼发生共震,继而发出共鸣之音,声音如雷,肌肉颤抖。

    澎湃的气血冲刷着血肉,筋骨,胸腔中如敲大鼓,张嘴吸入一口气,好似个大风箱发出呜呜呜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胸腔如风箱,筋骨鸣雷,这就是臻入锻骨境的异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