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也没有太多废话可说,唰唰唰,一口气斩出了三刀。刀身之上风雷骤起,赤色刀光如同殷红的闪电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斩向对方。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这人也真是了得,就见他反手一推,骨剑穿过了刀光,剑芒吞吐一尺之远,刺向陈铮的胸口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刀光与剑芒相互湮灭,一连串的火花迸裂,陈铮身体微微一错,泣血刀借着一股反弹力,于半空中弹起一道圆弧,刀刃之上,赤光流动,左手忽然抓向对方的面门,满天鬼爪影罩住了这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这一招鬼爪手来的太突兀,对方绝对无法料到。近在咫尺之间,本是十拿九稳的一击,被对方躲了过去,陈铮皱了下眉头,抽身后退,没有再抢攻。缓缓吐出一口气,平息着急喘的呼吸,调和气息,盯着对方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这人躲过陈铮的鬼爪手,心中尤自后怕不已,他可是见过陈铮的爪功的,坚如精铁的树干好像一块豆腐,被陈铮抓出五个指洞。这要是抓在他的脸上,便是铜头铁面也要非死即伤。

    脸上露出骇然之色,惊声叫道:“你倒底是什么人,怎么会我白鬼洞的功法?”

    陈铮的气息与他如出一辙,一招一式之中蕴含着阴怨之气,阴森寒冰,蚀骨销肉,他绝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想遍了白鬼洞所有弟子,都没有与陈铮相符合的弟子。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,忽然眼中露出震惊之色,指着陈铮叫道:“你是镇守阴风窟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爷爷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一声,突然之间,身形由原地消失,一道影子闪过,呼啸的刀声从天空劈落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施展到极限,一口气连挥十八刀,漫天的刀光纵横,空气中发出可怕的呼啸声,一股漩风平地而生,袭卷向对方。漩风之中,红色的闪电就像雷神发怒了,一片赤光。

    这人脸色登时大变,厉声喝道:“袭击同门弟子,你就不怕被填入阴风窟中吗?”

    这人让定了陈铮是白鬼洞的弟子,面对陈铮决绝狠辣的攻击,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不过,他有再多的不解也来不及询问,陈铮的泣血刀已经斩到他的面前,脸色猛的大变,只得精神全力应付起来。

    白骨剑如雨打枇杷,精准无比的点击在落下的刀上,一连串“铛铛铛”的急骤声响起,这人硬是挡下了陈铮疾风骤雨般的十八刀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看着陈铮,感觉到整条手臂都被震麻了,周身筋骨齐鸣,咔咔,咔咔的骨鸣声在体内响起,就像在放鞭炮一样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口吸入,还没来的及呼出,忽见陈铮消失,暗骂一声“疯子”,连忙以骨剑护在身前,不断后退,脚下步伐变幻莫测,左右闪烁。

    赤光闪动,又是十八刀斩出!

    泣血刀上,猩红的刀芒半烁,犹如蛇信吞吐,发出滋滋的声音,刀光斩碎了空气,形成十八道漩风,十八道漩风相互碰撞,挤压,形成一道直径一丈的粗大风卷,卷再对方。

    风卷之中,无数的赤光纵横交错,绞杀而来。

    这人心下大吃了一惊,心中升起一股前未所有的危机感。刚才十八刀挡下来,让他体内的气血消耗极大,筋软骨痛,已受到创伤。此时,又是十八刀袭杀而来,心中骇然之下,再也不敢再硬挡,施展出刚才的精妙步法,于方寸之间左右闪烁,不断作出躲避的动作,偶尔一剑刺出,击碎斩来的赤光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不由一亮,对方的步法相当神奇,方寸之内射过他的袭杀,妙到巅毫,看似刀光临身,每一次都差之毫厘。自从鬼影无踪大成之后,陈铮第一次遇到在身法之上与较量的对手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见猎心喜,陈铮忽然收敛了刀光,刀光飞挑向对方的肩膀。谁知此人脚步前跨,肩膀微微一低,让陈铮的攻击落空。

    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泣血刀在对方头顶环绕半周,猛的洒下十几道赤光,把此人围在不足一丈的方圆之中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又是一连串刀剑相击,此人左右摆晃,身形闪烁,就在这么一点的空间之内,竟然作出各种闪避动作,硬是闪过了陈铮的十几道刀光!

    “好身法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赞叹,不禁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见到这人施展出身法躲闪,令他数次攻击无功而返,陈铮心里不惊反喜。他的风雷刀法本是快刀之法,风雷激荡间,迅如雷霆,便是陈铮置身处地,也无法像对方这么从容躲过。

    如此对手,正好给了他发挥的机会。陈铮长长吸了一口气,鼓荡全身气血,劲力凝于刀身,泣血刀忽然发出一声颤鸣,如同雷霆般再次斩出了一刀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快攻,陈铮的气血消耗极大,疲态已生。这一刀凝聚了他所有人劲力,刀芒激发,一道血浪凭空而生,扑向对方。顿时将这人覆盖,让他再无闪避腾挪的余地,不得不与陈铮硬拼。

    血浪之中,阴气外溢,三丈之内温度陡然降低,本就潮寒阴冷的环境,更加雪上加霜,冰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能把人冻僵了。这人猛的打了一个寒战,口中喷出一股霜气,感觉浑身的血液凝固,动作走形,一股阴森的死亡气息扑面而至。

    双眼现出了一丝惊惧之色,强压住心中的恐惧,鼓动着快要衰竭的气血,筋骨爆鸣,劲力聚于骨剑之中,一道粗大的剑气挥出,全力挡向陈铮可怕的一刀。

    “好悠长的气脉!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还能使出这般威力强悍的剑法,陈铮眼中血光迸射而出。经受了他几十记快刀,依然生龙活虎,果然是个劲敌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刀未至,一股凌厉不可挡的刀势破空而来,击溃了对方的剑气,紧随其后的赤光刀芒划破了他身上的兽皮,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刀口。

    此人猛的后退,双腿像踩了风火轮,突然腾身而起,身体在空中一折,窜向一棵巨树后面,厉声吼道:“杜师兄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!”

    陈铮一不屑的冷哼,目送此人逃走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泣血刀归鞘,眼中露出沉思之色:“怎么每次进入绝望森林都能遇到白鬼洞的弟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