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收敛气息,平复了气血,刚准备返回树洞之中,忽然耳朵抖了一下,听到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?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来者脚步极轻,似乎怕引起他的注意。只是满地的枯枝败叶,任凭他如何放轻脚步,依然有声音发生,被陈铮听到。

    “此人鬼鬼祟祟,不怀好意!”陈铮心中忽然一动,眼珠子转了一圈,暗道:“难道是铁甲犀牛的主人找来了?”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恐怕无法善了了。

    陈铮心生一计,便故作不知,向着树洞走去。步伐不徐不急,每一步的距离都相等,就像提前丈量好了一般。暗中催行气血,随着每一步落地,沉腰坐胯,雪山处气劲涌动。

    泣血刀柄离手只有一尺,保证他能在最短的时间拔刀而出。

    与陈铮相距十丈远,浓密的树林之中,一道人影忽隐忽现,慢慢的朝着陈铮靠近,每一步迈出便有一丈。

    视线透过重重树影落到陈铮后背,全身气机内敛到极点,手持一柄四尺长的骨剑,剑尖斜指地面。为免引起陈铮警觉,眼睛眯成一条细缝,内中寒光隐藏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的反应,他看的一清二楚。对方体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力量,随时处于爆发之中,嘴角悬起一道不屑地冷笑:“想要引我上钩吗?可惜,你还嫩了一点!”

    几步迈出,距离陈铮只有三丈,轻轻的吸入一口气,心神沉寂,紧握了一下手中骨剑,目光寒光爆射,杀机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好似豹子一般的猛的跃了出来,一剑刺向陈铮后背!

    陈铮早有戒备,察觉背后寒意袭来,反手拨刀迎向刺来的寒光。这一刀蓄势而发,凌厉非常,刀光一闪即逝!

    虽然知道陈铮不要对府,却想不到对方的反击会是如此的犀利。他只感觉到眼前人影一闪,一股凌厉刀光与自己的骨剑交错而过,斩向自己的面门,连忙侧头,一缕头发被刀风斩落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手中骨剑不仅没有收回,反而越发凌厉,一道惨白的寒光刺入陈铮面门。

    “小子找死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突然化作一道影子,消失不见,只留一道残影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对方的剑光刺入影子之中,劲力爆发,炸裂了陈铮的影子,脸色猛地一变:“不好,刺空了!”

    不过,陈铮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,泣血刀一闪,风雷乍起,瞬间斩出好七八道刀光,罩向对方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风雷九击连环而出,一刀快似一刀,风雷乍起,劲气激荡,好似一道道闪电劈落,刀光闪烁间,泣血刀隐入风雷之不,让人捉摸不到刀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此人想不到陈铮的刀法竟然如此之快,只来得及把骨剑横在胸前,便被陈铮连人带剑劈出后退,直到撞在一棵巨树上才停止,他眼前一花,陈铮的身形便已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抖了抖发麻的手臂,面罩寒霜,眼中寒光四射,骨剑在身前一划,垂下一道雾惨惨,白森森的剑光。

    “滋……”

    一抹殷红的光芒从眼前闪过,此人发出一声怒喝,身子横向挪移一丈,手腕震颤,十几点寒星飞射而起,发出啸啸间,打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反应!”

    数次处心积虑的攻击,都被此人化解,陈铮意识到,这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,眼中掠过一丝杀意,手中的泣血刀一展,一道赤光闪电般朝着此人劈下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剑相击,一股巨力反震而回,陈铮猛的向后倒退,呼吸之间,便退出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三个回合,谁都没能奈何的谁,陈铮后退数丈,手指在泣血刀上轻轻一弹,“嗡”的一声,刀身颤鸣,余音缭绕,陡然之间,一道赤光在身前垂落。

    终于看清了对手的相貌,这是一个身形修长之人,身着兽皮,眼神阴鸷,透出一股狠辣绝决之色,手持四尺长的骨剑,剑芒吞吐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暗惊:“白鬼洞的弟子?”

    陈铮打量着他时,对方也在打量着陈铮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手中一口狭长的泣血刀,殷红的血槽散发着森森杀机,身上的气息怪异之极,明明与他相差仿佛,却只有易筋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随之,瞳孔微微一缩,问道:“易筋境?”

    陈铮猛的一抖泣血刀,一刀斩出。

    生死相搏,哪来这么多废话。管他什么修为呢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先斩一刀再说。

    陈铮这一刀迅猛如雷,刀光一起,风雷激荡,一道破空风声袭卷而来,风卷之中刀光如电,刀势遥遥锁定地方。

    此人只觉眼前赤光乍现,在自己的眼前急速的扩大,刀芒发出滋滋的吞吐声,一股凌厉的气机压过来,让他呼吸为之一窒。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,想不到陈铮只有易筋境修为,竟然能够轻松的斩出如此凌厉恐怖的一刀。

    手一动,骨剑激出一道剑芒,惨白的剑芒带着阴森森的气息,刀剑相碰,一声轰然的气劲爆炸声,陈铮感觉到一股阴寒气息沿着泣血刀传来,整个人都被击得倒退三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白鬼洞弟子!“

    此人的气息与铁狮一模一样,阴森邪恶中夹杂着一缕怨厉之气。

    击退了陈铮,此人并不兴奋,没想到易筋筋的修为竟能与他斗的不相上下,铁山部落中何时出了这么一位高手?

    陈铮修炼白骨阴风诀,已达金骨境中期,综合实力并不比锻骨境差,甚至还要强出一线。

    此人不明就里,把陈铮当作易筋境武者看待。

    认知上的差异,让他心中不敢轻视陈铮,甚至更加重视。刚才数个回合交手,他已经使出十成的实力,依然奈何不了陈铮。

    此人的战力之强,虽为易筋境修为,但已不在锻骨境之下。

    “铁山部族何是出了你这么一个高手?”

    此人眼中寒光四射,盯着陈铮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陈铮淡淡的道:“要战便战,废话真多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跨前半步,刀光一斩,再次主动的发动了进攻。此人修为已达锻骨境圆满,比之铁战,刺蛇之流还要高出一线。反应灵敏,剑法高超,综合战力并不弱于陈铮。

    刚刚易筋境圆满,正要冲击锻骨境的陈铮,遇到这么一位棋鼓相当的对方,便拿他当成磨刀石,磨炼自己的武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