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哞哞,哞!”

    光挨打不能还手,铁甲犀牛急的不断吼叫着,四只粗腿不断砸在地面上,轰隆隆,好似地震般,地面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这厮受了伤后,变的狡猾起来,等到陈铮它正面越过时,突然怒吼了一声,额头牛角挑了过去,速度极快。牛角化作一道乌光,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一股恶风从前后袭来,陈铮头都不回,反刀斩出一刀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泣血刀被崩弹起来,陈铮抖动手腕,一道赤光在铁甲犀牛眼前划出一道半弧。

    哞!

    铁甲犀牛发出一声惨叫,头颅剧烈摇晃起来,一缕血迹顺着眼角流出,竟然被陈铮划破了眼珠。

    最柔弱的地方受伤,铁甲犀牛痛入骨髓,眼前一片红色,急燥的乱撞乱踢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泣血刀尖发出一道寸长的刀芒,刀芒锋利无比,穿透了铁甲犀牛的皮肤,从他脖子上刺入,直达心脏。

    啵!

    一声爆鸣从铁甲犀牛体内传出,心脏被陈铮凝聚在刀尖的功力爆破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尘土飞扬,铁甲犀牛“哞”的一声惨叫,摔倒地上,浑身抽搐着,三五分钟之后,寂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好难杀的畜生,果然不愧是一级区域的霸主级蛮兽!”

    陈铮喘了口气,铁甲犀牛的防御太强了,他都不记的斩了多刀,若非催发刀芒,根本无法杀死。

    铁甲犀牛的肉不太好吃,但牛皮之坚韧堪比三级蛮兽。这一头铁甲犀牛明显不是普通类,防御力更强。陈铮把它拖到空阔地带,拨皮抽筋,取了犀牛皮。

    “这畜生很可是有主之物,我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!”

    陈铮斩杀了铁甲犀牛,为免节外生枝,迅速离开这里,绕了一个圈,又返回了昨天宿营的树洞。

    把树洞伪装一番,陈铮坐在树洞中,忖道:“先在这里修炼一段日子,看看能不能一鼓作气进入到锻骨境!”

    距离易筋境圆满只差一线,陈铮决定冲击锻骨境,然后再深入绝望森林。

    取出一块血石,以化血功吞噬,体内的气血不断冲涮着血肉筋膜,一缕缕的精力被提炼纯化后,融入气血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气血增强,一次次的洗刷着身体,把血肉中的杂质排出去,同时强化着筋膜。

    嘣!

    血石化作粉沫,陈铮马上运起无名功法,开始粹炼周身筋膜。易筋境乃是整合全身劲力的时期,这时候,筋膜越是坚韧,将来修炼的基础也就越好。

    血石中磅礴的精气十分之七八都被陈铮用来强化筋膜血肉。并借助劲力贯通血肉,震动气血,洗炼身躯,让躯体变得更加的强悍。

    这一次陈铮进入绝望森林,带了近百块血石,足够他修炼所用了。

    心神沉入气血搬运之中,感受着血肉被冲涮,越来越纯净。身体中的杂质被从毛孔中冲刷出去,好像脱一层污垢,全身上下说不出的清爽。

    等到血石的精气被彻底消化,陈铮终于停止行功,平复气息,然后看到自己的皮肤上渗出的一层淡黄色的油脂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修炼白骨阴风诀,以天地阴气淬骨炼体,怎么体内还有这么多杂质!”

    修炼蛮荒武道后,陈铮明白,血肉越纯净,劲力就会越通透。如今体内还有如此多的杂质,想要冲击锻骨境,看来还要等一段时间了。

    陈铮在树洞一连数日闭关潜修,只在每天早晨外出猎杀一只蛮兽。被他斩杀的铁甲犀牛尸体早已消失无踪,或许是被其他蛮兽吃掉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那头犀牛是有主之物,可这么多天,他把周围转遍了,都没有遇到任何生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被蛮兽杀死了吧?”

    没人找上来,倒了省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烤了半只蛮兽,填饱肚子,陈铮拿出一块血石,吞噬精气,再以无名功法淬炼筋膜,经过这段时间的苦修,他感觉自己随时都要突破易筋圆满之境。

    劲力贯通周身,背后两条大筋崩的紧紧的,陈铮摧动气血,不断冲洗着全身的筋膜。劲气与气血相冲,产生的强大排斥力,好似一只无形的手,弹拉着全身着的筋膜。

    尤其是背脊的两条大筋,就像满弓之弦,发出“嘣嘣”的声音,震动着全身皮肉,气血。

    突然,体内传来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好似筋膜断裂了,一股剧痛传来,陈铮发生出一声痛哼声。磅礴的气血化成了一股热流,洪水般在体内奔流。

    后背的两条大筋剧烈震颤着,两股劲力向中间挤压,而后互相缠绕,向脊椎中钻入。

    陈铮不敢分心,一心一意的催动气血向脊椎处汇聚,借着气血与劲力之间产生的排斥力,挤压劲力,令其向脊椎渗入。

    沉腰坐胯,后腰雪山处,一股强大的能量汇聚着,好像一包炸药包,随时都要爆炸,把陈铮炸的粉身碎骨。这是依附于后背两条大筋的劲力被陈铮扭合,而后沉降在雪山之处。

    随着两股劲力融合,大筋震颤,陈铮全身的劲力回缩向后腰,被他强行拧成一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一股强大的爆发力由雪山炸裂,后背两条大筋发出“嘣”的一声剧响,劲力沿尾椎向上攀蜒。

    筋骨齐震,瞬息之间,这股爆发力被整合成一股强悍的劲力贯通全身上下,陈铮感觉到腰胯微微一沉,一股力量由雪山沿着脊椎而上,好似一条大袭爬在后背上被激怒了,神龙摆尾,一股巨力涌向全身。

    陈铮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吹进一股气流,涨的他难受无比,他深吸了一口气,对着虚空连轰十几拳。

    磅礴的劲力充塞于后背两条大筋之间,以脊椎为中轴,随着陈铮一拳轰出,发出“轰轰轰……”的响声,一道道涟漪以拳头为中心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陈金的拳头似慢实快,轰爆了空气,劲力脱体而出,形成空气炮,堵在树洞口的石头被轰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霹雳般的响声后,陈铮的身体化为一道黑影冲出树洞,双手成爪,催动体内气血,劲力凝于双爪之上,施展出鬼爪手。

    嘶,嘶……

    凌厉刚猛的爪劲撕裂了空气,发出尖锐的啸声,空气中产生几十道肉眼可见的白痕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五指如插豆腐般,插入树干之内,留下五个指洞。

    陈铮哈哈大笑道:“易筋圆满,劲力整合一体,催金裂石不过如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