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灰色的云层,没人知道有多厚,就像一块灰色的幕布遮天蔽日,也隔绝了蛮荒世界的天地气机。

    广阔无边的森林,距离地面几百米,有一层稀薄如轻纱的雾气,被无形之力禁锢,风吹不动,常年不散。这层雾气非常的稀薄,挡不住人的视线,透过薄雾能清晰地看到遮蔽天空的灰色云层。

    从这层薄如轻纱的雾中降下一股奇异之力,压迫着一切血肉生命。只要进入绝望森林,身体内外都会受到这股奇异的力量的压迫。越往森林深处走,空中雾气越浓,压迫力也越强。

    能够走出绝望森林,就算双手空空,只是在森林中待上一段时日,无论气血、劲力还是精神都将得到一番磨炼,修为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陈铮调动真气做周天运行,原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也只能运行一周天,但在绝望森林之中,天地之力被隔绝了一部分,压制减弱,真气运行依然艰难无比,却能功行三周。

    不要小看这个数字,在蛮荒世界这个极端环境中,陈铮的真气运行一周天,真气积累五层,如今功行三周,就是一倍半的效率。一天,两天,三天或许看出太大的成效,但十天,二十天就是沧海化桑田,质一般的变化。

    功行三周,心力消耗严重,感觉到真气已有不稳之势,陈铮马上导引真气归入丹田,然后开始入定观想。

    每一次入定观想,白玉门便会把白骨巨魔蕴含的一点灵性吞噬,融入白玉门内的混沌之状。

    陈铮数次以心力探入白玉门,每挡跨过白玉门,就会被一股无形的斥力阻挡出来,心力无法接触到混沌之状,也不知里面倒底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若非他的心灵之力与白玉门融合为一,陈铮都以为自己要被夺舍了呢。

    一天无事!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推开堵在树洞口的巨石,一股潮湿的空气扑面而至,陈铮伸手在脸上抹过,掌心落下一层湿气。

    经过一晚上的积累,正是湿寒之气最浓郁之时,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,从他的毛孔之中钻入,要把冰结了一般。陈铮催动气血,瞬间把侵入体内的阴寒气息吞噬,融炼入气血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离开了树洞,准备猎杀一只蛮兽做为今天的食物。刚走出十几里,突然听到远方传来了“轰轰隆隆”的声音,连地面都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脚尖在地面一点,身体腾空而起落在一棵树干上,透过树枝探出头去,看见远方一头两丈高的庞然大物正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这厮浑身散发着金属般的质感,额中长着一角,四只粗腿如圆柱,支撑着起庞大的身躯,走起来十分笨重,沿途所过,看到巨树挡在面前,也不拐弯,一头撞上去,把巨树撞断然后碾压而过。

    黝黑的毛皮就像一层铁甲,走动间,粗壮的四腿踩在地面,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震的地面摇晃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一只铁甲犀牛!”

    陈铮一眼就认出这头畜牲,正是以力大、皮厚而著称的铁甲犀牛。这是一级蛮兽,但其防御力堪比二级蛮兽,只因身体庞大,沉重无比,影响了它的速度,显的较为笨拙。

    铁甲犀牛是一级区域的霸主级蛮兽,肉质酸涩,不到万不得已,没人会吃它的肉。不过,铁甲犀牛皮是制作软甲的极好的材料,筋骨是熬制胶质的最佳主料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的铁甲犀牛只有一丈多高,陈铮面前这足有两丈多高,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铁甲犀牛。

    “哞哞……”

    数声吼叫声传来,铁甲犀牛看到了站在树干上的陈铮,突然把头一低,额前牛角对准陈铮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头颅,灵活至极,额头的牛角不断晃动着,绞动了空气,形成一道涟漪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牛角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这头铁甲犀牛很不简直,牛角摆动间,极有章法,如同一位善使短戟的高手.

    寻常的一级蛮兽可没有这么灵动,大多是靠天赋生存。或敏捷,或有力,或防御,而眼前这只犀牛不用天赋,竟然用起了武功。

    “是有主之物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惊,立即收敛气机向四周察看,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这畜生发现他了,不管是否有主,总不能被只一级蛮兽级吓跑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一道赤光凌空斩落,铁甲犀牛的短牛很灵活撞来,“铛”的一声响,与泣血刀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陈铮竟然被抽得倒飞上半空,铁甲犀牛见状,忽然发起冲锋,“砰砰砰……”,一连四五棵巨树被撞断。

    陈铮身在半空,刀尖点在旁边的树干上,凭空横移一丈,忽然头下脚上,双手抱刀斩向铁甲犀牛的两只前腿。

    哧!

    赤光闪过,以铁甲犀牛左前腿划出一道口子,这畜生冲的太猛,前脚猛然受伤,轰隆一声,像是殒石落地一般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陈铮身化黑影,落在铁甲犀牛三丈之外。这头犀牛长的高大威猛,比寻常的铁甲犀牛高大一倍,可实力却没有超出一倍。

    刚才一刀似乎铁甲犀牛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,这畜生从地上站起来,晃了晃牛头,伸出舌头舔向左前腿的伤口。

    而后,以牛角对准陈铮,发出一声恼怒地巨吼。

    “好强韧的牛皮!”

    陈铮的泣血刀何等锋利,切金断玉也不过等闲,刀身上劲力加注,便是三级蛮兽也要被他斩伤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这头铁甲犀牛却只是轻伤,伸出舌头在伤口上舔了一下,连血都不流了。

    轰轰,轰……

    铁甲犀牛再次冲撞向陈铮,额前牛角用力一甩,划过一道乌光,便要把陈铮挑飞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后退五六步,不等站稳,飞身而起,泣血刀划出一道赤光,伴随着风雷之音,瞬间斩出十几道刀光,刀刀斩在铁甲犀牛同一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一刀轻伤,连斩十几刀,伤口深可见骨,铁甲犀牛伤口处皮肉翻卷,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哞!

    这厮的牛角晃动起来,虽然很有章法,但摆脱不了它天生笨拙的缺点。陈铮施展风雷九击刀法,刀如闪电,赤光如练,片刻之就在它身上斩出七八道伤口,铁甲犀牛浑身是血,黝黑的皮肤被沾成了血色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