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数日修养,陈铮的内伤恢复六七层,已经不影响他的活动。

    这段日子,无论流枫御还是铁蓝溪都知道他在闭关疗伤,没有来打扰他。一日三餐都有人按时送来,陈铮难得的静下心来,心无旁骛的揣摩功法武学。

    得到完整的无名功法,陈铮每日疗伤完毕,便不断揣摩,结合自己的修行经验应证推理,对锻骨境的修行渐渐明悟于心,只等内伤痊愈后,就可以修炼了。

    疗伤的这锻时间,陈铮过的忙碌而充实。每天天亮时,便对着初升之日,过转紫气东来心法,吐纳天地紫气。

    等到日升于天,以无名功法催动气血,洗炼皮肉,锤炼筋膜,背脊两条大筋每一次震动时,渐渐形成一丝共震,依附于两筋的劲力也有融合之象,向着中间的脊椎靠拢。

    一旦两根大筋形成稳固的共震,劲力融合,攀附于脊椎之上,便是易筋境圆满,突破锻骨境之时。

    无名功法修炼完毕,陈铮开始演炼刀法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圆满,再无可进,这门刀法的潜力已经被陈铮彻底发掘出来。随着陈铮的修为不断提升,化血刀法已经不足以发挥出陈铮的全部实力。这门一路伴随陈铮成长的刀法,到了不得不放弃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修炼蛮荒世界的武道,陈铮气血不断沉绽,洗炼,血洗天下这一式杀招,对他再无任何负担,渐渐地偏向于普通类的绝招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潜力已尽,陈铮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风雷九击之上。这一门得自班濯的刀法,意境深远,陈铮也只是达到小成之境,其威力已不差于多次升过后的化血刀,自来到蛮荒世界后,被陈铮多次倚之为斩杀敌人。

    刀法有三技巧,三意境。

    三技巧为举重若轻,举轻若重,轻重并举;三意境为刀势,刀意,刀道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刀势小成,一口十几斤的泣血刀在他手中变化万千,巧如灵燕,已入举重若轻之门。与三意境层层递进,受修为限制不同,三技巧并无高下之分。

    随着化血刀法大圆满,潜力已尽,进无可进,陈铮开始精研风雷九击刀法,这是一门快刀刀法,出刀之际迅如雷霆,举重若轻,攻敌之时,雷霆万钧,力压千钧,举轻若重。

    若想达到大成之境,必须领悟举重若轻与举轻若重的技巧,才能发挥出风雷九击的最大威力。

    陈铮修炼化血刀法达到大圆满,这一门刀法奇诡狠辣,临敌之际,每一刀都从不可思议之处斩出,令人防不胜防。若是不能悟透举重若轻,让手中一口刀轻若无物,便无法达到出奇不意。

    陈铮精修风雷九击刀法,举重若轻之境已悟,只差悟透举轻若重,就能达到大成之境。

    养伤的这段时间,他便每日琢磨刀法技巧。借助蛮荒世界的压迫力,凝聚刀势,感悟举轻若重。

    其实,参悟举轻若重最好的环境是在绝望森林之中,无形的压力之下,就像穿了一件斤重的铁甲,相当于天然的重力室,在这里炼刀,绝对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刀势激发,感受着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压迫力,陈铮收敛气血与劲力,一股强悍的压迫力从天而降,让他浑身猛的一沉,身上好似背了一块巨重,把他压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陈铮眼神猛地一缩,虽然有过类似的经历,依然让他心中震骇无比:“好强大的压迫力,若非我以劲力护体,恐怕连日常行为都无法持久。”

    慢慢适应着天地加注于体的压迫力,陈铮举起泣血刀,一招一式的演练着风雷九击刀法。

    这门刀法共有九招,威力各不相同,每一招都蕴含有一道风雷之意,九招合并,就是一道完整的风雷之意。

    陈铮的雷霆万劫刀,便是借由一道完整的风雷之意,合并九招风雷招式推演衍变而出。

    随着不断演炼着刀法,蛮荒世界对陈铮的压迫越来越大,强绝至极的压力从外而内,渗入皮肉,深入骨髓,甚至进入五脏六腑之中,就连他的精神都受到压迫,思维变缓。

    手中刀式越来越慢,好似泣血刀有千万斤之重,每一次挥动都让他用尽全身力气。

    陈铮感觉自己背负着一座大山,一招风雷刀使出,微微喘口气,让身体的压力稍有缓解,紧接使出第二招。

    势凝于刀,随着陈铮不断演炼刀法,一股风雷之势激荡,天地压力陡然而降,顺着刀势压迫向他的精神。

    心海之中,白玉门颤动着,一道道灵光收敛,抵抗着天地压力。陈铮只觉自己精神上也扛了一座大山,思维开始凝固。

    肉体与精神双重压力,让他全身各处骨骼发出噼哩啪啦声,好似炸炒豆子般。双重疲惫,已经影响了陈铮对刀法的把控,刀式变的越来缓慢,如同放慢百倍速度。

    一抹赤光闪现,血色雷霆划过,风雷九击最后一式使出,风雷激荡,刀势冲霄而起,似要斩灭了天地对他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天地受到了挑衅,压力陡然增强,陈铮如置身于无边汪洋之中,四周全是惊滔骇浪,让他稍微动弹一下都困难无比。无处不在的压迫力,让他就感觉到陷入泥淖之中,由四面八面挤压而来的力量,形成强绝之极的束缚力,禁锢着陈铮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咳咳,好厉害压迫力!”

    陈铮发现,他反抗越激烈,天地压迫力就越强悍,而当陈铮收敛刀势时,这股压迫力也随之变弱。

    一遍风雷刀法使过,陈铮浑身大汗,瞬间收敛了刀势,催动气血,凝聚劲力布于全身,身上的压迫力陡然变小。

    浑身的力气被完全榨干,瘫坐在地上,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番天地压迫力的锻炼,陈铮发现自己的心灵之光竟然变的更加凝实,白玉门上的灵光越发内敛深沉,就连白玉门也变的越加具有质感。

    回到屋里盘膝而坐,拿出一血精,以化血功抽取里面的精气,补充了消耗的气血,已到了午饭时间。仆役很准时的送来饭食,一盆烤的焦黄的三级蛮兽肉,一罐大骨汤。

    午饭完毕,陈铮服小半碗蛇血羹,催动气血,把药力输送入全身各处。而后,双目合闭,以心力勾勒白骨巨魔形象,入定观想。

    等到了晚上,阳退阴生,陈铮开始修炼白骨阴风诀,这时候,天地阴气生发,虽然稀薄到极点,有近乎于没有,但终究还能聚敛到一丝丝。等到阴气聚集到足够时,陈铮运转心法,推动真气周天运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