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半碗蛇血羹入腹,陈铮缓缓搬动气血,运转全身。药力渗入气血之中,地遍全身各处,好似泡在温泉般,从内而外透出一股舒爽感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无上灵药,比之九转熊蛇丸更盛一筹。”

    药力发散,陈铮恢复一丝力气,掏出两块血精,一手握着一石,开始吞噬血精中的精气。

    血精蕴含的精气极其磅礴,精纯凝炼,吸入体内,随着气血搬运,瞬间融入其中。陈铮借助血精修炼,修为一日千里。随着周身气血不断积累沉绽,只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从皮肉境臻入易筋境大成。

    如今只差激活背脊大龙,让凝聚于后背两根大筋上的劲力融二为一,即可催动劲力锻骨洗髓。

    随着对化血功的领悟越发精进,已经摸到大圆满之境的门槛。心念一起,血精内聚积的海量精气,被他援援不断的吸取炼化。

    体内气血不断壮大,潜藏于身体各处的阴气被强行压榨而出,渗入骨髓之中,洗炼骨髓,锤炼骨骼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也随之缓慢的运转起来,吞纳抢夺体内的阴气。

    陈铮见之,心中一动,想到在绝望森林时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运行的很难难,但效果非凡。一念而生,调动丹田的真气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的无处不在的压迫力好似把他的丹田凝固了一样,任凭他使尽力气,真气没有丝毫异动。

    “压迫力太强悍,彻底隔断了我与真气的联系,想要调动真气,还要想办法隔绝了蛮荒对我的压迫力。”

    他在绝望森林时,可以调动真气,是因为绝望森林被一层铅云覆盖,遮住天空与大地之间的联系,而且绝望森林上空的一层稀薄雾气蕴含着奇异之力,也抵消了蛮荒世界之力对他的压迫。

    “若我能摸拟出绝望森林的环境,能不能调动丹田中的真气?”

    陈铮唯一能利用的就是体肉气血与劲力,想到这里,他开始凝聚劲力,背后两条大筋震荡,劲力贯通血肉,组成一张大网把自己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脑中观想白玉门,灵光普照,一心数用,维持劲力网络不散,一缕心力沉入丹田之中,调动真气从气漩中流出,进入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真气刚入经脉,丹田好似大地震,虚空震荡,无处不在的压迫力瞬间把真气击散,在丹田之中崩溃。

    气漩微震,把散乱于丹田的真气吞噬,重新温养。

    “有门!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惊喜,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真气能从气海之中调出来,就说明方法管用。劲力织结成网,罩于全身,可以抵消一丝蛮荒世界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但这一丝抵消力还不足以让真气进入经脉,就被无处不在的压迫力压的崩溃。

    “真气崩溃,说明不够凝纯。若是真气凝炼如百炼,千炼钢铁,还会被压的崩溃吗?”

    陈铮再次调动真气,吸取刚才经验,先在丹田之中温养片刻,在丹田出口多加一层劲力防护,真气出丹田,入经脉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地动山摇!

    精纯至极的真气好似冲破了一层无形的壁障,顺利进入十二正经之中。就像八十岁的老太太负重两百斤,行走艰难,寸步难迈。

    真气每前行一寸,陈铮都要耗费巨大的心力。心分数用,一边维持劲力网络隔绝蛮荒天地,一边还要搬用气血,炼精化气,为真气提供后援。

    强大的压迫力之下,真气每过一条经脉,一个窍穴,就会精纯一分,以肉眼可见速度提升着。

    功行一周天,真气归入丹田气海,陈铮也已精疲力竭,心力耗损怠尽,头脑晕晕沉沉,脸色越发苍白。

    如此极端的环境下运行真气,对心神的耗损不可想象,才只一周天,陈铮便心神疲惫,白玉门上的灵光暗淡,心海一片晦暗。

   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收获也超乎想像,真气凝炼了五成有余,炼精化气的效率比以往提升十倍。一周天运行,气血消耗三分之一,手中两块血精的颜色明显暗淡许多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体验,陈铮心有定数。

    “以我现在的心灵修为,只能每天进行一次周天运行,再多就会造成心灵之光崩溃,倒退回化虚为实之前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真气运行一周天,只以前而言,真气只能增加百分之一,甚至几百分之一。而如今,却只直接增加了一层有余。

    照这个速度,不出十天半个月,他就能突破的后天八层后期。

    真气回归丹田,陈铮一心运转化血功,吞噬血精中的精气,补充消耗的气血。直到手中两块血精中的精气消耗过半,体内气血充盈,有一了丝涨涨的感觉,这才停止行动。

    脑中观想白骨巨魔,灵光普照心海,以心力勾勒白骨巨魔的形象。忽然之间,心海虚空震动,一股浩大,深邃的气息凭空而生,一道白骨巨魔的投影呈现于心海之中,与心力勾勒的形象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白骨巨魔气息邪恶之极,刚一出现,便袭扰陈铮的心神,激发起陈铮心底的欲念,幻化出种种异象,冲击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晋入鸿鸿冥冥之中,似醒似睡,似沉似觉,守心如一。耳中隐隐传来白骨巨魔的呢喃声,这呢喃声如似天音,蕴含着天地间无上玄妙,令他心神动摇,幻象丛生。

    琴瑟相合,仙乐奏鸣;上有天花坠地,下有金莲吐露,引人心弛神往。

    陈铮不为所动,谨守心神。

    白玉门微微震颤着,灵光笼罩向白骨巨魔,镇压着蠢蠢欲动的魔性。

    白骨巨魔的一丝灵性见无法撼动陈铮的心神,便要离体而去。没想到白玉门动作更快,轻轻一震,巨魔形象崩溃,未来及逃走的灵性被一口吞噬入门内,融入混沌之状。

    瞬间,一股温润如玉的气息从虚空中产生,似甘霖普降,地涌灵泉。丹田中真气突然萌动,欲要进入经脉,却被蛮荒世界之力压迫的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最终融入白玉门,令白玉门越发生动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