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铛!“

    风雷九击乃是快刀之法,一刀建功,陈铮脚尖轻点地面,飞身扑向曹休,刀刀连环斩,曹休一双短护在身前,任凭陈铮的攻击雨打浮萍般落下。一双镔铁戟不断与泣血刀相撞,劲力激荡,震的陈铮手臂酸麻,十几刀无功,连忙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曹休见状,大喝一声,双戟如蛟龙出海,盘旋飞舞,变化出几十道乌影,罩向陈铮,透出一股横扫千军之势。

    这一击势不可挡,凶猛如滔,陈铮连退十几步,再不能后退,只能奋起全力,一记血洗天下斩出,滔天血焰涌向曹休的满天乌影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陈铮身体猛的倒飞起来,落地踉跄后退四五步,脸色惨白,一缕鲜血由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曹休的气势也不由一滞,一个立定旋身,借着一股强大的离心力,撞向陈铮。一双短戟以快打快,再次把陈铮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眼色大变,强忍体内翻涌的气血,风雷九击刀法形成一片雷海,如九天风雷,以快应快,抵挡对方越来越凌厉攻杀。

    两人以快打快,使到急处,只见双戟化作乌光,似蛟龙腾空,刀光如影,风雷激荡,轰隆隆的雷霆响彻天空。

    双戟化作双蛟,穿行于风雷之中,激昂于雷霆之下,化作双蛟剪绞杀向九天之上的风雷。

    演武场中,风云相汇,蛟龙腾天。赤光与乌光相撞,两条人影兔起鹘落,杀的你来我往。

    曹休这时飞临到陈铮头顶之上,这一番快攻,他已清楚把握到陈铮已是强弩之末,冷喝一声,双戟凶狠的砸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轰!“

    泣血刀脱手而飞,陈铮鲜血狂喷,却在一双短戟触体前,瞬间幻作一道虚影游移开,使的曹休一双镔铁戟落空。

    曹休应变极快,一击落空,双戟回旋,两戟划过一道半圆,朝着陈铮横扫而过。

    泣血刀被震飞,陈铮的只能以一双肉掌硬抗,鬼爪手阴气外溢,包裹了双掌,分别拍向落下的双戟。

    “蓬!蓬!“

    陈铮整个人被反震得跌出了三丈有多,脚步还未站稳时,突然冲天而起,十指成爪,在空中抓出几十道爪印,凌厉阴森的气劲撕裂着空气,罩向曹休。

    曹休一声长笑,后发先至,一双短戟刺入满天爪影之中,准确天比的刺向陈铮胸口。

    森寒的逼人气劲刺来,陈铮扑至半空难以发力,突然扭动腰身,双腿连踢,踢爆了空气,发出轰轰的声音,收爪握拳,轰出两记百步神拳。

    “蓬!蓬!“

    曹休一击未能建功,气劲已衰,正是旧力已逝,新力未生之际,眼见陈铮凌空轰来拳劲,连忙双戟交叉护在胸口。

    沉重的拳力轰在铁戟上,曹休连退两步,脸色赤红一片,气血被撼动,一时之间,反击之力皆无。

    借着击中曹休的反震之力,陈铮的身体再往上腾升,后翻一个跟斗,落向泣血刀抛飞的地方。未等双脚落地,轻轻一掌击在刀柄上、

    铛啷一声,泣血刀从地上跳起来,被陈铮一把抄在手中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赤光垂落身前,布下一层刀网。

    曹休正待再次攻击,突然一声娇喝传入耳中:“住手吧!”

    铁乔兰忽然阻止了曹休的攻击,目光惊奇的看了看陈铮,而后对曹休说道:“不用在战了!”

    铁乔兰的声音如九籁天音,让陈铮精神猛的一滞,差一点把捏不住气血,瘫软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已是强橹之末,无力再战。若非铁乔兰呼止,不出三招必被曹休所伤。即便如此,他体内也是一团糟,本以稍好的内伤,更加严重,五腑如焚,胸口憋闷痛苦,

    “嘿嘿,小九交了一个不错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铁乔兰深深看了一眼陈铮,没头没脑的对着铁蓝溪丢下一句话,素手一挥,便向蓝溪府走出。

    “十三姑的承诺作得数吗?”

    铁蓝溪朝着铁乔兰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铁乔兰留下一声冷哼,铁蓝溪脸上像绽放了的花朵,对着铁乔兰的背影遥遥拱手,高声喊道:“十三姑慢走,小侄不送!”

    铁乔兰的身影消失,陈铮忽然喷出一口血雾,身体剧烈摇晃着向地上跌倒。

    “陈兄!”

    铁蓝溪大吃一惊,一步冲过来扶住陈铮,问道:“陈兄?”

    陈铮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声音虚弱地说道:“我内伤复发,劳驾铁兄遣一人送我回去!”

    铁蓝溪看他脸色苍白无血,气息虚浮,连忙喊来一名武士,吩咐道:“把陈兄送回蓝草苑。”

    “陈兄先回蓝草苑养伤,我马上着人给你送去最好的疗伤灵药。”

    目送陈铮被搀扶着离去,铁蓝溪眉角露出喜色,这一波不亏,不只杀了鹿阳,还得了铁乔兰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因为鹿阳的原因,本来偏向铁景的铁乔兰,被他硬生生破坏,甚至有可能借这个机会交好铁乔兰,让她偏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老四知晓了,会不会气的吐血!”

    铁老四会不会吐血还不知道,以陈铮重伤为代价,乘机与铁乔兰攀上关系,这一波绝对不亏。

    再说,陈铮回到蓝草苑后,马上检查伤势。他昨夜已受了不轻的内伤,本不应该与人动手交战,但在铁乔兰咄咄逼人的态势下,不得已与曹休大战,被对方打伤,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如今,五脏六腑如火焚烧,口鼻之中尽是血腥气味,连搬运气血都变得艰难无比。

    掏出一粒九转熊蛇丸吞入腹中,一丝丝清凉之气向着腑脏渗入,也只是稍稍缓减了痛苦。伤势太重,就连九转熊蛇丸这等黄泉魔宗一等一的疗伤灵药都不再起作用。

    曹休数记重击,击溃了他的气血,铁乔兰在场时,他强忍着不敢露出一丝异状。没想到让内伤越发严重,刚才一口血雾喷出,陈铮顿时四肢软弱无力,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陈爷,九爷着小人给您送来了蛇血羹!”

    一阵敲门声传来,一位仆役端着个瓷罐进来,放到卓子上后,对陈铮说道:“这可是咱们府里极好的疗伤灵药,便是整个铁山城都很出名哩。九爷交待小的,说这蛇血羹每日三服,每次小半碗,要连服五日。”

    陈铮抬起手臂,有气无力的挥了一挥,道:“代我谢谢铁兄,你要疗伤,你回去复命吧!”

    “陈爷体重,小的先行告退!”

    看着仆役离开,陈铮走到卓前,打开瓷罐,一股馥香味从罐里传出,窜入鼻孔之中,陈铮精神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无上灵药,只是吸一口药香,竟让我浑身轻松起来!”

    依着仆役所言,陈了小半碗蛇血羹服下,顿时一股温热气流游遍全身,腑脏痛苦立减一半。

    “有效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一喜,连忙坐回床榻,盘膝运功,搬运气血。蛇血羹的药力融入气血之中,通着气运行通达全身,火辣辣的腑脏之中,开始变的暖洋洋的,像是泡在温泉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