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似乎不堪对方的气机压逼,向后退了一步,脸色微微一变,看向铁蓝溪,茫然不解地问道:“谁是鹿阳?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铁乔兰见他还在演戏,目中透出一道怒火,挥手一掌击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十三姑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铁乔兰突然出手,铁蓝溪脸色大变,再要阻拦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一股磅礴的气劲涌来,陈铮身化幻影,连退四五步,以掌化刀斩向身前的气劲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铁乔兰挥出的气劲一记掌刀斩开,陈铮气血上涌,脸色陡然一红,身体踉呛再次后退四五步,喉节耸动,强行把涌入喉咙的血气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十三姑,你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铁蓝溪把陈铮护在身后,面色铁青的看着铁乔兰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面对铁蓝溪的喝止,铁乔兰不做任何反应,目光盯着陈铮,心中惊讶至极,受了她一记掌劲,竟然没有重伤。

    铁乔兰哪里知道,陈铮修炼化血功,吞血炼精,对气血的控制达到出神入化之境,降气沉血,抱守元一,气血沉凝如固,除非直接交手,只凭眼力根本看不出他的虚实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铁乔兰眉目含煞,看着陈铮冷笑数声,道:“实力不错,战将之下还从没有人能受到一掌而完好无损,看来你果然是刺杀鹿阳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铁乔兰手掌虚托,一道沉重雄厚的战手浮显,迷蒙如雾,好似一段霞光。

    “够了,十三姑!”

    看到铁乔兰激发战气,铁蓝溪脸色大变,开口喝斥起来:“这里是蓝溪府,不是兰芝府。十三姑要逞威风,恐怕是来错了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据我所知,昨夜刺杀鹿阳的刺客,受到熊阔一击身负重伤。我不过是试探一二罢了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面色猛的一沉,沉声说道:“即使试探完了,十三姑还请自便!”

    谁知铁乔兰摇起头来,道:“还不够,据熊阔所说,刺客受他一击,内腑重创。光凭一掌怎么能试探出来,他若不是刺客,就与曹休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十三姑,你别太过份了。陈铮昨天与庞海交手,已然受伤,如何是曹休一战!”

    内腑重创,最忌与他交手。

    铁蓝溪心里明白,陈铮确是刺杀鹿阳的凶手,只是没想到陈铮竟被熊阔重了内腑,一旦与曹休交手,必定暴露。

    正待分辩几句,代陈铮拒绝,铁乔兰抻手一摆,态度强硬的说道:“他能受我一掌而不伤,以庞海区区洗髓境修为,还伤不了他。若想洗清嫌疑,必须与曹休交战一场。除非你们心虚,若是如此,就不要怪我了!”

    铁乔兰强辞夺理,铁蓝溪正要再开口,被陈铮阻止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平息了翻涌的气血,突然向前一步,高声叫道:“蓝溪兄不必为难,我便与他战上一场,以证清白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喜欢你这种硬汉,希望一会儿你不会被打的吐血!”

    曹休狞笑一声,站到陈铮对面,其他人马上后退十几步,为二人腾出空地。

    曹休背插一对镔铁短戟,额上纹了一只蝎子,形态狰狞,眼神凌厉,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一种金属般的光泽,整个人就像铁铸似的。

    比得陈铮高了足足个头身,配着黑色的皮甲,显得格外彪悍。此人是铁乔兰十八面首之一,又被外界称为兰芝府四大金刚之一,与昨夜一棒打伤陈铮的熊阔实力相当。

    陈铮打量着眼前的对手,此人眼窝深陷,眉骨突出,双眉如浓墨画出的“一”字,眼睛射出冷酷电芒,冷冷地瞅着陈铮。

    宽大粗糙的大手,各提着一柄百炼镔铁造的短戟。戟刃散发着寒光森森的锋芒,隐隐被血气渗透,也不知杀过多少人。

    不等陈铮反应,曹休首先开口,露出上下两排白森森的牙齿,不屑道:“你死定了!“

    语毕往前跨出一步,四周的气氛立时变得肃杀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凛然,手按刀柄,缓缓搬运气血,凝聚劲力,布于周身。

    曹休再次出第二步,突然一股惨烈强大的气势朝陈铮压迫过来,眉中纹着的蝎子好似活了过来,散发出殷色之色,越发狰狞可怕。若换了一般人,早就未战心怯,弃刀投降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他面对是陈铮,早已经凝炼心灵之光,化虚为实。又与白玉门融合为一,镇压心海,感受到曹休的气势压迫,白玉门微微一震,一道灵光照亮心神,稳固了心神。

    连白骨巨魔的投影都敢吞噬的白玉门,曹休的气势压迫简直就是小儿科,不足一提。

    曹休修行的功法,以势凌人,以无敌强大的气势摧毁对手的心志,而后双戟轻取对方性命。

    在他迈出第三步时,瞬间发动狂猛的攻势。一双铁戟化为乌光刺破了空气,戟刃上锋芒毕露,半月刃划向陈铮咽喉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道赤光冲天而起,陈铮忽然消失,曹休眼前一花,心中暗叫一声不好。便见赤光从天而降,向他的头颅斩来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速度!”

    陈铮后发制人,攻击速度之快,别说曹休吓了一跳,就连铁乔兰也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眼看赤光斩落,阴森森的气息侵袭而来,曹休一声狂喝,双戟交叉,高举过顶,准确无误地把泣血刀夹在双戟间,反应之快,教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“铛!“

    双戟之间传来一股强劲的螺旋之力,陈铮骇然提刀后退。他内腑重创,本来短期内不能与人交手,但铁乔兰逼迫过盛,与曹休交手乃不得已而为之,自然不会与他硬拼。

    一击震退陈铮,曹休一双短戟顿时化作漫天乌芒,铺天盖地朝他罩来。

    这曹休身经百战,看到陈铮不敢与他硬拼,露出一丝冷笑,硬打硬冲,双戟蕴含千斤之力,砸在空中发出呼呼的啸声,令陈铮暗叫一声苦也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施展开来,风先起,雷相随,风声雷鸣相伴,泣血刀如穿林过树的巧燕,刀走无间,穿入戟影,斩向芒影的核心处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刀尖撞在戟刃上,陈铮化作一道影子,猛的后退。曹休亦被迫退两步,被陈铮破解了他排山倒海的攻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