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运气调息,陈铮的内伤稍好,等到巳时才回了内城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经过一夜上的发酵,鹿阳在迎晓院寻欢作乐时被刺客所杀,已经传遍内城。

    作为铁乔兰的面首之一,鹿阳在内城的贵人之间还有很有名气的,当然这个名气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他的死,在内城引起一阵波澜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不看僧面看佛面,毕竟是铁乔兰的面首,而且正当宠时,竟然被刺客所杀。无异于在铁乔兰脸上甩了一巴掌,太不给她面子了。

    铁乔兰的修为在整个铁山城中,只能算是二流上等,不入一流,但她身后的红莲战王却是蛮荒世界的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背靠这么一尊大神,铁乔兰在铁山城的地位极重,没有任何人敢小视于她。如今鹿阳被杀,人们都看着铁乔兰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中午未到,铁乔兰在四五名面首的拥簇下进入蓝溪府。

    鹿阳被杀,铁蓝溪是最大的嫌疑人。天色刚亮,蓝溪府外就徘徊着许多陌生的面孔,都在察探蓝溪府的动静。

    陈铮返回蓝溪府时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得到鹿阳被杀的消息后,铁蓝溪就派出心腹在外面接应陈铮,没有惊动任何人,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蓝草苑,好似从没有出去过。

    昨天与庞海交手,被其一剑所伤,是个极好的借口,陈铮似乎受到教训,老老实实的待在蓝草苑里。

    经过昨天一夜疗治,他的内伤稍好,肺部再没有火辣辣的感觉。除了不能与人动手外,其他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铁蓝溪也没有来看望他,陈铮便搬动气血,推宫活血,借助九转熊蛇丸疗治内伤。

    九转熊蛇丸是黄泉魔宗一等疗伤灵药,最适用于后天境用来疗治内伤,见效即快。才只一个晚上,陈铮的内腑出血之状就被止住。除了脸上带有一丝苍白之色,行走自动,不动用武力的情况下,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在蓝草苑安心疗伤时,铁乔兰带着四五名武士闯入蓝溪府之中。

    鹿阳被杀,铁蓝溪早就预防,听到铁乔兰闯入府中,马上带了数人迎出内宅。

    “十三姑登门,蓬荜生辉!”

    经过演武场时,与铁乔兰迎头相遇,铁蓝溪远远的站立,冲着铁乔兰拱手作揖,脸上笑盈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十三姑怎的有空来小侄府上?”

    铁乔兰一身橙色宫装,外罩一件轻纱,因是常年修行,身体修长,腰如细峰,胸前山峦,三十几许,皮肤还如十八九的妙龄女子,尤其一双杏眼,横波流转,一股成熟迷情扑面而至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铁乔兰冷哼一声,恨不得在铁蓝溪那张笑脸上狠狠抽一巴掌。自己都打上门了,还在装疯卖傻,以为能骗的过她的双眼吗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来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到铁乔兰的置问,铁蓝溪露出茫然之色,既而恍然大悟,惊讶的叫道:“十三姑是来兴师问罪的吗?您怀疑是我杀了鹿阳?”

    这厮可恶之极,整个铁山城都知道刺杀鹿阳的凶手必定是他,还在这里装傻,以为能蒙混过关吗?

    打狗还得看主人呢,铁蓝溪派人刺杀鹿阳,就是在打她的脸,若不能给她一个满意交待,今日便让蓝溪府见见血,给铁蓝溪一个难堪。

    “交出刺杀鹿阳的凶手,我既往不咎,若不然的话,别怪我给你难堪。”

    铁乔兰杏目含霜,脸色冰冷,眼中精光四射,盯着铁蓝溪,摆出一副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式。

    “天大的冤枉,十三姑怎么能轻谣言,我门下众人这段时间从未出过府,怎么会是刺杀鹿阳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一副受尽冤屈的样子,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庞海,庞海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庞海从演武场小跑出来,对着铁蓝溪微一躬身,又向铁乔兰拱手抱拳,道:“庞海见过十三姑!”

    铁蓝溪把庞海拉到铁乔兰面前,大声叫道:“庞海,你给我说实话,咱们府中门客昨天有外出的吗?”

    庞海故作沉思,然后摇摇头,道: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看着铁蓝溪主仆二人一唱一合,铁乔兰冷哼一声,冷声说道:“据说你府上新来一位门客,你敢把他叫出来与我对对质吗?”

    铁蓝溪露出为难的表情,狠狠地剜了一眼庞海,解释道:“十三妦对我府上的事情了若指掌呢,陈铮非我门客,而是我的一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铁乔兰面带不屑的说道:“你不要装蒜,谁还不知道谁呀!我不管他是你的朋友还是门客,你把他叫出来与我对质,若果真冤枉你,我便应你一个要求,若真是刺杀鹿阳的凶手,休怪我不念姑侄情份。”

    听到铁乔兰的话,铁蓝溪眼睛猛地一亮,他正为一事为难,没想到铁乔兰自动送上门来,随即点头应道:“没问题,我这就把陈铮叫来与十三姑对质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打发一名属下去叫陈铮,扭头瞪了一眼庞海,斥责道:“看你做的好事,争中好斗,连我的客人都敢打伤。也不知陈铮兄弟伤势如何,若是伤重难治,看我怎么修理你。”

    庞海一声不吭的站在铁蓝溪身边,任由他训斥,做出一副任凭置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铁乔兰冷哼一声,不愿再看他演戏,太做作,太虚伪。

    片刻,陈铮跟着一位武士来到演武场,看到铁蓝溪面前站着的一位女子,颐指气使,目空一切的样子,心中一动,便猜中了此女的身份。

    走到铁蓝溪身前,冲着他拱了拱手,道:“见过铁兄!”

    打个招呼,目光移到庞海身上,随之目光变冷,冲着他冷哼一声道:“庞海可好?”

    庞海“嘿嘿”一笑,露出一丝不屑道:“庞某很好,不劳阁下记挂,倒是阁下的伤可是好了一点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露出一丝羞怒,甩过头不在看他。

    铁蓝溪见状,突然向庞海甩了一袖,高声喝道:“庞海,你太没礼数了,打伤了我的客人,还敢如此无礼?”

    这三人不去演戏可惜了,一唱一合,完全把别人当成看台下的傻子了。铁乔兰目光打量着陈铮,突然一股气机外溢,压向陈铮,冷声喝问:“是你刺杀了鹿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