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出小院后,陈铮没有走原路,直接窜入邻院,横插而过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他刚跃到另一栋小院的院墙上,突然背后惊现警兆。

    微不可闻的暗器破风之声传来,暗器近身,一道“哗啦啦”的索链声,好似灵蛇般,环绕弯曲,卷向陈铮腰间。

    “此路不通!”

    身后索链盘腰卷来,身前一道壮硕的身影忽然出现,手执一根狼牙棒,上面根根倒刺,寒光闪烁,对着陈铮劈头砸过来。

    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。早就惊动了的护卫保镖,巡逻武士,高举着火把,从四面八方包抄而来,陈铮还是没能逃出迎晓院,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狼牙棒带着呼呼风声,向他砸过来,陈铮脸色大变。重达百十斤的铁棒子砸在身上,但是钢筋铁骨也要被砸成肉泥。绝不可力敌,陈铮瞬间做出决定,扭动腰身,脚在院墙用力一踩,身体倒飞而起,凌个侧翻,泣血刀挑向背后袭卷而来的索链。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如点蛇七寸,刀尖挑在铁链上暴起一连串的火花,曲直如意好似真的被打中了七寸长蛇,软弱无力的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终于看清袭卷的铁链,哪里是什么暗器,二指粗的链索一端连接着一枚五角型的铁蒺藜,散发着森森寒光,五枚角的边缘被打磨成刃,锋利无比。一旦被刺入身体,就是一个大窟窿。恶毒,狠辣,也不知这人是怎么想出来的,打造了这件毒辣的索链。

    五角型铁蒺藜已经十分歹毒,铁索链比之更加歹毒,连接铁蒺藜的一端,大约一丈长的索链上粘连着无数的细小的倒刺,若非借着火光,陈铮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兵器!”

    陈铮倒吸一口冷气,同时对自己刚才的决定庆幸无比,若是被这铁索卷住,后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十足的凶器,光看着索链上的倒刺就让他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眼看的被包围,陈铮一声狂喝,准备杀出一条血路,手中神刀腾起一道血焰,人与刀合,霎时间由原地消失,一道黑影激速冲向包围来的武士。

    像离弦的箭矢般,疾速射往冲的最快的四名武士,这四人手持短戟,配合无间,组成一道合围阵,向陈铮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血焰升腾,陡然一道血浪把四名短戟武士淹没。这四人也有易筋境的修为,配合无间,组成的合击阵势,甚至能与锻骨境圆满周旋而不败。

    只可惜遇到了陈铮,他的速度太快,快的让人反应不及,四名执戟武士就被血浪淹没。

    阴森寒冰的气息侵体而入,区区易筋的修为根本没有低抗力,气血就被封冻,身体僵直,像是冻僵了一般,眼前有赤光闪现,接连四声惨哼。

    血浪消失,像从没出现过一样,就见一道黑影冲天而起,踏上另一边的院墙,翻身跳入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刺客向丙字院逃了,快追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手拿狼牙棒的壮汉浑身肌肉高高鼓起,双眼暴出骇人的光芒,一声厉吼:“开!”

    院墙被狼牙棒砸出一个豁口,七八名身形敏捷的武士冲入豁口,向陈铮追杀而去。

    迎晓院高手如云,陈铮刚从丙字院翻出,迎面十多位武士堵住了他的逃路。陈铮双脚还未站稳,突然弹了起来,一掌拍中身后的院墙,借力腾空,双脚在墙上用力一蹬,人如炮弹轰向堵在前面的武士。

    滋滋,滋……

    泣血刀在身前不断挥舞,几十道赤光暴起,刀芒吞吐,杀入武士群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凭空炸响雷霆,成千上百道赤光冲天,凝成一座虚幻的莲台,悬于陈铮头顶,身体各处的阴气从亿万笔孔中喷出,环绕于身周。头顶莲花飘落,一瓣,两瓣,三四瓣,伴随着赤光垂下,把陈铮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这一招是他从郝剑处得来的灵感。想当初,他与白世镜围攻郝剑,对方头顶煞云,硬是挡住了两位半步先天的攻杀。

    修炼蛮荒武道,全身气血沉绽,精纯雄厚,陈铮斩出雷霆万劫刀后,尤有余力,泣血刀在身前猛的一划,又一招血洗天下而出,血气弥漫,凝成一道血浪,阴森气息扩散,在地面凝聚一层薄薄的寒霜。

    一刀还嫌不够,陈铮又斩出一记血洗天下,左一刀,右一刀,一口气连出十二刀,赤焰如滔,组合成一片汪洋血海。

    随之,他的身体猛然幻出好几道影子,彻底隐入血海之中。泣血刀熄灭了刀芒,一缕刀势凝于刀身,含而不吐。陈铮如同鱼儿游于水中,借着血海掩藏形迹,突然一刀斩出,耳中听到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好似连锁反应,第一声惨叫声响起,接连又有四五声惨叫,从武士哪里不知对方隐藏在血海之中施展偷袭。

    “刺客隐在血雾中,退出去!”

    血海中传来惊慌失措的呼叫声。

    “装神弄鬼,给我破!”

    刚刚追过来的壮汉,看到眼前一团血雾,里面接连不断的传出惨叫声,眼中暴出一团冷光,手中狼牙棒带着万钧之势,狠狠砸入血雾之中。

    呼呼劲风与万钧之力,把血雾砸开一道缺口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好巧不巧的砸向了陈铮方向,呼呼劲风袭来,陈铮只来得及挥刀格挡,一股巨大的不可抵抗的力量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陈铮猛的喷出一口鲜血,血海崩溃,整个人被轰飞三四丈之外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身体摔在地上,一股血箭从口里喷出,这一下摔的够狠,一个透心凉,巨大的反震力透入背心,震的他五脏六腑移位,眼冒金星,一口气息走岔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一团团的鲜血随着咳嗽声从口中喷出,十万火急,生死关头,陈铮用力咬中舌尖,头脑为之一清,翻手拍在地面,身体反弹而起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刚站起,重达万钧的狼牙棒再次砸过来,有了一次教训,陈铮连忙施出一股阴柔之力,泣血刀挑中狼牙棒,陈铮再次被轰飞。

    这一次早有准备,陈铮借着这股巨力,忽然腾空而起,落在院墙之上,脚尖轻轻一点,横空挪移,身如大雁般,窜高伏低,身不落地,借助一切可借的建筑,树木,向着迎晓院外急速逃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