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一刀斩下,左手使出鬼爪手,顿时间满天爪影飘忽无定,恐怖的爪劲撕裂着空气,发出尖锐的呼啸音,令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鹿阳骨剑落空,就见一道掌影落在胸前,不等反应便已落在胸口。强劲的掌力直接就把他拍出倒飞出去,撞在墙壁上,一口鲜血喷出,整个人好似弹簧般,刚一落地就弹飞起来。

    面如寒霜,眼中冒出骇人的光芒,盯着眼前的刺客沉声喝道:“你是白鬼洞哪位师兄?”

    体内阴寒的气息流窜着,一缕熟悉的气息,让鹿阳把陈铮误认为白鬼洞的弟子。“我已投入铁乔兰麾下,你敢杀我,就不怕给白鬼洞招灾吗?”

    竟然把自己误认为白鬼洞弟子,陈铮心中一怔,瞬间将计就计,也不说话,泣血刀向前一划,迅捷如电般冲向鹿阳。

    “铛!“

    刀剑想击,一股巨力涌来,鹿阳后退两步,撞在墙壁上,只觉对方长刀传来一股阴森森的气息,侵入体内,让他遍体生寒,气血都要冰冻了,虎口被震的发麻,手臂僵直。

    骇然挥剑,布下一层剑网,向门口逃去。

    陈铮哪容他逃走,左掌翻飞,一记浑雄的掌劲遥空发出,掌劲如山呼海啸,汹涌向鹿阳。

    阴森妖邪的气息,顿时引发了潜藏在他体内的魔性气息,鹿阳回身一击,骨剑划破掌劲,刺向追来的陈铮。

    气劲阴森,带着一股邪恶的气息,瞬间冲散他的劲力,沿着骨剑透掌而入,鹿阳骇然变色,眼中透出一道狰狞之色,骨剑向前一推,一道阴柔之力反击向陈铮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两股劲力相撞,发出一声轻微爆鸣,鹿阳借势后退,已冲出房门。

    陈铮后退一步,被亦不好受。对方阴柔绵软的劲力之中蕴含着一缕魔性气息,竟然撼动了他的心海,白玉门一阵剧烈摇晃,放出一道灵光,镇压向侵入体内的魔性气息。

    两股同属阴性的劲力相撞,没有惊天动地的阵势,却阴毒无比,劲力四散,瞬时把一位惊动乱跑的奴婢震的七窍流血,内腑破碎而死。

    这一番交手,如电光火石,从陈铮碎窗而入,到鹿阳夺门而逃,只用了几个呼吸。此刻,鹿阳逃入院中,骨剑护在身前,一只手在抹向嘴角,擦去溢出的血迹。

    才交手三招,鹿阳便已受伤,侵入体内的阴森气息,一股阴火陡然而起,不断焚烧着他的气血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白鬼通幽劲,是镇守白骨窟的师兄吗?高师兄好大手笔,竟然让你来刺杀我。”

    鹿阳先入为主,认定面前的刺客是白鬼洞弟子,不断进行着脑补。也不知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,脸色猛然大变。忽然发疯一般,冲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想要刺杀我,你先去死好了!”

    鹿阳气势骤盛,手腕一抖,骨剑化成惨白的光芒刺向陈铮。这一剑锋芒凌厉,剑尖吐出一尺长的剑气,发出滋滋声音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为之一亮,鹿阳的修为也不过是锻骨境大成,未达圆满,但剑法着实不弱,竟然达到了练剑成气的境界,与庞海相比,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修为与陈铮相比,稍差一筹,便是剑法达到练剑成剑的境界,也不过是对陈铮有所威胁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忽然幻化成三四道影子,把鹿阳团团围住,泣血刀就势劈出,一道血浪悬挂于空,精神锁定对方,一缕刀势逼向鹿阳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赤焰升腾,陈铮一口气劈出四记血洗天下,形成一汪血海,四方八面向鹿阳挤压而来。而他自己却隐入血浪之中,只见无数道黑影在血浪中忽隐忽显,分不清哪个是陈铮的真身,哪个是幻影。

    蓦地一道赤芒冲出血浪,挟着劲厉的破空声猛然刺向鹿阳的左肩处。

    赤芒临身,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,夹杂着淡淡地魔性气息侵来,鹿阳陡然惊觉,大喝一声,挥剑挡格。

    铛的一声响,鹿阳跄踉后退,被击的撞向院中的大树。

    陈铮从血浪之中现身,一道血河环绕在身周,泣血刀遥遥指着鹿阳。此人已是强橹之末,体内气血经他的阴气勾燃,阴火焚烧,若非他修炼的同为阴属性功法,又与陈铮的白骨阴风诀有所渊源,恐怕已经被阴火焚身而亡。

    不说体内阴火焚身,鹿阳受了他两掌一刀,刀势侵入体内,若不能尽快化解,必定重伤。

    血浪突然消退,陈铮从血浪中显身,不等鹿阳撞到树上,眼中血光暴射,一刀斩出,势如奔雷,风卷云动,袭杀而去。

    迅暴的气势,刀光所至,风雷激荡,尤如九天神威,浩荡而来,刀光所过之处,形成一道狂风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鹿阳不惜爆发气血,骨剑上激出三尺长的剑气,向着陈铮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气与刀光相撞,发出一声巨响,余波令鹿阳身后的大树拦腰而断,鹿阳疾退半步,闷哼一声,手中骨剑架住落下的泣血刀,左膝半跪,形如厉鬼,口鼻中不断有鲜血流出。

    陈铮也没好到哪里去,黑色夜行衣被剑光割的破破烂烂,剑气在他身上留下十几道伤口,浑身鲜血淋漓,嘴角溢出一股鲜血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双方一记硬拼,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鹿阳伤上加伤,看起来比陈铮凄惨十几倍,再无法压制体内的阴火,张口喷出一道火气,阴寒无比,沾在陈铮身上,瞬间从毛孔之中渗入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阴火入体,陈铮倒吸一口冷气,不等气血被点燃,体内蕴含的阴气便扑向阴火,瞬间把阴火拉入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阴火所过之处,经脉传来剧烈的疼痛,好似烈火烧焦了皮肤,陈铮似乎隐隐听到经脉传出来“滋滋”的焦化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阴火沿着经脉落入丹田之中,白骨真气猛的爆动起来,盘踞气海之中的庞大气漩,突然传出来股巨大的吸引力,一口把这团阴火吞噬。

    阴火被吞入气漩之中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,如同从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陈铮心神猛的一震,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阴火入体的异变,让陈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索性丹田并没有不适,让他略微心安。

    阴火只是对陈铮的经脉造成了伤害,但他的真气受到天地之力压制,所以并不影响陈铮的实力发挥。

    反而是鹿阳,一口阴火喷出,好似把全身的精气神也连带着喷吐出来,脸色陡然变成惨白一片,全身的骨头被抽掉了一般,软绵绵的沿着树干滑倒在地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道赤光从他眼前闪过,鹿阳发出一声惨哼,双目突出,伸手捂着脖颈,一缕鲜血从指缝中流出。

    随着鹿阳尸体倒地,突然一张软皮从他怀里跌出来,被陈铮目光扫中,也不管是什么东西,一把抄起地上的软皮,陈铮飞身窜起。

    “杀人者,白鬼洞是也!”

    忽然丢下一句话,便已化为一道黑影,横空挪移,翻出院墙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