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上又遇到不少武士,却再没有人寻茬,陈铮顺利的回到蓝草苑。(书屋 shu05.com)把伤口清洗一遍,敷上金创药,便琢磨起庞海的剑法。

    此人的剑法确实不一般,在他所遇之人中,唯有顾轻舟可堪一比。蛮荒武者没有“剑意”、“剑势”一说,但庞海的剑法已入炼剑成气之境,催动气血,劲力化气,斩出剑气,凝炼无比,锋芒之甚,与之凝聚了“剑势”也不差分毫。

    剑法有炼剑成光、剑光分化,以及炼剑成气、凝气化丝,这四重划分,只有修为突破先天化境,才能炼剑成气,斩出剑气。

    很明显,庞海的修为已跨入先天化境的门槛,不然无法斩出剑气。之所以说此人的修为是跨入先天化境门槛,而不是达到先天化境,是因为庞海斩出的剑气并不凝炼,也没有凝炼实质,达到无形而有质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不然,剑气斩入体内,绝不会被陈铮轻而易举的化解排除。

    今天要是遇到一个真正的先天化境高手,而不是庞海这种半调子,陈铮就不只是受一点皮外伤了。

    被庞海一剑击败,陈铮没有任何失落,愤怒之类的情绪,技不如人,奋起直追就是了。今日受他一剑之赐,来日把他千刀万剐,不过如此而已,失落与愤怒只能显示出自己的无能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只后天八层的修为,距离武道巅峰以十万八千里都不足以形容,途中不知会遇到多少的高手,甚至有千万年难出的绝代天骄,或许被别人越级战而胜之,这都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颗坚定的武道之心,勇往直前,没有爬不上的高山险峰。

    等到伤口结痂,陈铮脱去上衣,只穿一件亵裤,全身凃满了青蛤油,开始修炼无名功法。

    这名功法缺失了锻骨、洗髓二境的修炼法门,依然是一门品级极高的功法。陈铮见过的蛮荒武学不多,但以大离武学进行对比,这门残缺的无名功法已入二流之境。

    “二流”不太好听,听起来就像大路货色,满大街都是的不值钱,实则已是一门了不起的功法。在大离世界,功法有绝顶,一流,二流,三流之分。二流已是上层功法,直接宗师境的武学。

    自斩杀了铁狮后,陈铮渐渐醒悟过来,当日他所说的“高师兄”恐怕就是被陈铮斩杀的那位无名土著,只是不知此人为何独自进入绝望森林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此人身上的无名功法,与铁狮明显不是一个路数,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得来的。

    经过不断的实战,陈铮的对蛮荒武学的领悟更上一层楼,隐隐触摸到劲力的深层道理。感觉自己距离易筋圆满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借助青蛤油,陈铮的修为一日千里,本来最少三个才能易筋境圆满,最多一个月就能圆满,甚至都不需一个月。

    左腿前屈,沉腰托臂,忽然之间,腹腔传出雷鸣般的响声,陈铮缓缓吸入一口长气,借这一口气息推动气血冲刷血肉,一口气用尽时,一股热气正好沉入腰间雪山。

    热气炸裂,一股庞大的劲力由腰间发生,贯穿皮肉之间,通达于全身。

    而后以伏劲之法,聚敛劲力,拧于一股绳,右腿搭在左膝上,一手盖在小腹下,一手高举过顶,沉腰坐胯,降伏气血,身体微微起伏间,气血如潮,劲力发动。

    劲力有伏劲,起劲,收劲三种法门,伏为“降伏”之意,起为“生发”之意,收为“敛”之意。

    劲力从生发到内敛,就如真气的一个周天,内种包含着种种运用劲力的技巧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心法也是一门凝炼劲气的功法,便毕竟是一门炼气功法,不如蛮荒武学纯粹。涉及的劲力运转,转换技巧,与无名功法相比差距极大。

    等到五个动作全部作完之后,陈铮忽然产生一股意犹未尽的感觉,可惜无名功法残缺,陈铮只能收敛劲力。

    脑中回想着在角斗场时,从铁浮屠手中得到的不入流功法。这是一门内外兼修的拳谱,以拳法粹炼气血,易筋锻骨,少了呼吸吐纳,修身养气的功夫,炼至最后,免不了要落得个五痨七伤的下场。

    陈铮仗着无名功法在身,缓缓摆出一个拳架子,使出一招普通的长拳,调动全身劲力,凝于拳头之上,突然传来一股粘稠的阻塞力。

    好似置身于绝望森林之中,空气粘稠无比,形成一股强大阻力,让陈铮挥拳速度变的缓慢,坚难无比。

    陈铮强行催动气血,凝聚劲力,缓缓施展拳法,不断调整出拳的角度,以缓减空气中的阻力。

    时而眉头轻皱,时而恍然而悟。

    “强行催行气血,违背生理规律,难怪被列入不流之境。这般强行修行下去,短时间看不出什么,一旦时间长了,恐怕要把身体练垮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不得不借用无名功法的呼吸吐纳之法,来缓减这门功法对身体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空气中的阻力不只是因为施展拳法而形成的,似乎还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!”

    明明感觉到了,可就是想不到,陈铮只能暂且放下追根探究的心思,凝炼劲力,催动气血,缓缓施展拳法。

    随着拳法渐入佳境,陈铮的气血开始燥动起来。劲力剧烈冲突,筋膜弹跳,额头青筋突起,眼睛变的赤红一片。

    “气血逆冲,筋膜暴跳,这是易筋境大成之象!”

    陈铮脑中“轰”然一声炸响,浑身气血迅速流动,体内一层屏障被打破,腰间雪山之力凝于成一股,沿着脊背两条大筋蜿蜒向上,聚于两肩,行于周身。随着陈铮呼吸吐纳,腰腹起伏之间,劲力布于周身四肢之间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身体突的一抖,皮肤表面的汗水猛的炸裂,被震成水雾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么快就达到易筋境大成,距离圆满只差一步之遥。”

    陈铮收敛散于周身的劲力,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。若能把全身劲力拧成一股绳依附于脊椎之上,如同一条大龙爬在后背,激活劲力,达到心之所在,轻至所在,便是易筋境圆满之时。

    而后,以椎骨为中轴,劲力渗入骨骼之中,便是锻骨境的修炼功夫了。其中有一个难题,就是如何以劲力为针,气血为线,把全身的骨骼串联成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无名功法恰好缺失了这一层心法秘诀,陈铮不由想着,如何寻得一门不弱于无名功法的武学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