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开铁蓝溪住处,陈铮正往蓝草苑走去,再次经过演武场,突然一名武士从里面冲出来,把陈铮拦住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很嚣张,看不起我们!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有之中血光暴射,这些人实在可恶,竟然没完没了,都把他当成软柿子,谁想上来捏一把。

    伸手按在刀柄上,眸中血光盈盈,阴森森的盯着面前的武士,杀心已起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一抹刀光闪现,化为一道赤练劈眼前的武士。

    这一刀速度之快,只是一眨眼间,就听得空中“嗤”地一声响,刀风袭卷,刮在这名武士脸上,猛的一痛,武士骇然变色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我!”

    陈铮的出手出乎他的意料,这名武士伸手摸向脸颊,手指传来一股粘势,勃然大怒,手中长剑瞬间刺到陈铮面前,剑光凌厉,寒气逼人。

    陈铮目中血光凛然,一而再,再而三的被人撩拔,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,心中杀意立生。泣血刀横于胸前,一招斩出,击退此人攻击,刀锋再向前一推,赤焰升腾,血浪翻涌,一式“血洗天下”直接涌向对方。

    陈铮这次真的发怒了,才一个照面就使出了血洗天下。血浪凭空而现,如天河倒悬,血海倾覆,劲力凝于刀锋,泣血刀好似变成身体的一部份。

    一念之间,刀如灵蛇,随心而动,一缕阴森森妖异的气机弥漫,阴森的气机锁死了这名武士。

    刀光如血,阴邪妖异,蕴含着浓烈的阴森邪恶气息,刚一出现,就让这名武士就大吃一惊。“不好!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。眼前之人,哪里是什么易筋境的武者,这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。

    眼见血浪覆盖,武士顾不得心中震骇,手中长剑连挥,在身前布好几层剑网,而后一声长啸,剑光刺入血浪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修炼蛮荒武道,气血沉绽,血洗天下对他再无负担,气血催动间,又一式血洗天下使出,前浪未竭,后浪涌来,血浪横空,化作滔天血海。

    森然地杀机从血海之中冲出,蚀骨腐血的阴寒气息扑天盖地把武士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刀光在血海之中缭绕,忽然斩破空气,落入血海之中,斩向武士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眼见的这名武士被陈铮斩杀,突然一声大喝从演武场传来,一道白光窜出,刺向陈铮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白光与泣血刀相撞,陈铮身体猛的后退数步,血浪乍然而逝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”

    死里逃生的武士连退七八步,脸色铁青,一股阴冷森寒的气息侵入到他的体内,气血被封冻,手脚僵直,体内火辣辣的灼疼,一股阴火燃起,这名武士忽然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庞教头救我!”

    这名武士惊叫之间,阴火已从他的七窍喷射而出,扑涌一声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陈铮修行蛮荒武道,沉绽气血,渐渐发现蛮荒武道的缺陷。这个世界排斥阴性气机,随着武者不断积蓄气血,阳火渐盛。如今被陈铮的阴气侵入其体内,阴阳相冲,勾动了阴火,瞬间就被焚身而亡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住手的,你没有听见吗?”

    看到这名武士被阴火焚身而亡,庞海眼中露出骇然之色,指着陈铮厉声喝斥道。

    陈铮一抖手中泣血刀,刀身震颤发出“嗡嗡”的声音,眼中血光闪烁不断,紧紧盯着庞海,声如九幽寒风,阴沉沉道:“我早已说过,再有下次,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。此人自寻死路,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两次施展出血洗天下,气血依然沉凝如固,陈铮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随着蛮荒武道精进,血洗天下对他不再造成负捏,他可以随心所欲的使出这门杀招,而不再担心数招之后气血亏损。

    有些依仗,面对庞海,陈铮无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面露笑意,庞海生出一股羞怒,这是在嘲笑他吗?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剑光飞出,刺向陈铮眉间。剑光如丝,形成一道白光,凌厉的锋芒,相隔一丈之外,陈铮便感到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剑尖触及眉心,陈铮眸射血光,眼如血窟。

    庞海从未见过如此的可怕的眼神,不带丝毫感情。透过对方的眼睛,他似乎看到了无边血海中厉鬼嚎叫惨泣。

    两道森然血色目光射向自己,庞海心中大吃一惊,手上的长剑随之一颤,剑尖抖动,剑光变的散乱。

    “此人一身妖异的气息,绝非正经出身!”

    庞海手中长剑化出一道森然剑芒,划破空气,发出滋滋响声。森然凌厉的剑芒令他周身数丈之内,气温降低,就连空气都变的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终于大变,身形猛的一闪,化出数道幻影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剑芒划过,陈铮发出一声闷哼,低头看向胸口,一道三寸长的伤口,伤口细小,甚至没有流血。

    别看伤口细小没有流血,却入骨三分,在陈铮有胸骨上留下一道剑痕,伤口处残留的剑气,久久不散,一时半会竟然无法排除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法,这就是洗髓境的修为吗?随意一剑,就让我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一剑击伤陈铮,庞海收回长剑,表情阴冷的看着陈铮,沉声说道:“不以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,以你的修为还没有资格在蓝溪府耀武扬威。看在你是九爷贵客的份上,今日就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庞海看了一眼被陈铮斩杀的武士,面无表情的叫道:“把这人的尸体处理了!”

    “我叫庞海,是庞雄的哥哥,你若不服气,尽管来找我!但下一次,我就不敢保证你能有今天这么好的运气了。”

    目光轻蔑的看了一眼陈铮,庞海转身返回演武场,一脚跨进门槛时,忽然扭过头,对着陈铮冷哼一声,道:“实力不行,就乖乖的待在蓝草苑,不要出来惹事生非。”

    盯着庞海的背景,陈铮眼中血光不断闪烁着。此刻,他的体内气血沸腾,浑身劲力凝成一股,脸上青红交替,突然“哇”的声,喷出一股血箭,伤口处的剑气终于被消融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陈铮一言不发出的从演武场门口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