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一掌击退了庞雄,看到四人围过来,二话不说,拔出泣血刀横扫而出,弧形赤光斩向面前四人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刀光如同赤色的闪电,四人脸色猛然大变,眼前红光闪烁,就感觉到胸前一阵冰凉,阴森的气息透体而入,令四人的动作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斩出,第二刀瞬息又出,刀光升腾,赤焰环身,凝成一座莲台,六瓣形如实质的花瓣飘零,殷红的刀光把陈铮笼罩起来。

    滋滋,滋……

    陈铮竟然使出了杀招雷霆万劫刀,刀光纵横,把四人彻底淹没。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谁都没有预想到,只是小小地冲突而已,陈铮竟心狠如此,直接使出杀招,欲置四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每一个住能蓝草苑的人,非尊即贵,而眼前五人只是蓝溪府的门客,竟敢明目张胆的针对陈铮,若说背后无人指使,三岁小孩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陈铮出手即杀招,刀法狠辣,雷霆刀劫刀之下,杀机凛然,刀光纵横,狂风袭卷,雷声相随,即快且狠,出刀就要人命。

    四位门客心胆俱裂,眼看要被陈铮斩杀当场,忽然一阵清喝传来:“刀下留人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片红色的刀浪从四人身边漫过,轰然爆发,陈铮身如幻影,拉出一道残影,残影消失,已站到蓝草苑门口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泣血刀归鞘,眼中血光闪烁,面沉如云,一声不吭的看着眼前死里逃生的四人。整个人就如同厉鬼,阴森的气息透体而出,环绕于周身。

    虽然收刀归鞘,反而越发让人胆寒。心海之中,白玉门微微震动着,一道心力随着陈铮的精神遥遥锁定众人。

    明明艳阳高照,可四人的心中冰冷无比。终于明白面对的是一位什么人了,眼前之人的年纪不大,却一位杀神,心狠手辣,刀法狠毒,出手就要人命。若非一声清喝,恐怕他们已经变成四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,嫌在府内待的太清闲,没事找事吗?”

    陈铮身边的男侍身份不低,板起一张脸来,对着庞雄与吓破胆的四人斥责起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府里的老人,不知道这位公子爷是九爷的贵客吗?如此对待贵客,你们是要败坏我蓝溪府的名声,叫外人说我蓝溪府容不得客人吗?”

    这位男侍颐指气使,目光在五人身上一一扫过,痛彻心肺地训斥着。包括庞雄在内,五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,正在接受着老师的教训。

    能把五位门客训的跟孙子一样,这名男侍在蓝溪府的地位绝对不低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闪烁,一言不发,好似看猴戏一般,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。刚才庞雄找茬,这位男侍就在跟前,却一言不发,任由事态发展。直到陈铮突施杀手,杀气外透,才出言制止。此刻,看似训斥五人,不过是做人自己看的。若是陈铮识趣,就该开口说几句“全是误会呀,不打不相识呀”之类的话,男侍就坡下驴,这一次的冲突就此翻篇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    可惜,陈铮心中不爽,明知男侍在他眼前演戏,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不按套路来,男侍的训斥声嘎然而止,诧异的看了陈铮一眼,见陈铮似笑非笑,脸上火辣辣的一片,猛的挥手,对庞雄五人叫道:“快走快走,不要在这里碍眼!”

    庞雄也有自知之明,打不过陈铮,临走前狠狠瞪了他一眼,丢下一句狠话:“小子,有你好看的!”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的废话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被男侍目光一瞪,庞雄脖子微微一缩,灰溜溜的离开了蓝草苑。

    “好一场大戏,是谁在背后指使?”

    陈铮的念头在心中迅速闪过,看着狼狈逃走的庞雄四人,收敛了眸中血光,气机内敛。目光垂下,从男侍身边一扫而过。

    “铁蓝溪知道吗?”

    此念一起,似乎感应到什么,抬头朝四周看去,见到远处耸立着两三座角楼。

    “好敏锐的灵觉!”

    铁蓝溪脸色微微一变,差一点就被陈铮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九爷以前太娇惯他们了,竟然变的这般没有礼数。小的会向九爷汇报,让九爷狠狠整治他们一番的!还望公子爷见谅,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终于把庞雄他们打发走,男侍冲着陈铮微一躬身,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跳梁小丑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陈铮展颜一笑,环绕周身的阴气被瞬间收敛,消失不见。阴森森的气息也无影无踪,艳阳高照,让人再一次感受到了温暖,刚才一切似乎是个幻觉。

    男侍身在其中,感受最为清晰,看到陈铮气息收敛自如,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“庞雄不足挂齿,他有个叫庞海的哥哥,实力强大,就算是九爷都让他一分。公子平时离这些人远一点,免的再招惹了事非。”

    男侍说完,先走一步,看着上人的背影,陈铮目光变的复杂。这人看似提醒,实则暗藏警告,对他透出几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庞海吗?”

    陈铮暗暗记在心中,默不作声的跟着此人身后,去见铁蓝溪。

    “是怕我超过他吗?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是惹了哪路神仙,陈铮却不放在心上。突破易筋境,气血开始沉绽,陈铮的实力恢复了大离世界时的七八成,面对洗髓境武者都有信心一战。

    修炼蛮荒世界的武学后,陈铮的修为正处于突猛进之时。面对强敌有进无退,勇往直前,借强敌之手磨炼自己,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易筋境圆满。一旦泄了这股气势,急速提升的修为就会停滞下来。

    他巴不得有人来挑战呢,如何肯做一个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离开蓝草苑,前往铁蓝溪卧榻之处,沿途之中,陈铮忽然皱了一下眉头,他隐隐觉察四周有数道不怀好的目光。

    铁蓝溪不会如此不堪,这些门客明显受人指使,不然安敢对待上门客人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经过演武场时,忽然又数人从演武场出来,路过陈铮时,不露声色的把他围住。

    “哼,听说你很厉害,把庞雄都打了!有没有胆子跟我过几招?”

    挑衅太明目张胆了,走在前面的男侍见状,脸色微微一变,却没有训斥这几人,陈铮摇了摇头,直接道:“铁蓝溪就是这么调教门下的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