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血城分内城与外城,内城是铁山部族贵民的聚居地,外城居住着普通族民。对于普通武者而言,只有实力达到洗髓境才有资格搬住进内城。

    故尔,内城之中高手如云,虽不敢说“锻骨不如狗,洗髓满地走”,但也相差不远矣。

    内城与外城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街道整洁干净,建筑此起伏彼,排列有序,往来人群,身着绵锻绸布,光鲜亮丽。即使身着皮甲的人,也都是三级以上蛮兽的软皮糅制而成,防御力强悍,更兼居美观大方。

    进入内城的一刹那,陈铮终于感觉到一丝文明世界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铁山部族在蛮荒世界算是中型部落,底蕴深厚,拥有三座大城,九座小城。铁山城是三大主城之一,内城繁华无比,并不比大离世界的府城差。

    铁蓝溪做为铁氏一族的嫡系血脉,在铁山部族地位极高,独自占据一座府邸,蓄养武者,广结群党。背后有着一支庞大的势力支持,是未来铁山部族族长的竞争者之一。

    蓝溪府占地广阔,相当于一座小型堡垒,设有演武场,兵器坊,皮革坊等各种军民两用作坊。在没有外界补给的情况下,足以支持一场中等烈度的小规模战争。

    蓝草苑是蓝溪府最豪华的宅院之一,通常被铁蓝溪招待贵客,平日并不开放。

    今日,蓝草苑再次开放了。据说住进去的是一位年青人,铁蓝溪从外面带回来的客人。

    只有易筋境的修为,虽然气质独特,但并非贵族。这让蓝溪府中的门客们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快,他们为铁蓝溪出生入死,立下过汗马功劳,都没有资格住入蓝草苑,这位新来的即非贵人,又非高手,何德何能敢住在蓝草苑里。

    蓝溪府的四面设有角楼,做为警戒之用。站在角楼上,可以俯瞰整个蓝溪府,甚至内城。

    此刻,东北方向的一座角楼上,流枫御站在瞭望台上,一手抚着遮栏,清楚地看见蓝草苑一草一木。

    “你把陈铮按排进蓝草苑,又暗中挑拨府内门客,就不怕引起他的反弹?”

    站在角楼瞭望台,流枫御居高临下打量着蓝草苑,忽然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若连我府上门客这一关都过不了,也就没有被我重视的资格。”铁蓝溪目视远望,高空中一只巨鹰盘旋,正是金翅大鹏雕。

    “小金越发通灵了,你倒是好运道,竟然得到金翅大鹏雕认主。就凭这只金翅大鹏雕,暴风城城主一职就非你莫属。

    不像我,蝇营狗苟,战战兢兢,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愿做那劳什子的城主,我志在武道巅峰。蛮荒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但终究还是太小了,真想到蛮荒之外的世界看看。”

    流枫御收回看向蓝草苑的目光,幽幽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!”铁蓝溪冷笑一声,开口嘲笑道:“只有达到战皇巅峰的修为才能打破蛮荒世界的束缚,这等修为,整个蛮荒不超出十位。即使这些战皇巅峰的绝代高手,都没有想过打破蛮荒世界,你觉得自己可以?”

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?”

    流枫御抖了一下眉毛,忽然露出诡异的笑容,一闪即逝。扭头向铁蓝溪问道:“杀了鹿阳,就彻底与铁乔兰撕皮脸了,你做好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铁蓝溪眼中闪过一道寒芒,透出一丝杀气,阴狠的说道:“鹿氏早已没落,不足为惧。鹿阳不过是铁乔兰的十八面首之一,竟敢处处与我作对,坏我好事。这次就拿他开刀,来试一试陈铮的成色。”

    “好戏开场了!”

    流枫御不怀好意的轻声一笑,看向蓝草苑的目光猛的一亮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铁蓝溪露出一丝好奇,与流枫御并肩而立,看到数名武者围堵在蓝草苑门口。

    一位侍者进入蓝草苑,片刻之后,陈铮跟在上人身后走出蓝草苑。刚跨出院门,迎面撞见五名武者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高马大的状汉直冲冲向陈铮撞过来:“让开,好狗不挡道!”

    话刚落,另外四人围了过来,目光不怀好意的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站在角楼观望的铁蓝溪看到这名壮汉时,眼前大亮,颇有些兴灾乐祸地对流枫御说道:“这壮汉叫做庞雄,是庞海的弟弟。”

    流枫御猛地吸了一口冷气,骇然看着铁蓝溪,惊叫道:“你不怕玩脱了呀,庞海可是洗髓境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太神秘,摸不透他的底细前,我可不敢跟他合作。”

    流枫御闻言,忽然想到绝望森林,陈铮暴露的异状。陈铮的确太神秘了,以他的眼力见识,都看不出此人丝毫根脚,铁蓝溪即使想要试探此人,流枫御没有阻止理由,只是指醒他道:“你悠着点儿,千万不要玩脱了。陈铮不是个好相与的人,又颇有些手段,万一惹怒了他,不大不小也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看戏吧!”

    铁蓝溪嘴角微悬,微微颔首,朝着下方努了努,对流枫御的告诫并不同有放在心上。充其量也只是个锻骨境的武者,于他而言还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的陈铮,还不知道他已被铁蓝溪算计了,看到壮汉寻衅,眉头轻皱,本不想与此人一般见识,稍微错开身,想要避过此人。

    没想到庞雄迅速移动,身体前压,带着一股蛮力再次撞向陈铮。宽大的手掌直接挥舞过来,一掌推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不识好歹!”

    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,面上露出狠厉之色,脚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,上半身小幅度侧仰,劲气聚合于手掌,使出一记鬼爪手,抓向庞雄拍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庞雄手腕传出一声脆响,好似被撇断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庞雄发生一声痛呼,手掌猛的往回缩去。

    陈铮不知此人为何向他寻衅,又见另外四人不怀好意,杀鸡儆猴,又要给此人一个教训,见他空门大开,化爪为掌,一掌拍在此人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胸口受到重击,庞雄发生一声闷哼,惨叫声嘎然而止,身体倒退四五步,脸色猛然大变,只觉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钻入胸口,不由自主要了一个冷战,一身气血都瞬间被封冻。

    看到庞雄吃了大亏,四名武者迅速把陈铮围在中间,厉声怒喝道:“小子,你敢动手打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