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德,谁能告诉我,这家伙是哪里冒来的?”

    流枫御与铁蓝溪刚一见面,就相互对喷,陈铮看出来了,这两人的关系极为熟络。只是这种一见面就对喷的打招呼方式,太新奇,让人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陈铮看向二人目光,透露出三个大字——“神经病”。

    “阁下就是鬼刀兄吧?”铁蓝溪向着陈铮拱手抱拳,热情的介绍道:“在下铁蓝溪,见过鬼刀兄!”

    “鬼刀是他瞎诌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流枫御说完,陈铮就打断道,拱手还礼道:“在下陈铮,见过铁兄!”

    “陈兄打杀了铁狮,代铁氏清理门户,蓝溪感激不尽,等回到铁山城,我一定要好好的对陈兄款待一番。”

    看着二人互相客套,流枫御恶心无比,这两个人太虚伪了。明明是第一次见面,却摆出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,也不知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。

    天见可怜,这二厮可不是善于沟通之人,这一番故作姿态,痕迹太明显,流枫御已经看不下去了。再让二人客套下去,什么都不用干了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外人,铁蓝溪有话就只说,陈铮是个很痛快的人。只要给足他好处,杀人放火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陈铮怒目而视,流枫御太可恶了,就算是实话也不能这么说,显的自己太市侩。

    看到铁蓝溪第一眼,陈铮便有一种直觉,此人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。这种感觉来的很没有道理,陈铮却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铁某一看到陈兄,就觉的陈兄是个豪爽之人。在下有个不情之请,还望陈兄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铁兄有因难,尽管直言,就怕陈某实力低微,帮不上什么大忙,反而托了铁兄的后腿!”

    “陈兄太谦虚了,能在角斗场获得十连胜的人,实力可不低。在下不会让陈兄去做能力以外的事情。只要陈兄出手相助,十斤青蛤油,一方金脂膏就是在下的见面礼,待回到铁山城,铁某亲自送到陈兄面前。”

    在蛮荒世界混了有一段时间了,对于铁蓝溪开出的条件,陈铮心中一震。青蛤油与金脂膏的功效相同,不过是针对皮肉境与易筋境的修行。

    修炼之前,在皮肤上敷一层青蛤油,能够提升数倍效果。而且修炼后,皮肤与筋膜不会走形,避免把自己练成肌肉男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的武者有个明显的特征,因为修行炼体功法,体型五大三粗,皮肤粗糙黝黑,而且筋骨粗壮宽大。

    青蛤油不光是可以辅助,提升修炼速度,还能保证皮肤筋膜不会走形。是一种极其难得的辅助灵药,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不提金脂膏的价值,单说青蛤油,一两青蛤油与一块血石等值。铁蓝溪都没有说让陈铮帮什么忙,就先砸出这么贵重的见面礼。

    一股豪气扑面而至,诚意满满,让陈铮找不到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铁兄爽快,在下若是拒绝,就太不近人情。”

    陈铮初入易筋境,这一境界是个水磨工夫,不比皮肉境,只要气血充沛,修为进境一日千日。易筋境修行,重在一个“易”,即改变,衍变的意思,借助气血与劲力相互排斥而产生的弱电,不断刺激筋膜,以达到强壮的效果。

    想要从易筋初期达到圆满,就算以陈铮的底蕴也要至少半年时间。借助青蛤油可以缩短这个过程,最多三个月就能达到圆满。

    三个月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了,陈铮想要探寻白鬼洞,自然希望实力越强越好。

    双方各有所需,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铁蓝溪进入绝望森林的目的,就是为了截杀铁浮屠,寻机破坏铁浮屠得到端阳花。

    “铁浮屠可恶,竟然借树涎液吸引蛮兽围杀我等。本想打杀了这厮后,把端阳花采摘到手,如今附近聚集了数十上百只蛮兽,恐怕连四级区域的蛮兽都惊动了。我欲返回铁山城,二位不如随我一同返回铁山城吧?”

    端阳花虽然珍贵,但有蛮兽环礼,不是采摘的时机。陈铮与流枫御无意在这里停留,与铁蓝溪一起返回铁山城。

    “你与铁蓝溪什么时候认识的,铁浮屠的行踪是你泄露出去的吧?”

    行至半途,陈铮拽住流枫御置问道。流枫御太可恶,若非陈铮机敏,见机不对撒腿就跑,恐怕也会被铁蓝围杀,或是身陷蛮兽的围攻之中。

    差一点就被“坑”了,必须从流枫御身上敲诈些好处,以补偿自己受伤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,不会是想敲诈我吧?”

    流枫御戒备十足的看着陈铮,这厮已从他身上抠走十块血精了。他平日里大手大脚的,剩下的血精也不多了,绝对不接受陈铮的敲诈。

    “看你说的,我是这种人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流枫御很诚实的点了点头,他已看透面前这厮,十足的无利不起早,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货色。

    “一世人两兄弟,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?”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丝委屈的表情,被流枫御彻底无视,轻蔑地瞥视他一眼,不屑地说道:“别乱认亲戚,谁是你兄弟呀!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没有义气!”

    陈铮气极,丢开流枫御愤愤而走。

    “哼,想要敲诈我,门都没有!”流枫御护着自己的钱袋子,看着陈铮远去的背影,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出了绝望森林,众人马不停蹄地向铁山城奔弛。有金翅大鹏雕在空中警戒,没有任何虫蝇蚊蛇敢靠近他们,不许三日便回到铁山城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铁山城外二十里外,铁蓝溪把众人手下打发走,很低调的与陈铮,流枫御步行进城。

    下午这会儿,往来进出的人极多。远远得就看见一群吆五喝六的人,穿过城门洞进了城内。铁蓝溪眼中暴出一道寒光,露出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“好重的杀气,遇到仇人了?”

    流枫御瞥了他一眼,看向进入城门洞的人群,为首一人油头粉面,走路摇摇晃晃,一副被酒钯掏空身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铮顺着二人视线望去,同样看到了这个油头粉面的小生,突然皱起了眉头。相隔几十丈,依然能感觉到对方身上的一丝魔性气息。

    斩杀铁狮之后,陈铮对其身上的魔性气息越发敏感。两者的魔性就如同磁铁的两极,就在陈铮感应到对方身上的魔性力量时,对方同样也察觉到一丝熟悉的气息,忽然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许是看到了铁蓝溪,神情微微一怔,轻浮的冲着铁蓝溪挥挥手,露出一丝蔑视的笑意,转身走入城内。

    铁蓝溪面如沉云,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,猛地扭头对陈铮说道:“陈兄请杀此人,铁某必有厚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