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块血精蕴含的精气极其磅礴,足以抵的上一位先天巅峰的高手。

    陈铮只抽取十分之一的精气,就把消耗的气血彻底补了回来。艰难的运行着真气,功行一周天,陈铮感觉到心神消耗过度,不得不把真气导回丹田之中,然后打坐冥想,脑中观想白骨巨魔。

    一尊白骨构成的神魔形象投影在心海之中,气机浩瀚,气势沛然,瞬间震动了心海,在心海之中掀起一道道虚空裂缝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白玉门微微颤动着,灵光照遍心海,一股强绝的心力向白骨巨魔镇压,把白骨巨魔牢牢束缚着,令其无法肆虐。

    默运白骨阴风诀,绝望森林中的阴气向陈铮汇聚而来,一道道空气涟漪以陈铮为中心向四周扩散。阴气如水,包裹着陈铮,丝丝缕缕向着陈铮毛孔中渗入,渗进骨髓之中,渗进气血之中。粹炼皮肉筋骨,纯化骨髓,化为纯之又纯,精纯无比的白骨精气,而后被陈铮炼化为白骨真气。

    阴气对身体的粹炼,与蛮荒世界的炼体之法有异曲同工之效,但在气血沉绽效果上远远不如。故尔,陈铮虽有锻骨境圆满的修为,但在气血凝炼上,只相当于易筋修为,使的他无论持久耐力,还是对劲力的凝聚,都比较粗糙。

    若非他的武技迥异于蛮荒世界,又有阴气辅助攻击,陈铮在综合实力上是要弱于刺蛇,铁战等人一筹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得到一门蛮荒世界的完整功法,凝聚劲力,沉绽气血,一旦这两方面的修行与他的修为齐平,身具大离与蛮荒两个世界的武学积累,陈铮绝对是同级无敌的存在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的炼体功法,对气血与劲力的钻研已达极深地步,二者相融,甚至衍生出战气这种存在。

    心灵之光与白玉门融合为一,随着陈铮这段时间的勤修苦炼,白玉门又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灵光化虚为实,形成复杂玄奥的纹路镶嵌在白玉门上,形成一道门框。白玉门之内,青蒙蒙,雾隐隐,好似一团混沌状,里面孕育着一股让陈铮都为之厌恶的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结束观想,白玉门忽然生出一股强大的吸引力,乘白骨巨魔投影消散前,忽然从中吞噬一缕莫名的气息,融入门户之内的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心海微微震动,陈铮似乎看到白骨巨魔消散前,对着自己无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好邪门的功法!”

    陈铮的心神从心海中退出,皱起了眉头。白骨阴风诀是黄泉魔宗的四大嫡传功法,修行者不知凡几,也不知这些人是否与他遇到的情况一样呢?

    “以白骨阴风诀心法观想而出的白骨巨魔,似乎存有一丝灵智呢!”

    幸好他的心灵之光与白玉门融合为一,每次观想时,都借白玉门伟力镇压了白骨巨魔,不使其在心海作乱。若非如此,陈铮都怀疑,随着自己功行深厚,恐怕要被白骨巨魔夺舍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?”

    以前他也有观想白骨巨魔,但白骨巨魔的形象以他以心力勾勒而出,只是借其一丝神韵粹练精神。

    如今,陈铮似乎白骨巨魔产生了莫名的联系,每一次观想时,存在于冥冥之中的白骨巨魔就会把自己的形象投影至陈铮心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从心灵之光与白玉门融合为一的时候,那是刚来蛮荒世界不久的时候!”想到观想法出现异状的时间,陈铮不无怀疑道:“难道与蛮荒世界有关?”

    今日,他斩杀了铁狮,从其身上感应到熟悉的魔性气息,一丝怀疑的种子由心中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“或许我要接触到一件了不得的大秘密了!”

    对此,陈铮只有无尽的兴趣,随着怀疑的种子生根发芽,陈铮似乎感应到了冥冥之中“黄泉大帝”的一缕气机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闭目沉思之际,流枫御却惊讶的望着他。他能清晰地感应到陈铮周环绕着的阴森邪异的气息,这股气息让他很不舒服。而金翅大鹏雕更是对陈铮作出敌意之举,一旦陈铮有异常举动,随时暴起发难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很熟悉呢,我似乎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流枫御揉着眉心,可任凭他怎么想,都想不起来,好似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阻止着他。

    苦思无果,流枫御目光复杂地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这个朋友很不简单呢,似乎身上隐藏着大秘。”猜想到陈铮身上隐藏着大秘密,流枫御豁然而笑,心中暗嘲:“最近,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大了。谁还没有点秘密藏在心里呢,若是追根问底,恐怕我自己也要成为别人好奇的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谁是注定的主角,这个世界太大,每一个崛起的人都有自己的机缘以及秘密。

    空气如水,波光粼粼,环绕在陈铮周身的阴气被他瞬间吞噬于体,隐隐血光乍现,陈铮睁开眼,发现面前站着的流枫御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你竟然用血精恢复气血,我都没有这么奢侈过。”

    为掩饰异状,流枫御忽然怪叫一声,脸上表情夸张无比,冲着陈铮大呼小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不是说小金会接应我吗,为什么独自逃跑了?”陈铮从地上跳起来,冲着流枫御大声指责起来。“若不是老子命大,差一点就被蛮兽干掉。还有这个王八蛋,竟然乘机偷袭老子!”

    陈铮骂的不过瘾,凌空一脚踢向不远处铁狮的尸体,一股劲力把他的尸体击起,又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对待死者,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拿铁狮的尸体撒气,流枫御皱了皱眉头,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流枫御,你这个王八蛋!老子终于找到你了,你是怎么带路的,老子也差一点被你害死!”

    流枫御话还没说完,突然从林中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,一道人影走出,怒气冲冲地瞪着流枫御。双目喷火,看向流枫御的目光就像在看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“铁蓝溪,你还有脸说我?为什么不提前告诉老子,铁老四与白鬼洞勾结在一起,若不是老子机灵,差点就栽在白鬼洞这群魔崽子身上。”

    唳!

    金翅大鹏雕看到主人发怒,也冲着铁蓝溪愤怒的鸣叫起来,似乎在为主人撑腰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铁老四与白鬼洞勾结,他不要命了吗?”

    白鬼洞臭名昭著,与铁氏是死敌,双方见面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

    蛮荒世界是极度排斥如白鬼洞这等宗派势力的,尤其对白鬼洞这种邪道宗派,更是人人喊打,欲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听到铁老四与白鬼洞勾结,铁蓝溪先是怒火中烧,即而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铁老四,这回你完蛋了,神仙也救不了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