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若非高贡师兄有令,铁浮屠算什么东西,也配在我面前指手划脚!”铁狮露出一丝冷笑,提到铁浮屠时,神情极度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不过区区锻骨境修为,竟敢看不起铁浮屠,白鬼洞的弟子都如你这么自大吗?”

    铁狮的话,让陈铮对他的感观瞬间降至冰点。面对铁浮屠,就算陈铮也不敢有一丝的疏忽大意,铁狮子何德何能敢看不起此人。若白鬼洞的弟子都似铁狮这般夜郎自大,眼高于顶,距离覆灭不远矣。

    陈铮对于白鬼洞的兴趣并不大,反而对铁狮子无比的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是铁氏族人,为何投了白鬼洞?据我所知,铁氏与白鬼洞可不死敌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铁狮子冷笑起来,并没有回答应,一手捏剑决,一手持剑,遥遥锁定陈铮,沉声道:“废话太多,想知道就下地狱去问吧!”

    骨剑遥指陈铮,一道阴邪的气息透体而出,气息中夹杂着浓郁的怨气,厉气,让人震惊。突然,一道隐晦邪恶的气息侵袭而来,陈铮心神猛然大震,眼中爆出一道血光,盯向铁狮。

    他在铁狮身上隐隐察觉到了一丝魔气。

    “怎的会有魔气的气机?”

    陈铮百思不得其解,这缕若隐若现的魔气,与他修炼化血功,借助人血提升修为而产生的魔性,气息极度相似。

    可化血功是白骨阴风诀的辅助心法,若非化血功,铁狮的魔性气息是哪里来?

    “是白鬼洞吗??”

    一个疑问生出,又一个疑问产生。

    若与白鬼洞有关,哪白鬼洞与黄泉魔宗又是什么关系?或者说与黄泉魔宗的传承源头“黄泉大帝”有关系吗?

    铁狮看到陈铮忽然陷入沉思之中,眼中怨毒之色一闪而逝,骨剑抖动,四五朵骨花绽放,骨花之中怨气凝如实质,发出呜咽的鬼叫声。

    这一柄骨剑之下不知造就了多少亡魂,若非人命浇灌,铁狮也不会被魔性缠身。铁狮是否成魔,与陈铮半点关系都没有,他感兴趣的是铁狮背后的白骨洞。面对铁狮的攻击,陈铮忽然化作一道影子,让其扑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泣血刀发出一道清音,缭绕不绝,在陈铮手中陡然化作一道红色的闪电,刀光如练,风雷相震,所过一之处空气荡漾,飘起淡淡地血光,瞬间斩向铁狮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刀法!”

    眼看着血色刀光斩来,铁狮脸色动容,双目中的怨毒之光几化实质,隐隐显出一道血线。他的实力本就不如陈铮,面对雷霆一刀,根本不敢硬接,身体好似突然失去了重力般,向后飘移几米,骨剑猛的向前一斩,以剑作刀,浑雄的气劲迎向刀光。

    滋!!

    泣血刀身血芒大盛,腾起一层淡红的血光,无坚不催的刀锋直接切开铁狮骨剑上蕴含的气劲,一刀把他的斩的踉呛后退。

    阴森的寒气沿着骨剑窜入体内,铁狮的动作微微一滞,而后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“好邪恶的气息!”

    铁狮露出震惊之色,若非他修炼了白鬼逆体功,早就适应了这种阴郁的气息,恐怕就要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虽然以气血消融了侵入体内的阴气,但依然让他感觉到体内火辣辣的,好似被火燎了一下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本是快刀,一击即出,攻势绵绵不绝。铁狮受到阴气影响,动作猛的一滞,陈铮手中泣血刀仿佛灵性无比的飞蛇,遁其间隙,穿过骨剑斩向铁狮。

    刀光划破空气,发出轻微的爆鸣声,一缕弯曲着不断变形的红色闪电,伴随着无孔不入的疾风,在铁狮眼前呈现。

    这一刀堪称绝巅,风雷相随,刀未至,风先近身,有雷音相伴,刀走无间,遁着风迹,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曲线,凝一起刀锋的劲力猛的爆发,散发出阴森酷烈的气息,一缕沾染魔性的念头与泣血刀融为一体,受魔性侵染,陈铮低吼一声,眼中血光凝为实质,双眼彻底被血光覆盖。

    铁狮目光收缩如针,面对陈铮如神魔般的一刀,迅速后退,连忙挥动骨剑,在身前布下一层剑网。

    “此人身上的气息怎的与高贡师兄一般无二?”

    陈铮放出一缕魔性,瞬间被铁狮感觉到,死死盯着陈铮,眼中露出惊疑之色。生死相搏,哪容他分心多想,竟然露出一个破绽,立即被陈铮发现了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刀走无间,寻有厚之隙,一道赤芒闪现,渗透了铁狮的剑网,直接斩在他的胸前。锋芒入体,阴森寒息之中挟裹着一缕刀势,瞬间在铁狮的心口处暴裂,如一柄微形利刀切入铁狮的心脏,把他的心脏一分两半。

    “你倒底是谁?”

    铁狮眼珠子突出,人都死了,脸上还露出深深的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呢!”

    听到铁狮死前的疑问,陈铮收刀归鞘,微微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多铁狮口得问出心中疑惑,但他还是杀了此人。经过一连串变故,陈铮气血消耗严重,已经感觉体力有些不支,便故意放出一缕魔性干挠铁狮的心神,果然如他所料。

    铁狮感觉到与他同源的魔性,瞬间被吸收了心神,破绽暴露,被陈铮乘机一刀了结。

    一脚踢开铁狮的尸体,陈铮盘膝坐在地上,拿出一块血精以化血功吞噬起来。

    非常时刻,陈铮也顾不得浪费。化血功粗暴的抽取着血精的精气,补充陈铮的消耗。

    唳!

    就在陈铮以血精补充消耗之时,天空一道厉唳声传来,竟然是许久未露面的金翅大鹏雕,雕背上盘坐着一人,正是流枫御。

    这厮果然是个王八蛋,没义气的货色,自己乘坐了金翅大鹏雕飞到空中,丝毫不顾同伴的安危。

    金翅大鹏雕在森林上空盘旋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飞过陈铮头顶时,突然唳叫一声,向着陈铮的方向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金翅大鹏雕的降落之势,粗暴豪放,鹰翅比利刃还要锋利百倍,在空中划过时,一丈粗的巨树被拦腰斩断,等到双腿落地,周围七八棵大树断成两截,形成七八丈的空阔地。

    “竟然用血精恢复气血?”

    看到盘膝打坐的陈铮,手中握着一块血精,流枫御眼珠子差点爆飞出来,不可思议地盯着陈铮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价,都舍不得用血精恢复气血,陈铮的壕气,让他彻底服气了。

    “唳!”

    金翅大鹏雕感应到残留的魔性气息,忽然唳叫着,变的暴燥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金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从金翅鹏雕身上感觉到它有一丝不安,流枫御连忙走到它跟前,一手安抚着,一边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