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吼!”

    独角犀看到陈铮被抽地飞撞到大树上,身体直接摔在地面上一动不动,兴奋的大叫起来,两只前蹄用力抛着地面,低头做出踩踏之势。

    见独角犀冲来,连滚带爬险之又险的躲过,强忍着胸腔不适,左掌在地面一拍,跃身而起,泣血刀挥出十几道赤红刀光,赤光厉啸,绞杀向独角犀。

    刚才一击刺入独角犀尾巴,陈铮终于发现这畜生的弱点,尾巴没有角质层覆盖,根本抵御不住泣血刀的锋芒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一闪,窜至独角犀身后,不与蛮兽正面相对,赤红刀光纵横交错,斩向蛮兽的尾巴,每一刀都在独角犀尾巴上留下一道又长又深的伤口,鲜血从伤口流出,独角犀的尾巴再无力挥动,就连身体的平衡也开始受到影响,不复刚才灵敏。

    “吼,吼……”

    蛮兽有些着急了,怒吼连连,它若有智,恐怕没有想过,刚才还被自己杀的毫无还手之力的陈铮,现在竟然能伤害到自己。此时,弱点爆露,独角犀就该乘机离去,而不是发狂。

    可惜,独角犀没有智慧,一旦受伤,脑子里全是怒火,反而与陈铮不死不休。之极,妖异的眼睛中怒火雄雄,两只前蹄弯曲,身体前俯,头颅对准陈铮。突然一声大吼,一道音波冲击向陈铮,空气发出剧烈的爆鸣声,强烈的气压压缩着空气形成一颗空气弹朝着陈铮轰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陈铮早有戒备,看到空气剧烈抖动,一颗肉眼可见的透明空气弹破空飞至,马上腾空而起,绕到一棵巨树后面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比炮弹的威力都大几倍的空气弹轰击向巨树,直接就被轰碎,冲击波震动地面,周围三丈之内的地面被翻转过来,泥土飞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土坑,碎石乱飞,相领的四五棵巨大的树木被空气波拦腰切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尾巴受到重创,独角犀的灵活性大减,再不复刚才迅捷。

    陈铮借机泥土飞起,挡住独角犀的视线,身体再次腾空,绕过一棵巨树,出现在独角犀的身后。赤红的刀光凝炼如匹练,自空中呼啸而下,刀刃上发出一道赤芒,切在独角犀的尾巴之上,直接把独角犀的尾巴斩断。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失去半截尾巴,独角犀再无法保持平衡,轰然倒在地上。尾巴断口处,鲜血狂喷,瞬间在地上积了一大滩。

    吼!独角犀终于害怕了,失去了尾巴,让它的战斗力下降一半,摇摇晃晃站起身,一头撞断拦路的巨树,跟个醉汉似的,向着老窝的方向逃跑了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拦截独角犀,这畜生除了尾巴是个弱点,其余地方皮糙肉厚,刀枪不入,很难杀死它。

    独角犀刚逃走,其他的蛮兽便把陈铮当成了目标,轰轰的冲撞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随之一变,他与独角犀战斗时间不长也不短,竟没有看到流枫御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这厮肯定乘着金翅大鹏雕逃走了!”

    这次面对的不是一只蛮兽,陈铮想都不想,腾身而起,踩着巨树凌空而弛,瞬间逃出十几丈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远远逃走,四五只蛮兽对着他狂吼起来。想要追击陈铮,又被树涎液的香气吸收,停在原地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时间,陈铮已从森林中消失。没了陈铮的踪影,蛮兽不甘地吼叫几声,朝着树涎液香气飘来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沿途一波又一波的蛮兽向着树涎香气飘来的方向奔腾而去,陈铮都不敢落地。幸好没有遇到飞行类蛮兽,不然他连逃的地方都没有。

    脚不落地,一口气逃出二十里,视线之内再没有蛮兽踪影时,陈铮才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绝望森林的压迫力太强大,陈铮有些气喘吁吁,头顶一道白气升起,额头发丝被汗水打湿。

    与独角犀一番激战,又一口气奔跑二十里,他已是精疲力竭,气血消耗大半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正当陈铮竭口气,忽然一道刀光从树斩下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一连串火花四溅,陈铮被击的不断后退,嘭的一声,后背撞在一棵大树上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看清来人,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不是别人,正是失踪好几天的铁狮。

    “好运道,被几十只蛮兽包围殾有逃出来。”铁狮手中持着一口白骨剑,一看就知品质极佳,与泣血刀相撞,竟然丝毫不损。

    白惨惨的骨剑上,血槽中一道浓绿线。

    陈铮眼神微微一缩,竟然在剑上淬毒。

    “你的主子身陷绝境,你不去救他,为何对我出手?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铁狮脸色呈现不正的苍白,手中骨剑在身前划过,滋的一声,再次攻向陈铮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气血消耗过半,面对铁狮的攻击,步步后退,不与他纠缠。骨剑刺空而来,陈铮举于封于身前,剑尖点在刀身上,一股巨大的力量透过刀身涌过,陈铮的身体向后一仰,空门大开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铁狮露出一丝惊喜,骨剑穿过刀网,刺向陈铮胸口。陈铮整个人化作一道鬼影,急速向后退避。看到铁狮的骨剑紧随而来,脚尖在地面一点,身体在空中凌空侧翻,泣血刀化作一抹赤光,使出了风雷九击刀法。刀尖抖动,撩向铁狮的骨剑。

    他所会的刀法中,以雷九击的速度够快,杀伤力也强,一刀即出,数招连绵而出,刀尖,刀背,不断碰到骨剑上,滞缓了铁狮的功击。

    铛,铛,铛……

    铁狮眼前刀光连闪,必杀一剑被封住。骨剑上传来浑厚的力道让他的攻击无功,身体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”

    连退四五步,铁狮重整棋鼓,脸色凝重的看着陈铮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鬼刀,难怪杀得了高师兄!”

    铁狮的话让陈铮满头雾水,他什么时候杀过“高师兄”,不等陈铮疑问,铁狮“嘿嘿”冷笑数声,道:“从没有人杀了白鬼洞的弟子还能逍遥自在的,便是铁氏一族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时杀过高师兄,你不是铁浮屠的人吗?何时成了白鬼洞的弟子?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不动神色,但心中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他与鲁山在一起的时候,曾听说过白鬼洞,独自占据一座大山,称王称霸,修炼的功法非常邪恶,残忍好杀,以人骨熬炼汤用以修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