锵!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一道赤红刀光垂下,组成护身赤红刀光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陈铮这才小心翼翼察看四周。绝望森林三级区域的蛮兽实力与锻骨境界武者相对应,但临近二级区域与临近四级区域的三级蛮兽,彼此实力相差极大,不能很教条的以为三级蛮兽就相当于锻骨境。

    陈铮如今已经突破了金骨境中期,按照蛮荒世界的实力划分,大约相当于锻骨境圆满。只是他的根基非是蛮荒世界的炼体,于气血积累以及皮肉锤炼上,比真正的锻骨境逊色一筹。

    此地与二级区域相距不远,按理说蛮兽的实力并比锻骨境强,但陈铮并不因此对眼前的蛮兽有丝毫的轻视,反而神色凝重,不敢疏忽大意。

    三级蛮兽之间的实力良莠不济,有的堪比洗髓境,有的只相当于初入锻骨境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只蛮兽受到树涎液的吸收,陈铮也不知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,观其气势凶猛,比之锻骨境圆满的武者还要稍强一丝,陈铮凝神戒备,也不抢先攻击。

    这只蛮兽也不知是什么品种,长着犀牛的头颅,迅猛龙的身体,额前一只凸角,姑且称其为独角犀。

    独角犀两只前蹄不断抛着地面,一双斗大的眼睛中暴露出凶光,对着陈铮嘶吼着,声音低沉,身后的尾巴不断甩动着,卷起一道道旋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尾巴落地,砸出一个深坑,独角犀调整姿态,准备发起进攻了。

    心神戒备的陈铮,泣血刀护在身前,打量这只独角犀,以其找出对方的弱点。独角犀体表结有黑色角质层,身高半丈,体长一丈,眼中闪烁着残暴的的异光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紧缩,这蛮兽一路行来,遇树撞树,遇石碎石,覆盖全身的角质,防御力十分强悍。尤其对方的全身筋健暴起,一根根粗如钢筋,也不知自己的泣血刀能否破开它的防御。

    独角犀已经认准陈铮,相隔十多丈向着他直冲过来,轰隆巨响中,庞大的身躯没有影响它的速度,反而灵敏之极。这是一只力量,敏捷,防御三者极其均衡的蛮兽,也是最难对付的蛮兽,因为它全身上下没有明显的弱点。

    要速度有速度,要力量有力量,身披角质层,刀剑难伤,综合实力已经站在三级区域的顶层。就算那些生活有三四级区域交界的三级巅峰蛮兽,也不见得能轻易打败这只独角犀。

    独角犀速度非常快,十丈距离眨眼即至,冲到陈铮跟前不足一丈远。

    看着短小的凸角,近到眼前时,才发现并不短小,反而如同水桶般,略带弯曲的牛角快若闪电,朝着陈铮撩起。

    轰轰!!

    陈铮手中泣血刀猛的向前斩去,被一股巨力直接撞飞出去,赤红刀光布下的防御层破碎,气血逆冲,在半空另中吐出一口鲜血,幸好只是吐血而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扭腰横身,脚尖在树干上轻轻一点,陈铮飘然后退,再次与独角犀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独角犀一旦发出攻击,就进入不死不休的状态,一击撞退陈铮,不等他落地,额前独角撞了过去。巨树被直接撞断,上半截树干飞起,撞向半空的陈铮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借力之处,眼看着树干撞过来,左手化爪为掌,鼓动全身气血,拍中巨树干。突然闷哼一声,被撞的翻飞出四五米外,一阵气血翻腾。

    这独角犀的力量实在可怖,战斗直觉惊人的敏感,竟懂得利用周围的环境。这种情况,他只有四级蛮兽身上看到过。没错到有遭一日,自己也会遇到。

    亲身经历过,才知道这种带有一丝灵智的蛮兽是如何的难缠。

    独角犀一击即中,再次冲向陈铮,头顶弯角如同一把弯刀,寒光森森带着爆虐的气息,撞爆了空气,冲向正在落地的陈铮。

    独角犀的恐怖实力,出乎陈铮的意料之外。在这厮的连环攻击之下,一时之间失去了先机,处处被动,毫无反手余地。

    “这只蛮兽已与洗髓境武者的实力差不多,窥一斑而知全貌,四级区域的蛮兽,实力又是多么的强悍,难怪以鲁山洗髓境的实力,都只能偷袭,不敢靠近一步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露出骇然表情,双目中血光迸射,死死盯着冲来的独角犀,收敛心神,不敢有丝毫的分神与大意。

    独角犀的力量太强悍,无法正面相抗,陈铮不待其冲过来,急忙一掌拍出,劲力凌空击在身侧的巨树,借助一股反震力飞身上跃。

    独角犀从他身下冲过,扑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巨响,迎面一棵一丈粗的大树被撞断。

    嘶……

    陈铮倒吸一口冷气,想到自己被这孽畜撞到,断无活命之理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也是进退不得,随着树涎的香气不断挥发,越来越多的蛮兽向边集中过来。独角犀虽然难缠,稍有不慎就会身死殒落,但有这只畜生在这里,一般的蛮兽绝不敢过来,独角犀反倒成他他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明知道独角犀强悍,防御无敌,陈铮不与他硬撞,仗着鬼影无踪身法诡异难测,与其游斗起来,好似一个斗牛士一般,不断**着这只蛮兽。

    乘独角犀撞断大树回身之机,陈铮手持泣血刀,凝聚劲力,令自己浑身气血沸腾起来。嗤!泣血刀尖上吐出一尺刀芒,刀芒闪烁着,割裂了空气,发出咝咝的声音。

    盈盈赤光升腾而起,陈铮忽然从原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滋

    赤光破空而至,刀尖划向独角犀的眼睑,赤红的刀光斩开了空气破,直接击在了独角犀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刀芒入骨三分,剧烈的疼痛让独角犀对着陈铮愤怒地吼叫起来,眼中凶光闪烁,像发怒的斗牛,粗壮的尾巴卷起来,凌空抽向陈铮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泣血刀激烈的颤抖起来,陈铮心神一震,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慌忙逃避。身体刚飞跃起来,一团暴烈的空气呼啸着向他轰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心胆俱裂,泣血刀急速在身前布下屋层刀网,无数赤红刀光凝聚成一层刀幕,赤色荡漾着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好似一座巨山撞在胸口,陈铮凝聚的刀幕被独角犀的尾巴一击抽的支离破碎。巨大的力量涌至胸前,把陈铮撞的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铁青一片,连忙挥刀斩向尾巴,泣血刀挽起一朵刀花,刀光乍现,刀芒发出滋滋的吞吐声,好似一朵红梅刺入独角犀尾巴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长刀铮鸣,刀芒入肉三分,陈铮飞至半空中,感觉到胸口像被铁锤砸了一下,一口气血被轰散,胸口传来一阵苦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