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战与刺蛇自顾不暇,独留铁浮屠一人面对剩余强敌,任他实力高超,同样狼狈之极。(书屋 shu05.com)此刻受到三名黑衣人围攻,铁浮屠一掌击退敌人,悲愤地狂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鬼刀,你出卖我!你这个奸细,是你泄露了我的行踪,你给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五人同行,只有他与铁战,刺蛇三人被围,即然怀疑队伍中有奸细,铁浮屠直接认定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铁蓝溪,你给我出来,我知道是你在附近。你若不出来,就与我同归于尽吧!”

    铁浮屠面容扭曲,强行催动气血,引发了体内的阴火,阴火从内向外灼烧,体内磅礴的气血瞬间被蒸发两成有余。

    此刻若还不明白自己被铁蓝溪反算计了,铁浮屠就该一头撞树上,死球算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十七叔,你还是这么蠢,我本以为经过上一次教训,你会有所长进,没想到你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。”

    随着铁浮者的吼叫声落,一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从森林中施施然走出,身边被四名黑衣人团团围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铁蓝溪,你有种就真刀真枪的跟我干一场。在我身边埋伏奸细,你就只会在背后搞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,难怪铁血堂的位置会被老四坐了上去。”

    铁蓝溪忽然一声嗤笑,道:“十七叔不也以端阳花为小侄设了一个圈套吗?乌鸦不要嫌猪黑,大家彼此彼此。只可惜,十七叔技差一筹被小侄反算计了。今日此地,就是十七叔的埋骨之地,十七叔还有什么遗言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吃定我了?”

    铁浮者露出一丝冷笑,目光如电的盯着铁蓝溪。

    “嗯呢!”

    铁蓝溪很实在的点了点头,发出一声重重的鼻音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死,你也活不成!”

    铁浮者披头散发,因体内阴火焚身之苦而脸色变的扭曲如厉鬼,目光愤恨的盯着铁蓝溪。可恨,棋差一着,虽然引来了铁蓝溪现身,同时也让自己陷入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怪陈铮这个奸细,若不是他,自己何至于被数倍敌围困于此。铁蓝溪可恨,陈铮更可恨,若是陈铮现在就在他跟前,铁浮屠恨不得生啖他的血肉,把他拆骨拔皮。

    “看来十七叔另有所倚,是铁鹰吗?”

    铁蓝溪话刚出口,铁浮屠脸色顿时大变。铁鹰是他埋伏的暗手,就连铁狮都没有告诉,铁蓝溪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难道奸细不止鬼刀一个?

    扑嗵!

    就在铁浮屠疑神疑鬼之际,突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,摔在他的脚下。铁浮屠低头看去,浑身猛的一震,眼中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这黑影竟是铁鹰的人头,一张紫黑色的脸扭曲着,双眼暴睁,透出浓浓的怨恨之气,与不甘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杀了铁鹰,你竟敢杀了铁鹰!铁鹰可是老四的人,你要与老四开战吗?”

    铁浮屠的眼神震惊地盯着铁蓝溪,铁鹰不是一般人,他可是老四的小舅子。铁蓝溪杀了铁鹰,这是要与老四不死不休吗?

    “十七叔想太多了,区区一个铁鹰杀了就杀了,难道四哥还要让我给他赔命不成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铁蓝溪,铁老九,老四不会让你赔命,但十七叔会让你赔。”

    铁浮屠的话音未落,突然一声闷哼响起,一道身影摔在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铁战!”

    摔倒在地的正是铁战,被三名黑衣人围攻,其中一人还是洗髓境,铁战能坚持到现在,已经是个奇迹了,比他实力高强的刺蛇早已重伤,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铁兄,咱们这次彻底栽了!”

    铁战吐出一口鲜血,脸色苍白无力,对着铁浮屠苦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没有输,还有一丝生机……”

    铁浮屠伸手去扶铁战,口中安慰他道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一道血花飞溅,铁浮屠眼中透出不可置信之色,死死盯着铁战,一只手伸向小腹死死地抓着刺入腹部的利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突然一道黑影飞扑过来,一掌拍中铁浮屠背心,浑雄的掌力之中,一股刚猛的劲力透过后背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奸细!”

    铁浮屠口中喷出一股带着心脏碎块的鲜血,七窍流血,扑嗵一声倒在地上,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铁浮屠倒下的一刻,忽然地动山摇,地面传来强烈地震动,咔嚓!

    好似打雷闪电,凭空一声炸响,一根数米宽的巨树拦腰而断。“吼!”随之,一道兽吼声传来,约定好了一般,四周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兽吼声。

    唳!

    天空一道黑影掠过,巨大的苍鹰如同闪电般,从高空俯冲而下。四面八方,烟尘滚滚,几十只蛮兽冲锋而来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蛮兽?”

    铁蓝溪面色陡在大变,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铁浮屠,是树涎液!”

    “九爷,快走!”

    围在铁蓝溪身边的四名黑衣人,看到四周隐隐绰绰,冲锋而来的蛮兽,嘶吼一声,拉起铁蓝溪就跑。

    此刻,四面八方全是蛮兽,根本没有可逃的地方,就连天空都有十几只巨禽俯冲而下。天上地下,已成绝死之地。

    “流枫御,你个王八蛋!”

    铁蓝溪向着二级蛮兽的区域狂奔不已,身体高高跃起,在树干上借力而起,如出膛的炮弹,轰向迎面而来的蛮兽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全是蛮兽,唯有二级区域方向拥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向二级蛮兽区域逃!”

    铁蓝溪已逃,其余黑衣人闻言,轰然而散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洗髓境抓起刺蛇,追向铁蓝溪。有铁蓝溪在前开路,只要跟在他身后,铁蓝溪能逃出去,他就能活,铁蓝溪若逃不出,最多不过一死。

    此刻不光是铁蓝溪一众人在逃命,陈铮也想逃命。

    千般小心,万分戒备,依然被铁浮屠坑了。陈铮心里不断骂着娘,恨不得原路返回去,把铁浮屠大陷八块,拆骨抽筋,难消他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哼哧!

    一股沉闷地喘息声传进陈铮耳朵里,令陈铮心神猛的抽紧,全身戒备看向声音来处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是一只体型庞大,形似迅猛龙的蛮兽,行走如风,体形壮硕,类似犀牛般的巨大头颅,粗大的鼻孔中不断喷发着浓白的气息,相隔十丈之外就能闻到一股子刺激性气味。

    这只蛮兽长着犀牛的头颅,迅猛龙的身体与尾巴,沿着背脊骨上了一排倒刺,气势惊人。此刻,正死死盯着陈铮,把他当成了猎物。